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火人冇有任何恐懼的神色反倒是更加興奮了起來,剛纔在雲頂宮殿上冇有跟塵心較量痛快,那就把這兩個對手好好的踐踏一番吧。

聲勢浩大的戰鬥很快就吸引了來來往往商會車輛的注意力,不一會的功夫,幾名界師宗的修仙者就飛到了半空中。

“這不是少宗主的朋友嗎?咱們趕緊衝過去把那兩個不知死活的敵人通通乾掉!”

大家都在,修仙者一聲令下其他四五個人就從天而降二話不說手中的寶劍掃射出來了狂暴無比的劍氣,對著多羅鬼和西羅鬼就砍殺了過來。

他們兩個人的身體被切的四分五裂,不過嘲笑的聲音依然迴盪在上空。

隨後那些殘肢斷臂如同軟泥一樣就這麼融合在了一起,再一次形成了敵人的樣子。

“今天就不跟你鬨著玩兒了,咱們後會有期吧!”

“逃跑算什麼本事,繼續過來給我打了三百回合!”

臉盆大小的火球對著多羅鬼和西羅鬼站立的位置就砸了過來。

隻不過他們的身體瞬間飄散如同泥土散落在大地上一樣,就這麼和腳下的地麵融合在了一起,再也消失不見了。

超高的溫度把地麵上的沙土在很短的時間內燒成了半透明的琉璃狀形態,隨後火人親自走了過去進行檢查。

他用腳狠狠的踩碎了地麵那些玻璃層,然後開始檢視下麵的泥土。

“這兩個狗賊竟然敢如此的小狡猾且膽大妄為,下一次被我遇到必定取他們的狗命!”

“前輩請息怒,需要我們派出一些人手對你進行保護嗎?”

幾名修仙者的弟子當然知道,運送物資的工作遠遠比不上眼前這個人的安危重要。

火人怎麼可能需要在自己的身邊增加保鏢呢,連忙搖頭拒絕了,這簡直是對他實力最大的侮辱。

不過他怎麼也想象不出來對方究竟是什麼樣的目的,什麼樣的身份,敢對自己這個剛剛出現在此處地區的陌生人動手。

王銳在城鎮之中與衛清怡穿越熱鬨的大街小巷,流連忘返所有的店鋪。

憑藉著界師宗現在的財力,就算把沿海城市買空都不算問題。

不過衛清怡要的就是這種逛街的感覺。

不知道過了多久的時間,一名界師宗的修仙者悄悄來到了王銳的身邊把剛纔發生的城外的戰鬥說了一下。

“竟然有人去惹那麼危險的傢夥,這可真是一件稀罕事兒啊。”

王銳絲毫都不擔心火人的安全,在雲頂宮殿的時候,火人展現出來了恐怖無比的戰鬥力,即將接近混沌境界的水平。

王銳可不相信,就在短短的一段時間內修仙界竟然能夠出現強大到這種不可理喻境界的高手們。

“你先去帶著巡邏隊,把城鎮周圍方圓百裡的區域都搜尋一遍吧,如果發現不對勁的地方立刻發起襲擊,也不用跟對方囉嗦什麼了。”

“好的,那我現在就帶著人出發了。”

多羅鬼和西羅鬼,兩個人又跑到了那片荒無人煙的沙灘海邊,隨後就把身體舒舒服服的浸泡在了冰冷的海水中。

對於剛纔那一場戰鬥,讓他們兩個人也覺得非常無語。

“我從來都冇有遇到過這麼強大的高溫襲擊,彷彿在一瞬間身體的橡膠軟泥狀態就要被直接燒成灰炭了。”

“對方越強大就說明他越有利用價值,等到咱們把這傢夥身上的火焰力量完全吸收掉那可算是前所未有的滋補品。”

“還是想一個其他的對策再說吧,如果能夠把那些隱藏在暗處的入侵者們全部召集到一起,說不定就更大的把握了。”

閒聊了一會兒過後,多羅鬼和西羅鬼同時陷入到了沉默之中。

上一次王銳在五大院海域掀起了針對入侵者的戰鬥,基本上把百分之九十九的傢夥全部給消滅掉了。

他們兩個人甚至懷疑自己就是唯一的倖存者。

在進行的遊完了一個下午之後,王銳和衛清怡把采購的那些這樣的禮品通通放回到了商會之中。

然後就一起朝著雲頂宮殿的方向飛了上去,想要看一看塵心究竟在做著什麼樣的準備工作。

王銳走到了宮殿之中,發現很多聞所未聞見所未見的法寶被塵心尋找出來,擺放在了地上。

“這麼多的好東西是要拿出來傳授給我的嗎?”

“你可真是個貪得無厭的傢夥,要不然就用你手上的那一枚空間戒指作為交換吧。”

“哈哈哈,像我王銳這麼精明的商人怎麼可能做這種虧本的買賣呢?有什麼需要準備的事情儘管安排下來吧,我也想把那個奇怪的傢夥早早的送走。”

王銳也不知道究竟是什麼人敢膽大妄為的襲擊了火人,但他覺得這個不穩定因素存在於修仙界,肯定是會帶來更多的隱患。

“請神容易送神難,這件事情可不是你想象的那麼容易,我和本體溝通了之後必須要讓對方繼續出了強大的力量進行短暫的空間撕裂才能打通隧道把他給帶走。”

“那到底需要多久的時間呢?”

“按照修仙界的標準來衡量,差不多要一個星期。”

王銳還算是稍微的放下心了,在這段時間內,他有把握讓火人老老實實的不惹事生非。

塵心開始施展出來了跨越介麵的本體溝通之處,隻見地上擺放著的一麵鏡子上麵散發出來了各式各樣雪蘭多彩的光澤。

不一會兒的功夫,鏡子裡麵就顯現出了塵心本體的形形象,王銳看了一眼就覺得非常奇怪,認為裡麵這個傢夥似乎並不是塵心本人。

“這個年輕的小夥子是誰呀?看上去跟我的歲數也差不了多少吧。”

“不要顯得這麼冇有見識,修煉到了一定實力的水平之後,讓自己的樣貌外表重回青春也不是不可能。”

他們兩個人的對話把鏡子裡麵塵心的本體給吸引了過來,三個人就這麼相互看著,一時間陷入到了沉默之中。

過了好一會,塵心的本體纔對王銳緩緩說道:“你可真是一個能攬事的傢夥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