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鹿晗林的麵色。也已經陰沉得猶如烏雲,這種戰鬥,對他根本就冇什麼好處,這從周圍時不時的傳出一些噓聲來看就知道。鹿晗林盯著墨嶺,眼中有著一抹殺意掠過,既然你不識相,那我就廢了你!

不過,就在鹿晗林打算下殺手的時候,那主台上,那位郝先生輕輕揮了揮手,蕭院長也是立即出聲:

“比試到此為止,鹿晗林勝。”

鹿晗林聽得那聲音,眼神狠狠的盯了一眼幾乎昏迷的墨嶺,這纔有些憤怒的揮袖而去,下場時,還森然的看王銳一眼,顯然他認為這是王銳出的主意,故意要讓他難堪。見到比試結束,東院這邊也是趕緊上去幾名學員將昏迷中的墨嶺給抱了下來。

“下麵該我了。”陳帆咬了咬牙,有些憤怒的上了台,

他的對手也是西院一名頗有名氣的學員,如今同樣是化神境,不過這種學員與參加了冒險小隊的陳帆相比,的確是少了不少的實戰磨練,交手初始這還看不出什麼,但隨著戰鬥逐漸的白熱化,也終於是顯露了一些不足,最後被陳帆抓住破綻,一招擊敗。

在繼陳帆之後,便是霍雲,而同樣的,他也是不出意料的獲得了勝利,而最後一場,便是唐芊兒的戰鬥,這一場比試,讓得不少目光都是亮了起來,因為她的對手,正是西院的紅綾,這兩朵浩然學院的院花,竟然是在此時撞在了一起。兩個漂亮少女的交手,顯然更容易引來關注,而且這種關注,比起之前王銳,鹿晗林的那兩場,還要更甚,由此可見,美女的吸引力,始終都是最強的。

這一場戰鬥,並冇有太多的陽剛血腥,但卻依舊是令人目不轉睛,少女柔軟的手段,猶如蝴蝶般的穿梭,即便是足以取人性命的攻勢,在她們手下,都是多出了一些優美的感覺。唐芊兒與紅綾的實力,幾乎都是伯仲之間,雖說各有手段,但卻始終難以真正的分出勝負,

最後由那位郝先生開口,兩人的比試,竟然是以平局落幕。對於這個平局,眾人有些愣然,名額就那麼多,平局怎麼分配?不過這是那位郝先生說出來的話,他們也隻能將這種質疑放在心中。而隨著這一場比試的結柬,這北靈場的氣氛卻是悄悄的高漲了起來,就連一些頗有實力的強者,都是饒有興致的將視線投射了過來。因為接下來,就該是那所謂種子名額的爭奪了。

經過先前的那些比試,他們都是看出來了,這些學員中,能夠有資格爭奪那種子名額的就兩人,王銳以及鹿晗林。而湊巧的是,這兩人,一個是王家少主,一個是鹿家少主,這兩家之間關係極差,眼下這場種子名額爭奪戰,應該就算是這兩家在另外一個角度上的爭鋒了。不過就是不知道,究竟誰才能夠笑到最後?

龐大的北靈場中,氣氛沸騰著,無數道視線帶著熱切的望著場中,等待著接下來的那一場真正的龍爭虎鬥,而在那萬眾矚目中,鹿晗林身形一動,率先的掠上場台,眼神冰寒的注視著東院方向的王銳,他的嘴角微微勾起,隱約的有著一點迫不及待,他已經很想看見,當王銳被打敗的時候,那些對他保持著信心的人,臉色會有多麼的精彩?

王銳也是見到了柳慕白那森然的笑容,旋即他麵容平靜的登上場台,站在了距鹿晗林不遠的地方。

“王哥,加油!”

蘇淩他們麵色漲紅的大喊道,雖然他們都知道鹿晗林有多厲害,但對於王銳,他們同樣有著不小的信心,

“終於等到這天了啊…”

鹿晗林輕輕扭著脖子,他凝視著王銳,臉龐上竟然是有著笑容瀰漫出來,隻不過那笑容之下,卻滿是森寒,他為了今天這一幕,可是忍了很久了啊。

“也不怕扭曲了。”王銳輕笑道。

“我會廢了你的。”鹿晗林聳聳肩,笑道,

“有機會的話,我也會的。”王銳點點頭,認真的道,

鹿晗林笑著看向王銳,後者也是認真的與他對視著,那股氣氛看似溫和,但唯有兩人眼神深處流動的冰冷,方纔讓人感覺到一些涼意。

“看來果然隻有王銳能夠與柳慕白爭奪種子名額啊。”

唐家家主唐山望著場上對恃的兩人,也是忍不住的說道這兩人,已經算是百靈境年輕一輩之中,最為優秀的人了。

“不過據我所知,鹿晗林如今恐怕已是化神境巔峰的實力,王家那些厲害的靈訣他都有所涉獵,戰鬥力極為驚人…王銳現在隻是化神境初期,怕是要吃虧不少。”

唐山看向王峰,畢竟他與後者關係不錯,這個時候,自然更為的偏向王銳,王鋒聞言淡淡一笑,道:

“那個鹿小子的確有些能耐不過,王銳同樣不是誰都能拿捏的軟柿子。”

雖然王鋒也承認鹿晗林有能力,但他同樣有著信心自己的兒子,不會比彆人差到哪都裡去。

“哈哈,既然如此,那我倒是要好好看看了。”

唐山低笑道那席位的另外一邊,鹿警天似也是聽見了王鋒的話,當即唯角掀起一抹譏諷以及等著看好戲的弧度:

“癡人說夢。”

主台處那位來自“五大院”的郝先生,他盯著場中的兩人,終於是坐直了身體,不再顯得那麼懶洋洋,一對渾濁的眼中,升起了一點興趣:

“重頭戲終於上場了啊,”

蕭院長也是點點頭然後他站起身來,目光環視場中,在王銳和鹿晗林兩人身體上停留了一瞬,手掌輕輕揮下。

“種子名額爭奪,正式開始”

轟!就在蕭院長聲音落下的瞬間,兩股強橫的靈力,幾乎是在同一時間,陡然自那場中爆發而起,帶起陣陣風旋。兩雙冰冷的眸子穿過籠罩身軀的雄渾靈力,交織在一起,隱約有著電光閃爍。囑刷!兩道身影,也是在這一瞬間暴掠而出,一道黑影,一道紅影,彷彿洞穿了空氣的阻礙,筆直衝出,他們都冇有采取任何的閃避,數息之後,直接是在場台中央,猶如兩頭蠻牛,毫不避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