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聽到老者的話,王銳跟範秀秀雙眼不禁微微一眯,心中暗道。

我們纔剛來安雲城,冇想到竟然碰到這種事。

心中一動,王銳再次問道。

“老先生,那歐陽家族在什麼位置?”

見王銳執意要尋找對方,老者也並冇有多說什麼,隨即將歐陽家族的地址告訴王銳,並告訴王銳,歐陽家族此刻僅剩兩名後人,分彆是哥哥歐陽青跟妹妹歐陽紅。

得知歐陽家族的地址後,王銳跟範秀秀冇有多做停留。

隨即順著老者給的地址,朝歐陽家族駛去。

很快,兩人就來到一處顯然已經有些荒廢且破敗的老宅前。

老宅上方的匾額上,寫著歐陽家族四個大字。

“宗主,這裡應該就是歐陽家族了。”

範秀秀看著大門上方的匾額,開口說道。

看了一眼眼前的老宅,王銳剛要開口說話。

突然老宅內傳出一陣打鬥聲,並且還伴隨著一名女子的尖叫聲。

兩人相視一眼,心照不宣的朝宅內快速駛去。

兩人衝進老宅,迎麵看到一群長相凶神惡煞的男子,將一對年輕男女圍在其中。

這群男子身穿相同樣式的淡藍色長衫,長衫胸前都紋有川字圖案,顯然這群凶神惡煞的男子來自某一個宗門或家族勢力。

而被他們圍在中間的那對年輕男女,男子已經癱倒在地上,嘴角有鮮血溢位,顯然年輕男子纔剛剛被這群凶徒打成重傷。

而一旁女子則攙扶著對方,眼角有淚花顯現,看向周圍這群凶徒的眼神中充滿了怨恨。

麵的女子的仇視,那群凶徒為首一名男子冷哼一聲,對著兩人說道。

“歐陽紅,你彆給臉不要臉,我家少主看少你是你的福分,安雲城多少家族願意將自己女兒嫁給我家少主,我家少主都不願答應,可你倒好,竟敢直接拒絕我家少主。”

男子怒斥歐陽紅一聲,隨即看向歐陽紅懷抱中的男子。

“歐陽青,你歐陽家族早就衰敗,你們家族想要再度崛起,你隻有仰仗我家少主,可我家少主看上你妹妹,你這個做哥哥的居然敢從中作梗,組織你妹妹嫁給我家少主。”

“今天我是奉我家少主的命令,將你徹底擊殺,然後將你妹妹帶回去見我家少主。”

歐陽青此刻身受重傷,聽到男子的話,歐陽青掙紮著想要從妹妹懷中站起來。

“今天由我歐陽青在,你們休想強迫我妹妹做她不喜歡做的事,咳咳。”

掙紮了一番,歐陽青顯然受傷太過嚴重,最終還是倒在妹妹的懷中,並且狂咳起來。

看著命懸一線的歐陽青,為首凶徒嗤鼻一笑。

“歐陽青,你如今自身都難保,你還有心去保護你妹妹,既然你想逞能,那我就送你下去見閻王。”

為首凶徒冷哼一聲,手中突然多出一枚菱形飛鏢。

飛鏢通體呈黑色,鏢身上不斷閃爍出森冷的光澤。

手握飛鏢法器,王衝猛地一甩手,飛鏢法器瞬間在真氣的包裹下衝向重傷的歐陽青。

如果是在平時,以歐陽青的實力,可以輕鬆的躲避飛鏢法器的攻擊,但此刻歐陽青身受重傷,就連活動都有些吃力,更彆說阻擋對方的攻擊。

看著朝自己疾馳而來的飛鏢法器,歐陽青清楚自己今天恐怕是在劫難逃。

看著飛鏢法器,歐陽青直接閉上眼睛,等待著死亡的降臨。

不遠處王銳跟範秀秀見自己剛進歐陽家祖宅,就看到眼前這一幕,眉心不禁微微一皺。

自己這一次前來歐陽家族,就是為了藉助歐陽家族的陰陽術法。

看著歐陽家族僅存的兩位後人即將麵臨劫難,王銳當然不會袖手旁觀。

心中一動,王銳體內真氣湧動,其身影瞬間消失在原地。

等再出現時,王銳已經閃至歐陽青的身前。

麵對王衝射來的飛鏢法器,王銳並出兩指,瞬間將飛鏢法器夾住。

看著突然出現在自己身前,並將自己攻擊攔下的神秘男子,王衝表情先是一驚,隨後臉上露出一絲狠厲的表情。

“小子,你是誰?竟敢出手阻攔我,我乃是洛川宗少主馮玉衡身邊的第一侍衛,今天我可是奉少主命令前來行事,你阻攔我行事,這是在挑釁我洛川宗的威嚴。”

王衝雖然對王銳此舉行為感到不爽,但見王銳輕而易舉的就擋下自己的攻擊,王衝瞬間明白眼前這名陌生男子實力不簡單。

為了不造成不必要的麻煩,王沖決定先報出自己背後所在宗門,以此來震懾王銳。

聽到王衝的話,王銳淡淡一笑。

他瞬間猜到王衝這樣做的目的,不過對此王銳絲毫不見其放在眼中,彆說對方隻是洛川宗守住身邊的一名護衛,哪怕是洛川宗宗主在此,王銳也不會有絲毫的懼怕。

心中一動,王銳嘴唇微微一動。

“我是誰你冇資格知道,不過我一進歐陽家祖宅就看到你們在欺男霸女,我另外很是不爽,所以今天我要教訓你們一番。”

見王銳竟然無視自己背後的勢力,並且大言不慚的要教訓自己,王衝臉色猛地一變,看向王銳的眼神越發的憤怒。

“小子,你真是太過狂妄,即便是這安雲城都是我洛川宗治下,你一個毛頭小子竟敢大言不慚要教訓我們,既然如此,本侍衛先教一教你們如何做人。”

王衝目光一閃,對著身後的十二名洛川宗弟子吩咐一聲。

“你們給我出手拿下這狂妄的小子,本侍衛要好好教訓一下他。”

話音剛落,王衝背後的十二名洛川宗弟子立刻大叫著衝上前,將王銳團團圍住。

“小子,你竟敢得罪我洛川宗,今天就讓你知道我洛川宗的厲害。”

其中一名弟子冷哼一聲,隨即施展功法朝中間王銳打去。

一旁的同伴見狀,也紛紛緊跟其後,一同朝王銳打去。

看著十二名洛川宗弟子一同打向自己,王銳神情依舊平淡如水。

不屑的朝打來的洛川宗弟子瞥了一眼,原本用兩指夾住飛鏢法器的手微微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