-

聽著王銳的話。

此人的嘴角也是流露出一絲無奈的笑容。

“這是你不知道,他們的實力提升太過於迅速,勢力的擴展也開始逐漸進入了白熱化!口頭上喊著抵製,但是每個人都想讓自己成為那獨一無二的天選之子!這也導致,即便是在大聲喊著討伐的聲勢之下,反而會有越來越多的人選擇加入他們的門派!而在這種壓力之下,他們開始變得並不缺乏養分,他們開始吸收每一個準備加入他們門派的人!這讓他們在接下來的幾年內瞬間收攏了三個王國之內的所有地下勢力,幾乎變成了第四個王國,更加是無人能夠對抗!”

王銳這下子算是明白了過來。

難怪此次清風門會突然來襲。

原來早在之前聚寶堂就已經和他結下梁子。

即便是不為了眼前這些寶貝,似乎也應該這麼去做。

常鬆子緩緩的朝著場內走去。

這群人中間並不缺乏有那些無腦之人。

舒雲的足夠摧毀有些人的理智。

就如同現在一般。

一個之前就已經對舒雲足夠表露出來狂熱狀態的人,居然在現在擋在了常鬆子的麵前。

“你又是誰?你到底想要做什麼?舒小姐何等高貴,我勸你還是快快退下,否則……”

他的話都還冇有說完,整個人的身體如同在內部安裝了炸彈瞬間爆破。

四散而去的,到處都是鮮血和碎肉。

林彥冇有動手。

蘇明成同樣冇有動手。

難道這一點還看不出來?

眼前這個常鬆子,實力甚至不是這些人能夠招惹的。

即便是即將要處於突破狀態的林彥!

剛剛這個走上前去阻攔的,又怎麼有這樣的膽子?

常鬆子哈哈大笑。

“我還真是有些佩服你的手段了,舒小姐?這麼大的魅力掌控著這三個王國之內幾乎最大的愚蠢組織!即便到此時竟然還有人敢擋在你的麵前為你去送死!舒雲,不如你加入我清風門,我敢保證,竟然給你一個長老的職位!讓你這輩子也能夠吃香的喝辣的,還無需如此操勞!”

舒雲冷笑一聲,“讓我去和你們這些人不人鬼不鬼的東西做同伴,你不如索性給我一刀,讓我重新輪迴?我現在即便是看到你們這些人,都覺得令人作嘔!”

“各位!都隱藏了這麼久時間了,想必這一次釣出來的大魚應該也就隻有常鬆子一人,不如快些動手?早些解決眼前這個事情,也算是早些結束了!”

林彥與其身邊一人快速從貴賓房內飛出。

蘇明成身邊那箇中年男子也直接跳出了房間。

還有幾個之前從未見過麵的。

單純以外表來看,一個個都不如林烈那樣看上去威猛無比。

偏偏動手之時,便如同那烈性炸藥。

其實力與力量早已達到了另外一個階段。

“常鬆子!這次倒是冇有想到,居然會是你來當這個倒黴蛋!難道你居然不清楚這一次就是為了你們清風門而準備的嗎?”

林彥笑道。

常鬆子臉上同樣掛著笑容。

“我自然清楚!即便是第一手訊息並冇有傳到我的耳朵裡麵,可是在你們這一群所謂的上層人員之中口口相傳的,不正是這個所謂的雲石擁有能夠降低修煉知識產生心魔的機率!純淨血液之毒,這確實是個極為帶有誘惑的條件!”

林彥笑道,“用這般魔道的手段修煉,想必你們的身體早就已經充斥著魔性和毒性,原本也隻是舒小姐猜測,畢竟你們這些修煉這一條路的人,甚至都活不過三十五歲!這顆石頭的功效能夠抓住你們痛楚,真的要感謝舒小姐這麼敏銳的觀察力!果然你還是來了,清風門的二把手!”

常鬆子笑道,“不得不說,舒小姐果然每一次都在重新整理我的認知,隻是讓我有些覺得可惜的是,你們這些人是不是有些太小看我清風門了?永恩王國,僅僅隻是派出兩大世家的兩個武仆,以及一個隨時都可以檢驗自己實力的少爺,若是蘇明流還在此處,也許我還會記得,偏偏來的都是三個王國之中的廢物!你要我如何害怕?”

常鬆子看向自己四周。

除去這幾個拋頭露麵說話之人。

剩下的幾個全是另外兩個王國派來的。

實力確實不錯,每一個人都已經達到了煉筋巔峰。

就這樣的實力,放在外麵真的可以直接摧毀他們任何想要摧毀的對象。

常鬆子搖了搖頭,“隻是可惜!如今你們麵對的卻是我!”

林彥早就已經忍受不住這條老狗,居然比自己還會裝。

手持長劍狠狠的朝著常鬆子刺了過去。

身後之人同樣也不留情。

轉瞬之間便已經配合林彥打出了一套完美連招。

常鬆子接下這一招數略顯有些太過於隨意。

“若僅僅隻是這些手段,倒不如今天讓你們全部都變成我的養分,順便再將這位舒小姐帶走,讓我門下的那些弟子好好去舒服舒服!”

一聽此話,眾人都再忍受不住。

所有人一齊動手,目標全是眼前這個如魔似鬼一般的對象。

然而。

原本以為能夠一招製敵,隨後快速結束戰鬥,將門外那些清風門的普通弟子全部殺。

可現實卻狠狠的給他們打了一巴掌。

即便是這麼多的高手一同聯手,卻發現常鬆子即便是有些吃力。

但是卻每一次都能夠以一種極為極限的狀態抵擋住他們的每一次進攻。

反倒是他們的刀劍和拳頭。

每一次進攻都如同是打在了鋼鐵之上一樣。

看著常鬆子那如同被鮮血浸染的雙拳,一絲恐懼從他們每個人的心裡麵流露出來。

所有人的眼神都不約而同地看向舒雲。

舒雲臉色同樣有些難看。

“各位請一定要相信小女子,在這件事情上麵,我絕對與各位有共同的敵人!隻是我從來不曾想到在清風門之中除卻清風子之外,居然還有一個換血境的高手!若是我知道這件事情定然會提前告知,又怎可能讓各位在此處受到壓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