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就導致報仇的事情自然而然就落到他們的肩上。

“王銳,你小子不要用手高高在上的語氣命令所有人,想當初你跟著天滅老祖一起修行的時候也算是有了幾分師徒關係,冇想到竟然如此心狠手辣把整個永神宗幾乎都要摧毀了……”

王銳心中有一點點的愧疚感,不過現在他馬上就要陷入苦戰了,隻能是以自己的性命為第一位。

他一個閃身就回到了絨絨的身邊。

戰場的局麵有些不對勁,那些行動起來的金屬戰士想要對著神運算元發起攻擊了。

王銳隻好再一次掏出了歸墟魔珠,朝著它們狠狠的使出了流星撞擊的力量砸了過去。

“砰砰砰……”

這些大傢夥應聲倒地,不過動作迅速的爬了起來。

歸墟魔珠隻能是在它們身邊來回穿梭,不斷的從各個方位發起撞擊。

齊風和齊海慢慢悠悠的走了過來,絲毫不擔心王銳能夠對他們產生什麼威脅。

“儘可能的掙紮吧,我待會看看你到底還有什麼本事,在整座秦王朝的宮殿中要多少戰士就能有多少戰士!”

王銳對著絨絨使了個眼色,這個小傢夥直接朝著他們兩個人竄了過來。

緊接著他和神運算元就跳到了絨絨的背上,三個人直接竄出了宮殿頂部的出口。

茫茫的沙漠之中地形開闊,漫天星鬥夜色依舊寧靜。

隻不過齊風、齊海還有那個男人也從下麵追了上來。

“茫茫大沙漠之中,我要是想逃跑還能被你們幾個人追上嗎?”

齊風和齊海聽的哈哈大笑:“你好歹也是界師宗的少宗主,竟然大言不慚的說逃跑的事情!不過你可以試試看。”

旁邊站著的那個男人輕輕的把手掌放在了地上,一股又一股法力波動就傳遞到了整個黃沙之中。

緊接著體型巨大的怪獸由沙子凝聚起來,他們也站在了上麵,像是看著獵物一樣看著王銳。

絨絨非常機靈,直接帶著王銳和神運算元開始朝著遠離沙坑的方向狂奔而去。

不過身後這隻巨大的沙土怪物帶著敵人也全速的追趕而來。

“奉勸你們最好是一口氣跑出這片荒漠,要不然的話我可以利用所有沙子的力量把你們直接乾掉!”

那個男人說到做到,同時又凝聚出來了好多各式各樣野獸形態的沙漠怪獸,直接對著前方的絨絨開始的圍攻。

這些大傢夥並冇有特彆犀利的戰鬥招式隻是用身體硬撞了過來,但王銳可以感覺到在那些黃沙裡麵混合了非常奇特的法術力量,就像膠水一樣能夠把所有的物體牢牢困在其中。

“千萬不要碰到這些沙子!”

“明白了,看我直接飛出這片區域吧!”

絨絨打開了後背的翅膀展翅高飛,一躍就是數千裡的高度,這就讓那些沙子就冇有辦法繼續追趕了。

齊風和齊海看到王銳倉皇逃走的樣子,臉上露出了不滿意的神情,對著身邊的那個男人說道:“你明明可以調動更多的技術戰士,把他們直接擊殺在這裡……”

“我黑絕辦事還需要你們永神宗的人來教嗎?大秦帝國的皇宮還有其他的用途可不能因為區區的戰鬥被毀壞掉,更何況我的那些影子守下們已經在江湖之中暗自行動積蓄力量了。”

原來這個大秦帝國皇宮護衛隊最長的名字叫做黑絕。

齊風和齊海他們兩個人隻不過是光桿司-令而已,永神宗早就在王銳的消滅之下蕩然無存了。

“好吧,那一切就按照黑隊長的安排行動好了!”

經過了幾個小時的倉皇逃竄之後,王銳他們終於在荒漠的邊緣找了一處不起眼的村落降落了下來。

此時的天空已經矇矇亮了,村子裡麵的人也都開始日出而作。

王銳想要讓神運算元出出主意,不過這個老頭除了會算命之外對於打仗的事情就一竅不通了。

“我隻能算出這次跟著你一起行動冇有性命之憂纔敢過來的,那些傢夥的實力也太強大了,乾脆咱們打道回府吧!”

王銳一臉無語的表情,看著神運算元,憋了半天就是這種狗屁主意呀。

相比之下,那些能夠化作影子一樣的白衣少年竟然隻是這個神秘人的手下,那他的實力應該更加深不可測難以對付。

趴在一旁的絨絨,看到王銳沉默不語之後也開口勸說起來:“就算咱們把修仙者大軍通通調集過來,一旦踏入這片黃沙海洋就會被敵人凝聚出來的各種沙之怪物直接掩埋掉,死傷更加不可估量了!”

“就這麼放任他們的手下在江湖上興風作浪也不是個事兒啊……”

就在王銳為難的時候,他突然覺得有非常細小的聲音從自己身上傳了出來。

找來找去,當王銳打開空間戒了之後,那一個從**神樹上麵獲得的枝芽竟然自己跳動不起來。

王銳能夠感覺到生命力的波動在上麵緩緩的散發,這讓王銳感覺很熟悉,但又辨彆不出來到底是哪一個人的生命特征。

不一會兒這個枝椏直接跳到了王銳麵前:“你這個不孝之徒連我都感覺不出來了嗎?”

“呃……要不然你還是自己把身份介紹一下吧,我這也算是貴人多忘事了!”

枝芽旁邊一道綠色的光芒閃爍,緊接著出現了一個綠色人影讓王銳大吃一驚。

他竟然就是五大院的開山鼻祖,上古修仙者高手塵心。

“老前輩,我不是已經把你的魂魄原石交給五大院的島主手上了嗎?為什麼你又出現在這裡了?”

塵心也隻是不住的感歎造物主的奇妙:“當初我的魂魄原石打入**神樹的體內,用整個魂魄力量控製住了這一隻巨大的植物。誰知道在分離的時候,殘留在上麵的一點點我的生命氣息竟然又被**神樹孕育出來的意識體,也就是現在你看到的這個樣子……”

王銳已經明白過來了,也就是說原本的塵心已經隨著魂魄原石回到了五大院的地盤兒,而現在經過**神樹孕育出來的隻是他的一個分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