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千二百九十六章一再威脅

劉一元眉心微微一皺,一道鮮血瞬間從他手心噴湧出來。

最後關頭,劉一元在千鈞一髮間,用真氣屏障擋下王銳的戮仙劍,即便如此劉一元還是被戮仙劍那強大的衝擊力擊破手掌。

不過好在並冇有傷及劉一元的根本,但即便是這樣,劉一元心中也不由的一悸。

如果不是自己剛纔謹慎,說不定現在自己已經被這黑色小劍穿透胸口而死。

目光微眯的看著回到王銳手中的黑色小劍,劉一元沉聲道。

“年輕人,想不到你還有如此強悍的攻擊法器,這柄黑色小劍應該屬於上品法器級彆了吧,不然它也不可能擁有空間跳躍的能力。”

此時劉一元將王銳之所以能傷到自己,完全歸在他手中的黑色小劍上。

“年輕人,雖然你的法器擁有空間跳躍的能力確實可以打敵人一個措手不及,但既然老夫已經知曉這法器的功效,你這柄法器休想再傷到老夫。”

聽到劉一元的話,王銳微微頷首。

劉一元說的冇錯,他的戮仙劍的強悍之處就在於它那出其不意的攻擊手段。

而戮仙劍一擊不中,劉一元心中又有了防範,王銳就無法在使用戮仙劍對其攻擊。

“這樣一來還真是有些難辦。”

王銳眼神微眯的看了劉一元一眼,隨後淡淡說道。

畢竟劉一元作為元嬰圓滿境的高手,以王銳現在的攻擊力,想要傷到他確實有些難度。

聽到王銳喃喃自語的聲音,劉一元淡淡一笑。

“年輕人,今天我倆想要分出勝負是不可能了。”

“但你以後畢竟要在這清河城做生意,我劉家完全可以派遣手下去你的店鋪,讓你無法營業。”

“想要安穩的在這清河城做生意,你現在立刻給我劉家道歉,並答應我之前的要求,老夫不但可以安穩的在清河城做你的生意,我還可以保證以後冇有任何勢力敢去招惹你。”

“我給你一點時間你自己考慮一下。”

說完,劉一元雙手揹負在身後,目光冷冷的看向王銳。

既然正麵拿不下王銳,劉一元也隻能用威脅的方法來製衡王銳。

畢竟劉家在清河城是數一數二的家族,劉一元想對付王銳可以說有許多種辦法。

看著不遠處劉一元那自信的表情,王銳淡淡一笑。

“劉一元,你真以為我冇有手段對付你劉家嗎?雖然我的這個辦法很有可能會給我惹來一些麻煩,但我王銳卻不是那種甘心受人威脅的人。”

心中一動,王銳已經想出對付劉一元的方法。

隻見王銳一翻手,一顆黑色圓球樣式的法器就出現在他的手心。

將黑色圓球法器呈現在劉一元麵前,王銳一臉淡然道:“劉一元,我王銳平生最受不了彆人的威脅。”

“既然你們劉家一心求死,那就彆怪我不客氣了,從今天起你劉家就要在這清河城除名了。”

王銳手中的圓球法器正是王朝陽給自己的三枚九幽陰雷其中一顆。

在金陽國王銳因要毀滅兩界通道,已經引爆了一顆,自己現在還剩兩顆。

麵對劉一元的威脅,王銳決定引爆其中一顆九幽陰雷,將劉家徹底斬草除根。

對於九幽陰雷的威力王銳早就有所瞭解,一旦自己引爆這顆九幽陰雷,彆說是劉一元,就算是化神境的修行者也不一定能在九幽陰雷的爆炸下存活下來。

另一邊,劉明宇見王銳取出一枚球形法器後,就揚言要滅掉他劉家,他臉上不由露出一絲嘲諷的表情。

“小子,你真是太小瞧我劉家了,你以為憑藉一枚天音雷就能滅掉我劉家,你真當我劉家人吃素的不成。”

因為九幽陰雷跟天音雷造型大同小異,隻有幾處細微的差彆,不仔細看確實不容易看出。

劉明宇想當然的將王銳手中九幽陰雷看做是天音雷。

另一邊,劉一元看到王銳手中拿出的球形法器後,臉上不由的露出一絲疑惑的表情。

這小子搞什麼鬼,他以為憑藉一枚天音雷就能傷到老夫?不過他手中的球形法器跟天音雷卻有些不同,難道......?

劉一元腦海中靈光一閃,突然想到什麼。

“你手中的圓球法器難道是九幽陰雷不成!”

劉一元神情一變,連忙朝王銳厲聲質問道。

見劉一元認出自己手中的九幽陰雷,王銳並冇有矢口否認,而是輕微的點了點頭。

“不錯,這正是一枚九幽陰雷。”

見王銳親口承認手中圓球法器正是九幽陰雷後,劉一元的臉上瞬間露出駭然的表情。

他作為一名修煉了近百年的修行者,當然知道九幽陰雷的威力有多恐怖。

九幽陰雷一旦引爆,彆說他一名元嬰圓滿境的修行者,就連他整個劉家祖宅也會在九幽陰雷的爆炸中化為虛無。

對於王銳手中的九幽陰雷,劉一元並冇有任何的懷疑。

通過劉一元神識的探查,他發現王銳手中的圓球法器內部蘊含著無比恐怖的力量,就連身為元嬰圓滿境的自己都不由的感到陣陣心悸。

“王銳,我們有話好好說,有什麼問題我們都可以好好商議。”

心中一動,劉一元連忙開口阻止王銳引爆九幽陰雷。

劉一元現在心中非常的清楚,一旦王銳引爆九幽陰雷,自己祖孫三人包括他經營了百年的劉家,將真的會徹底消失在這個世界。

這種損失他劉一元根本承受不起。

聽到劉一元的話,王銳神情淡然的搖了搖頭。

“劉一元,先前我王銳隻是要求你們劉家給我道歉,但你劉家卻目中無人,並一再威脅我。”

“這是你劉家咎由自取,這顆怨不得彆人。”

一旁劉明宇看著自己爺爺臉上表情突然露出驚恐的表情,並用一種謙卑的語氣祈求對方,這讓他深感有些不解。

聽到王銳的話,劉明宇神情有些不忿道。

“爺爺,你求這小子做什麼,就憑他也能夠覆滅我劉家?爺爺你太高看他了。”

劉明宇因修煉年月少,並不知道這九幽陰雷的威力,對於爺爺的做法他心中有些不甘。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