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時間過得飛快,轉眼就到了舉辦演唱會的日子。

晚上6點整,燕京市體育場,人山人海!

演唱會開始之前,天王集團的50名安保就已經全部到位,分散在體育場各個角落;衛清怡也已經親自到場,手裡拿著一部高清對講機,緊張的安排著現場裡的一切。

“衛小姐!”淩筱菲站在衛清怡身邊,身穿雪白紗裙,小心翼翼的揭開舞台幕布一角,伸手指著觀眾席第一排中心的一個微胖中年人,滿臉嫌棄:“你看,就是他,可惡的老滑頭,流氓莊誌裘!”

衛清怡早就已經看見莊誌裘,壓低聲音:“淩小姐,你放心,我都已經安排好了,隻要他老老實實的看演唱會,那就什麼事情都冇有。如果他想對你有什麼不軌,我安排的工作人員會第一時間阻攔!”

“好!”淩筱菲點頭,又伸手指了指後方:“林姨在我的化妝間呢,你去和她聊聊唄,我上台了。”

說完,舞台幕布緩緩拉開,音樂伴奏聲響起,淩筱菲和伴舞演員走上舞台。

淩筱菲的影響力是巨大的,深受觀眾喜歡,剛剛在舞台現身,觀眾席上就已經爆發山呼海嘯,幾乎所有觀眾都在齊聲呐喊:“淩筱菲,淩筱菲……”

“淩筱菲,我愛你!”

“飛羽永遠站在你身邊……”

淩筱菲拿著特殊定製的銀色麥克風,麵帶笑容揮手致意,開始演唱她的成名曲:“那是我初見你的時候,一汪深情化不開的眼眸……”

一曲終了,觀眾席掌聲雷動!

“謝謝大家!”淩筱菲落落大方,向觀眾席鞠躬,而後返回後台更換演出服裝,準備下一首歌曲。

舞台上,則是由主持人暖場:“淩小姐的這次演出,得到了讚助商和娛樂公司的大力支援,我們感謝……”

感謝了一大堆人。

這個時候,淩筱菲再次登台,一首首歌曲完美獻唱。

觀眾席最前排,一雙眯起來的小眼睛,緊緊盯在淩筱菲身上,滿臉垂涎,目光專門往淩筱菲的雪白領口和修長光滑的小腿打量,不時的發出“嘖嘖”聲,口水都快要流出來了。

莊誌裘!

“這麼清純的丫頭,現在的娛樂圈兒裡很少見啊。”莊誌裘咋吧著嘴唇,滿臉淫光,轉頭示意身邊的助理:“安排一下,我要上台抱抱這個小妮兒,這事兒給我辦利索了!”

身邊的助理立刻掏出手機,編輯一條簡訊飛快發了出去。

同一時間。

舞台側邊緣,主持人眉頭一皺,掏出手機看了一眼,微微一愣,滿臉為難。

然而最多兩秒鐘,他低聲歎氣,無奈的搖了搖頭,又把手機收了起來。

舞台上。

“……愛是一段一段一絲一絲的是非,教有情人再不能夠說再會。”淩筱菲再次唱完一首歌,鞠躬答謝觀眾,而後在觀眾的狂熱掌聲中轉身,往舞台幕後走去。

就在這個時候。

“淩小姐,請留步。”主持人麵帶笑容走上舞台。

淩筱菲腳步一頓,停在原地,滿臉疑惑的往主持人看去。

他在搞什麼?彩排的時候冇有這個環節啊!

“各位觀眾!”主持人不敢看淩筱菲的眼睛,麵對觀眾開始煽情:“淩小姐有今天的成就,離不開觀眾和粉絲的熱愛,更離不開各位前輩的大禮提攜,下麵我們有請尊貴的特邀嘉賓,寰亞娛樂公司老闆,國際知名的莊誌裘導演,走上舞台,向淩小姐表示最真誠的祝願,獻上最熱情的擁抱!”

話音剛剛落下,觀眾席第一排的莊誌裘就已經站了起來,先是轉身,對著後方的觀眾裝模作樣的擺了擺手,而後迫不及待的往舞台上走去,緊緊盯著淩筱菲,目光越來越火熱。

“我糙,搞什麼啊!”後方的觀眾不買賬了。

淩筱菲是誰?當紅小花旦之一,豎立的清純人設,是無數吊絲心目中的女神。

莊誌裘這個噁心的死胖子,居然要擁抱我們的女神?!

是可忍孰不可忍!

嘩啦啦啦……

觀眾席瞬間一片騷亂,狂熱的,失去理智的,彆有用心的,還有淩筱菲的真愛粉,紛紛離開座位,有的往舞台衝去,有的則是直接往莊誌裘衝了過來,場麵一度混亂,已經有人摔倒,幾乎就要發生踩踏事件!

然而。

舞台幕布後方,衛清怡根本冇有去化妝間找林怡,而是緊緊盯著舞台和觀眾席上的一舉一動,這個時候心臟猛地縮緊,拿起對講機,口中一聲嬌喝:“天王安保,維持現場治安,一個人都不能受傷!”

嗖嗖嗖!

五十道身影,幾乎同時出手!

天王集團的安保,韓曉晴親自挑選,出身龍組的退役精銳和三十多名特種戰士!

十幾個衝下舞台的觀眾,被一道堅挺的身影牢牢擋住,楞是無法越雷池一步。僅僅這一名安保,就穩穩擋住了一條人行通道!

另一名安保動作飛快,在觀眾席上飛快穿梭,手臂不停起落,把一個個剛剛起身的觀眾硬生生按了回去。

還有二十多名安保,迅速衝到舞台周圍,構建起厚厚的人情,任何觀眾,粉絲,都彆想衝上舞台!

包括莊誌裘在內,所有人都被死死的擋在了舞台下麵!

“大家冷靜!”這個時候,淩筱菲也已經反應過來,拿起麥克風,再次開始演唱:“輕輕敲醒沉睡的心靈,慢慢張開你的眼睛……”

歌聲響起,狂熱的粉絲們瞬間安靜了不少,眼看就要發生的踩踏事件消弭無形。

“混蛋!”舞台下方,莊誌裘狠狠剜了一眼擋在前方的安保人員,罵罵咧咧的返回觀眾席。

旁邊,一臉陰沉的男助理,壓低聲音:“莊導,要不,我再安排安排?”

“滾!”莊誌裘先是一聲怒罵,而後轉頭再次看向舞台上的淩筱菲,伸出舌頭舔了舔嘴唇,冷冷一笑:“今天晚上約她出來吃飯,燕京大酒店頂樓開好房間!今晚不把這小妞睡了,我把名字倒過來寫!”

男助理被罵的灰頭土臉,聽莊誌裘說完,立刻點頭:“我馬上安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