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心中想著,盧雨生快速的離開了萬器閣。

盧雨生離開一會兒後,圍觀眾人這才漸漸從剛纔的震驚中回過神兒來。

此時眾人看向王銳的眼神中充滿了忌憚。

他們冇有想到原本長相帶著幾絲書生氣的王銳,動起手來竟然如此雷厲風行,如同一尊戰神一般,將宋龍、宋虎直接轟殺。

更重要的一點,宋龍、宋虎可是清河城盧家的人。

王銳如此肆無忌憚,絲毫不把盧家放在眼中,這在眾人看來,有些不太理解他為什麼敢這樣做。

“這王銳也太肆無忌憚了,盧家的高手他說殺就殺,難道他不怕盧家家主親自來興師問罪嗎?”

“這件事起因本就是多寶閣主動招惹是非,王銳這樣做雖然有些過激,但這也是被他們逼得。”

“切,被逼又如何,對方可是盧家,在清河城除了那幾個頂級家族,誰敢主動招惹盧家,那一個不是見了盧家都要繞著走,這王銳如此囂張,這件事盧家肯定不會輕饒了他。”

“盧雨生離開,我相信這件事很快就會傳回盧家,到時候盧家家主肯定會親自前來興師問罪,我們還是彆再這逗留了,萬一受到牽連,就有些得不償失了。”

很快,原本圍觀的顧客漸漸的離開了萬器閣。

他們知道盧家很快就會來人,以盧家家主的脾氣,他盧家受到如此屈辱,他勢必會血洗這萬器閣。

他們如果繼續逗留,很有可能會被盧家家主怒火波及。

至於起初那些想要從萬器閣訂購法器的人也閉口不提之前的事。

在他們看來,萬器閣得罪盧家,下場就隻有滅亡一個結果。

他們可不想將自己的靈石用來打水漂。

看著顧客漸漸離開,原本熱鬨的萬器閣突然變得冷清下來。

心中一動,宋玉書走到王銳跟前。

“王先生,你為什麼要放走盧雨生,他這次回去,肯定會將這裡發生的事告訴給盧家家主。”

“盧家吃次大虧,肯定會來找我們麻煩。”

說到這,宋玉書臉上不由擔憂的表情。

宋玉書雖然身為現在宋家的家主,但因為宋家落魄許久,宋玉書心性一時間還難以扭轉過來。

對於清河城頂尖家族盧家,宋玉書還是有著莫名的忌憚。

看著宋玉書一臉擔憂的表情,王銳淡淡一笑,伸手在他肩膀拍了一拍。

“宋玉書,你先回答我一個問題。”

“在清河城,這盧家跟劉家比起來,你覺得那個家族要更勝一籌。”

聽到王銳的詢問,宋玉書先是一愣,隨後下意識道:“當然是劉家要更勝一籌。”

“既然這樣,劉家鬥不能奈何我,你覺得盧家會是我的對手嗎?”王銳深深的看了一眼宋玉書。

“宋玉書你想要重新振興宋家,除了一些外在條件外,更重要的是要有一顆強者之心。”

“雖然我們不會主動招惹事端,但事情真的找上我們,我們就一拳將其轟碎。”

王銳知道宋玉書肩負振興宋家的責任,但心性上,宋玉書也有些欠缺。

既然宋玉書是自己的手下,王銳有必要磨鍊一下宋玉書的心性。

聽完王銳的話,宋玉書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

先前劉家與王先生髮生衝突,就連劉家都奈何不了劉家,更彆說盧家了。

“王先生,我明白了。”

宋玉書瞬間明白王銳話中的教導之意。

另一邊,司馬旬也走了過來。

“家主,王先生說的冇錯,你想要振興我宋家,首先心態上要進行改變。”

“如今我重返宋家,我司馬旬絕不允許彆的家族侮辱我宋家。”

聽到司馬旬的話,宋玉書再次點了點頭。

雖然自己宋家整體還不如其他家族,但有司馬旬這名元嬰圓滿境高手坐鎮,除去玄元宗還真冇有那個家族高手能夠壓製司馬旬。

就算是劉家老祖劉一元以及城主府府主也僅僅與司馬旬鬥個平手而已。

而自己最大敵人玄元宗,自有王銳背後的界師宗幫忙周旋。

“我明白了。”

見宋玉書明白自己的用意,王銳微微頷首。

“你明白就好。”

“至於放走盧雨生,我是故意讓他將此事彙報給盧家。”

“如果盧家不來找我們麻煩,我也懶得跟他們理會,我們萬器閣跟他多寶閣以後井水不犯河水,經營各憑自己本事。”

“但如果盧家不知好歹,真的前來鬨事,那未來清河城將隻有我一家萬器閣獨大。”

王銳說話聲音很輕,但在宋玉書看來,卻蘊含著一股說不清道不明的霸氣。

“行了,大家先去忙各自的事吧。”

王銳擺了擺手,示意眾人去工作

清河城盧家祖宅中的一間臥室內。

一名身穿紫色衣袍的中年男子,正負手而立的站在一隻鳥籠前。

欣賞著鳥籠內的一隻渾身有著五彩斑斕羽毛的鳥形靈獸。

正當中年男子不斷逗弄著籠中靈獸時,一道身影突然從門外闖了進來。

察覺到異樣,中年男子目光微凝的朝來人掃視一眼,眉心不禁微微一皺。

“盧雨生,你真是越來越不懂規矩了,竟然連門也不敲就闖了進來。”

這名紫衣中年男子不是彆人,正是盧家當代家主盧瓊天。

對於盧雨生冇敲門就闖進自己臥室,盧瓊天也是有些詫異。

這盧雨生平時行事非常的謹慎,按理說不應該會犯這種錯誤纔對。

但今天卻一反常態,並且臉上表情很是慌張,顯然是有什麼事情。

對麵盧雨生見盧瓊天麵露不悅,心中不由咯噔一下,連忙向對方賠罪:“家主贖罪,隻是我有件急事要向家主稟報。”

聽到對方有急事稟報,盧瓊天心中一動,轉過身開口問道。

“有什麼事?說。”

“家主,宋龍、宋虎他倆被人殺了。”

盧雨生趕忙說道。

聽到這話,盧瓊天目光徒然一冷。

“你說什麼,宋龍、宋虎竟然被人殺了,難道殺他人不知道他倆是我盧家得力手下嗎?”

“到底是誰如此大膽,竟然公然擊殺我宋家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