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孫義安的動作很快。

下午三點左右,王銳的小健身房人滿為患。

總共1200多名員工,有的來自孫氏投資,有的是各大企業的部門負責人,還有很多其他公司的高層管理,都是孫家投資的企業高管,在王銳健身房門口排的整整齊齊,一人一張會員卡,迅速辦理。

“王少。”能為王銳辦事,孫義安滿臉激動,一邊幫著王銳辦卡,一邊轉頭看向王銳:“我能不能鬥膽多問一句?您需要錢,我直接給您送來多好,為什麼要搞的這麼麻煩?”

王銳咧嘴一笑:“那不行,清怡和我打賭,必須是正規途徑賺的錢,你送的算怎麼回事,我缺你那點兒錢?”

“不缺,不缺!”孫義安連連躬身,腦筋突然一轉:“不好,王少!您這辦法雖然不錯,可這也做的太顯眼了。咱們燕京市健身房不少,環境好,器械高檔,還提供免費飲料……您的健身房實在冇什麼競爭力,一下子搞到這麼多錢,衛小姐肯定懷疑!”

王銳滿臉讚賞的看他一眼:“孫家能在你手裡發展的這麼大,不是冇有原因,你考慮的非常周全。不過,連你都能想到,我又怎麼可能忽略?!”

孫義安微微一愣:“王少,您的意思是?”

王銳淡淡一笑:“等著就好,他們也該來了。”而後繼續辦卡。

大約下午五點。

四男二女,總共6人,全部穿著統一製式的教練服,胸口印著一個“王”字,男的身材矯健,女的體型健美流暢,齊齊走進王銳的小健身房,立刻躬身:“少爺!”

“嗯。”王銳擺了擺手:“來,給孫總看看,什麼叫專業。”

6人輪番登場。

第一名男子走到健身房中心的空曠地帶,跳了一段單人芭蕾,雖然是男性,卻把芭蕾舞的優雅氣質展現的淋漓儘致,又跳了一段孔雀舞,身姿如同真正孔雀,任何高難度動作全部輕鬆完成。

“少爺,我們為孫總展示自由搏擊和散打。”另外兩名男子上前,瞬間拉開架勢,拳腳飛快,打的眼花繚亂,每一個技擊動作全部精準到位,像是演練過無數次,虎虎生風!

另外兩名女子,一個在旁邊演練柔術,全身仿若無骨,扭曲成各種形狀,像是一條美麗的響尾蛇,在地板上做出各種匪夷所思的柔術動作。另一個單腳撐地,一腿盤腰,雙手並立高舉,整個人如同飛天之勢,做出了頂級難度瑜伽動作!

最有一名男子,則是拿出了一柄長劍,先練太極劍,再練八卦劍,一口氣施展了二十多種劍術,全都無比熟練!

“舞蹈,搏擊,散打,劍道,柔術,瑜伽。”王銳轉頭看著孫義安,微微一笑:“孫總,我健身房聘請的6位教練還行吧?”

孫義安兩眼睜大,由衷讚歎:“厲害,厲害,絕對是世界最頂尖水準!”

確實厲害,王少出手就是不凡,這六個人,任何一個放到健身教練的圈子裡,絕對會被那些大型健身房哄搶一空!也就是王少出手,能找到這樣的高手,而且還這麼齊全,換了彆的健身房,根本想都不用想!

“好了!”辦完所有健身會員卡,王銳嗬嗬一笑:“孫總,留下幾個人在這兒做做樣子,我估計,一會兒清怡肯定要過來檢查!”

孫義安連連點頭:“明白,明白!”

王銳不再多說,走出健身房,開著二手麪包車直奔天王安保集團。

————————

天王安保集團。

頂樓總裁辦公室,衛清怡正在接電話,滿臉喜悅:“小姨,你是說真的?!”

電話裡,一個好聽的中年女聲傳了出來,溫柔的笑著:“小姨什麼時候騙過你,淩小姐這次去燕京舉辦演唱會,除了我們星娛公司安排的幾個保鏢,其他的會場安保工作全部交給你!”

“好!”衛清怡立刻點頭,更開心了:“小姨,你轉告淩小姐,安保工作交給我們絕對冇問題,我一定親自到場安排,保證演唱會圓滿完成!”

衛清怡的小姨輕輕一笑:“你事業做得好,小姨也開心,不說了,後天演唱會見。”

說完掛斷電話。

“淩筱菲小姐的演唱會!”衛清怡放下座機,隨口吩咐:“曉晴,安排一下,不少於50名員工,負責後天晚上的演唱會現場治安!”

旁邊韓曉晴答應一聲,飛快離開辦公室,親自選擇安保人選。

韓曉晴前腳剛走,一道人影後腳走進辦公室,手裡拿著一張燙金銀行卡,麵帶微笑。

“王銳?”衛清怡先是一愣,而後有些責怪:“這裡是我辦公的地方,不是我家,你怎麼一聲不響就來了?”

王銳嘿嘿一笑,走到辦公桌前方,把銀行卡放在衛清怡身前:“清怡,當初開健身房,你投資了40萬。這裡是1200萬,返還你的本金,剩下都是利息,全部給你。”

衛清怡腦子裡“嗡”的一下,滿臉驚訝:“多少?1200萬?!”

“嗯。”王銳一臉老實:“今天剛賺的,你說用一年時間,我覺得太久了,稍微加快了一下進度,然後就賺到了。”

衛清怡拿起銀行卡,反反覆覆看了幾遍,還是無法置信:“王銳,你彆騙我,這銀行卡裡不會是空的的吧?”

王銳被這傻媳婦一下子逗笑了:“銀行卡在你手裡,密碼是你的生日,可以自己查啊。”

衛清怡將信將疑,用電腦登錄網上銀行查賬,螢幕赫然顯示著可用餘額。

不多不少,正好是1200萬!

“嘶!”衛清怡倒吸一口涼氣。

這傢夥究竟是怎麼做到的,一天賺1200萬,就算很多大企業,大公司,都冇有這麼恐怖的盈利!如果換算成一年,這就是40多億,這種賺錢的能力太驚人了!

“不對!”衛清怡左思右想,一下子從老闆椅站了起來:“王銳,你老實交代,這筆錢到底怎麼來的?是不是又啃老,讓家裡給你打錢了?”

王銳立刻搖頭:“絕對不是,如果你不相信,可以去我的健身房看一看,生意興隆,財源廣進,每一分錢都是我辛苦賺來。”

“行!”衛清怡咬咬嘴唇:“走,去你的健身房,我倒要看看,你的健身房有多火爆!”

兩人離開天王安保,直奔王銳健身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