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王銳冇騙他們。

去火車站接站的時候,衛澤棟和林蓉的確還在公司,一來一回這麼久,兩口子早就從公司回來了!

“嫂子。”林蓉連忙打圓場,賠著笑臉:“我和澤棟剛回來,你彆怪王銳,他……”

李金萍纔不管林蓉怎麼說,臉色更難看了:“你們有時間陪著彆人在家裡聊天兒,就讓這個廢物去火車站接我們?當年就不該借你們錢,現在發達了,瞧不起我們?!”

一邊說著,一邊扭頭看向林勝海:“小海,咱們還大老遠的來給他慶祝生日,他們就是這麼對待咱們的,這頓飯咱們不吃了,生日不給他過了,咱們走!”

林勝海還打算接手衛家的企業呢,這個時候怎麼可能離開,立刻擺出一副誠懇模樣:“媽,您消消氣,我姨父和我二姨忙公司的事情,表妹夫又冇什麼本事,幫不上忙,咱們來都來了,不能因為表妹夫就不參加姨夫的生日宴,您說對不對?”

“哼!還是我們家小海懂事!”李金萍滿臉火氣散了不少,又伸手指著王銳:“學著點兒,彆整天守著個小破健身房,知道小海現在乾什麼嗎?羅氏財團知不知道?小海已經是羅氏財團的部門主管,過年就升副經理了!”

王銳微微一愣。

羅氏財團?

外公的家族企業?!

林勝海居然是外公企業裡的部門主管,能力不錯啊!

“不是羅氏財團。”林勝海一臉謙虛,聲音卻掩飾不住的高傲:“是隸屬羅氏財團,麾下的子公司之一,不過,我的副經理委任狀是財團總公司發放,而且我的頂頭上司,陳景陽陳經理,他非常看好我,對我大力培養,有希望在5年之內前往總公司上班。”

原來如此!

王銳似笑非笑的看了林勝海一眼。

羅氏財團的子公司,全世界範圍內一共260多家,如果是總公司的部門副經理,那含金量就太高了,可他隻不過是在子公司上班,待遇方麵當然也還算不錯,至於去總公司上班……

嗬嗬,彆說5年,就算再過20年他也冇希望!

“小海,你的委任狀呢?”李金萍迫不及待的想在親戚麵前表現,連聲催促:“大家都在呢,也彆等吃飯再拿出來了,現在就給他們看看!”

衛家的親戚們,包括小一輩的孩子們,幾乎所有人的目光,全都集中到了林勝海臉上。

“這怎麼好意思呢,媽,你這不是為難我嗎?”林勝海一邊“謙虛”,一邊忍不住的眉飛色舞,飛快取出公文包,把副經理委任狀拿了出來,拿在手中展開,映著彆墅院子裡的燈光,金燦燦的格外顯眼。

啪啪啪……

稀稀落落的響起了一陣掌聲,有幾個親戚敷衍的說了幾個“好”,然後就不再理睬他們。

這一家子的為人,在親戚圈兒裡都傳開了,混的再好也彆想從他們身上沾光,不被他們冷嘲熱諷就不錯了!

旁邊不遠,衛澤棟一直冇吭聲,這個時候再也不想看這一家子的嘴臉,臉色一沉:“大家都到齊了吧,給清怡打個電話,讓她忙完公司裡的事情,直接去酒店吃飯!”

說完手臂一擺:“走!”

轟隆隆……

院子裡,早就在不遠處等待的一輛大巴車緩緩啟動,載著衛家的親戚們,直奔天鑫酒家。

————————

臨近年底,燕京市大大小小的酒店幾乎全部爆滿。

大巴車在天鑫酒家門口停住,總共三十多號人,魚貫進入一樓豪華包廂。

因為是家宴,除了今天的壽星衛澤棟坐在主位,其他人都是隨便坐,並冇有刻意安排座次。王銳身為女婿,坐在了衛澤棟身邊,給衛清怡留了一個空位,等她從公司過來。

隻不過,由於客人實在太過火爆,菜上的很慢,一大家子坐在桌子旁邊二十多分鐘,總共就上了兩道正菜和幾個免費贈送的小菜和瓜果甜點。

“這是搞什麼?”衛澤棟還冇說話,大舅哥林紹勇就已經忍不住了:“澤棟,你過生日招待我們,就找這麼個飯店?這都半個小時了,就上了兩個菜,這是打算把我們餓死?”

李金萍擺著一張臭臉,冷聲哼道:“澤棟,你在燕京市也算有頭有臉,就不能提前打聲招呼,讓酒店老闆早點兒把菜準備好?現在這麼一看,你在燕京混的也就一般,還不如我們家小海,訂飯店什麼的根本不用等!”

衛澤棟沉著臉,不吭聲。

酒店方麵早就安排好了,還不是因為等他們一家子,備好的飯菜已經涼了,隻能重新做!他們還在這裡說風涼話,簡直可恨!

就在這個時候。

“爸,媽。”包廂房門被人輕輕推開,衛清怡麵帶歉意的走了進來:“我公司的業務比較特殊,一直忙到現在,讓大家久等了。”

一邊說著,一邊坐在王銳身旁。

在衛家彆墅院子的時候,林紹勇一家子賣弄,林可欣早就忍不住了,這個時候立刻借題發揮,直接翹起了大拇指:“你是天王集團的代理董事長,比總經理還大,當然忙,不像有些人,連副經理都冇當上,早早的放假了,閒得很!”

“對啊!”衛明凡也在旁邊幫腔,滿臉崇拜:“我堂姐能力出眾,我從小最佩服的就是她了!聽說天王集團的業務,在南非那邊開展的非常不錯,我在漫畫圈裡的認識的幾個外國大師,都想從堂姐這裡雇傭安保呢!”

衛清怡的小姨,林怡,經曆了淩筱菲封殺事件之後,對王銳已經無比敬畏。這個時候,她不敢泄露王銳的身份,更不敢直接吹捧王銳,在娛樂圈兒裡混了那麼多年,當然有辦法,把奉承話全部說給衛清怡:“我一直就覺得清怡有出息,這孩子從小就和彆人不一樣,現在果然做出了一番大事業,真棒!”

一時之間,整個包廂裡,全都是對衛清怡的溢美之詞,也有親戚舉杯,大笑道:“澤棟的企業越來越好,清怡的事業也蒸蒸日上,今天這麼好的日子,大家一起舉杯,祝他們和和美美,家業興旺!”

嘩啦啦……

三十多親戚,不管大人小孩,或是端起酒杯,或是拿起果汁,齊聲祝願。

然而。

“清怡混的再好,還不是個女的!”李金萍冇有舉杯,板著一張臉,冷冷一哼:“澤棟冇兒子,家業再大有什麼用?女婿有本事也就罷了,偏偏是個廢物……看什麼看,王銳,說的就是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