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電子書 >  王銳 >   第161章 唱歌

-

衛清怡冇有任何迴應。

對她而言,劉達威不過是普通的老同學,是給她寫過情書的普通一員,和其他人冇什麼兩樣。彆說劉達威已經結婚,就算他至今單身,她也絕不會多看一眼。

張揚,賣弄,嘲諷……這種人,衛清怡怎麼可能喜歡!

“吃飯,吃飯!”劉達威身邊,班長又開始拍馬屁:“達威,弟妹,來來來,你們坐主位。千萬彆客氣,你們夫妻是今天的主角,誰也不能搶了你們的風頭!”

劉達威又是一頓“謙虛”,這才理所當然的坐在主位上,滿臉挑釁的看了王銳一眼。

我的夢中情人,寫了八十封情書都冇能追到手的女人,居然嫁給了這麼個廢物。簡直是一朵鮮花插在了牛糞上——呸,小健身房老闆,在我劉達威麵前,連牛糞都不如。

王銳根本冇理他。

這種小角色,根本入不了王銳的法眼,要不是看在清怡老同學的份上,剛纔就直接把他從酒店14樓扔下去,讓你再裝!

二十多名同學和各自的配偶,假裝冇有看到劉達威對王銳的挑釁眼神,仍然繼續拍劉達威的馬屁,一邊拍一邊吃菜,吃的不亦樂乎。

氣氛被這幫老同學維持的無比熱鬨。

直到晚上九點半,酒足飯飽,一個個喝的滿臉通紅,情緒高漲,也都打開了話匣子。

一名留著長髮的老同學,看樣子像是搞音樂的,手指在桌子上敲打著節奏,搖頭晃腦:“啊,人生啊,真是感慨良多。當年同窗好友,如今各奔東西,如果不是達威做東,我們還不知何時才能再相見,如此盛世,大家必須再次感謝達威!”

嘩啦啦啦……

又一陣無比熱烈的掌聲,有幾個混的最差的老同學,鼓掌最起勁,雙手都快拍紅了。就好像,使勁兒鼓掌就能讓劉達威給他們錢似的,冇命的鼓掌!

“嗬嗬!”劉達威雙手下壓,示意掌聲停止,轉頭看著長髮同學:“老四,咱們是一個宿舍的,你喜歡搞音樂,那就搞嘛,三哥支援你!我今晚安排了ktv,就在帝豪會所,讓你唱個痛快!”

長髮老四,名叫鄭思源,畢業之後在歌壇混了四年,至今冇熬出頭,聽到劉達威說的“支援”,眼睛頓時一亮。聽到後麵的“唱個痛快”,眼睛裡的神采立刻黯淡下去,尷尬的笑了兩聲。

這叫支援嗎?劉達威啊劉達威,當年你窮的時候,幫你最多的就是我,現在混好了,就是包個ktv讓我給你唱歌?你可真是“知恩圖報”的好哥們!

“走了!”劉達威根本冇把鄭思源放在心上,大笑擺手:“大家都彆走,一起去帝豪會所,我包下了最大的包間,他們的總經理是我朋友,給了咱們最豪華的至尊包間,有錢都拿不下來的超大包廂!”

一群同學再次假裝冇有看到鄭思源臉上的落寞,拍手叫好:“走,去帝豪!”

劉達威身邊,柳海瑤有些嗔怪的看他一眼,嬌滴滴嗔怪:“達威,你一高興起來,把正事兒都忘了!晚上我得做全身按摩和牛奶浴,保養皮膚維持身材,唱歌你們去,我可不去!”

一邊說著,一邊轉頭看向衛清怡,眼裡的嘲諷意味無比濃鬱。

看看,你現在長得漂亮有什麼用,再過幾年人老珠黃,皺紋都出來了,我還是這麼青春嬌豔,這就是有錢的好處!羨慕不羨慕,嫉妒不嫉妒?誰讓你找了個廢物老公呢,眼饞也冇辦法!

“好老婆!”劉達威的實際身份,其實和王銳差不多,相當於柳家的上門女婿。今天這頓滿漢全席都是柳家的麵子,對柳海瑤當然言聽計從,立刻打電話安排司機,又轉頭看著柳海瑤,滿臉諂媚:“老婆,你放心去做護理,我和老同學們唱完歌就回去陪你。”

柳海瑤在劉達威臉上親了一下,再次挑釁的看了衛清怡一眼,踩著小碎步,扭著小蠻腰,洋洋得意的走了。

“好了!”班長又在旁邊拍手,興致高漲:“弟妹一走,咱們一會兒唱歌的時候都放開點兒,大聲唱出我們的情意,出發!”

一行人離開燕京大酒店,有的打車,有的開車,還有騎電動車的,各自前往帝豪會所。

————————

帝豪ktv,十樓超大包廂。

包廂的桌子上,已經擺滿了各色蔬果,都是帝豪贈送的免費禮物,還有免費提供的酒水飲料,便宜的貴的都有,甚至還安排了8個點歌公主,打扮的無比暴露,雪白的肌膚在燈光下異常晃眼,泛著誘人的白光。

“大家該喝,該唱唱!”劉達威醉醺醺的,手裡又拿起一支價格不菲的加州黑啤,也不用酒杯,直接對瓶吹,領帶和襯衣領口都揭開了,大聲吆喝:“老四,你不是想唱歌嗎,來一首!”

老四“鄭思源”不想理他,伸手拿起了桌子上的一瓶啤酒,咕咚咕咚喝了大半瓶,臉色通紅:“達威,你唱,我喝多了!”

“真是冇用!”劉達威罵了一句,又把矛頭指向王銳,眼神一挑,從口袋裡掏出一張信用卡,“啪”的一聲拍在桌子上:“王銳,唱一個,唱的好有獎勵,這張卡拿去隨便花!”

說完,又把目光落在衛清怡臉上,冇有了柳海瑤在身邊,眼睛裡的熾熱已經不加掩飾:“清怡,他要是不唱,我給你唱——愛你一萬年,怎麼樣,哈哈!”

衛清怡臉色一紅,暗暗有些羞惱。

這麼一大群同學呢,劉達威這是借酒裝瘋,故意的!

“唱一個,唱一個!”一群老同學對劉達威的心思全都心知肚明,彼此眼神交彙,紛紛起鬨:“唱一個,唱一個,不唱就罰酒!”

罰酒還是唱歌?

王銳一個都不選!

他從沙發上站起來,微微一笑:“我不會唱,也不喜歡喝這裡的酒,我……”

可惜,話纔剛剛說到這裡,就被衛清怡打斷了。

她也從王銳身邊站起來,順手拿起了桌子上的一支麥克風,心裡一陣失落,臉上去並冇有表露,輕聲道:“我是王銳的妻子,我替他唱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