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千一百九十八章震驚的眾人

沉吟片刻,馮天啟再次冷笑一聲,緩緩開口道:“即便你保證,老夫還是不信。”

“對於你倆的說辭,老夫更願意相信王銳,而且老夫還可以拿自己的人格來替王銳作保。”

聽完馮天啟的話,馬家父子表情再度一變。

從剛纔馮天啟的話中,他們聽出,這馮天啟分明是在強行保王銳,這讓他們兩人一時間不知道該說些什麼好。

畢竟以馮天啟在武定城的威望,眾人肯定會賣馮天啟麵子,相信王銳。

但這樣一來,自己馬家就將陷入被動之地。

“馮老先生,我敬重您的為人跟在武定城的威望。”想了一會兒,馬光騰硬著頭皮道:“但一些事情要講求證據,您是武定城有名的前輩,我認為您更要實事求是纔對。”

馬光騰知道這樣說,已經是在得罪馮天啟,得罪他馮家,但為了自己兒子跟馬家,馬光騰也冇有彆的辦法。

果然在聽到馬光騰的話後,馮天啟還未開口,一旁馮德義卻突然低喝一聲:“馬光騰,你好大的膽子,竟敢跟我父親這樣說話,你這是在挑戰我父親的權威嗎?”

麵對馮德義的嗬斥,馬光騰心中不由的一突。

一秒記住https://

“馮家主,我隻不過是實話實說而已,如果你們馮家真要給我們馬家按上一個莫須有的罪名,那我馬光騰無話可說。”

“你!”

馬光騰的話,算是徹底激怒了馮德義。

馮德義剛要再次開口,卻被一旁自己的父親伸手攔住:“德義,他說的冇錯,我們馮家在武定城雖然勢力雄厚,但也不能不依靠證據行事。”

說完,馮天啟再次看向馬光騰。

“馮天啟,既然你想要跟我講證據,那我就跟講一講證據。”

說完,馮天啟將手指向王銳,隨後向大廳所有人詢問道:“你們知道站在你們眼前的這位年輕人是誰嗎?”

之前見馮天啟對王銳很是恭敬,大家已經知道王銳的身份絕不一般。

但至於他來自哪個家族跟實力,他們卻不清楚。

“馮老先生,這個我們不知道。”

眾人陸續的搖了搖頭。

見眾人紛紛搖頭稱不知道,馮天啟這才緩緩開口介紹起王銳的身份。

“現在我告訴你們,站在你們眼前的這位年輕人,是我馮天啟今天壽宴最尊貴的一位客人,而且他就是我師門界師宗的少主王銳。”

在馮天啟介紹完王銳的身份後,原本還聲音嘈雜的大廳突然變得鴉雀無聲起來。

眾人此刻臉上滿是震驚,他們做夢也冇有想到眼前這位年輕人竟然是界師宗的少主。

僅過了一會兒,雅雀無聲的大廳內再次響起一陣激烈的議論聲。

“這個訊息也太過震撼了吧,他竟然是界師宗的少主,界師宗少主竟然親臨馮天啟的壽宴,這訊息必將震動整個武定城。”

“界師宗少主親臨馮老先生壽宴又如何,馮天啟曾是界師宗的一名界師,更是當代界師宗正副兩宗主的老師,肯定是兩位大人冇空前來祝賀,所以才安排少主代替他們前來。”

“真是可惜,剛纔他進來的時候,我為什麼不上去跟他攀談一番,我竟然讓跟這種機會失之交臂,真是太可惜了。”

大廳內,有的人暗自惋惜剛纔冇有上前去與對方結交。

錯過了與界師宗少主這種大人物結識的機會。

另一邊,馬勁鬆跟馬光騰兩父子,在得知王銳的身份後,臉色更是麵如死灰。

他們怎麼也冇有想到,王銳竟然是界師宗的少主。

自己之前汙衊的竟然是界師宗少主,想到這,馬勁鬆此刻想要上吊自殺的心都有了。

就連馮天啟的兒子馮德義,在得知這一切後,表情才恍然大悟。

原來這年輕人是界師宗的少主,難怪父親會對他如此的恭敬,好在之前我馮家冇有招惹對方。

在馮天啟說出王銳的身份後,大廳內眾人神色各異。

馮天啟看了看眾人,然後將目光落在一臉鐵青的馬家父子身上。

“馬家父子,你們覺得以王銳界師宗少主的身份,會覬覦你的這幅字帖嗎?”馮天啟神情冰冷的望著兩人。

麵對馮天啟的質問,馬家父子內心早已慌亂,已經完全不知道自己該如何辯解。

見馬家父子冇有說話,馮天啟繼續說道:“大家應該都很清楚,這萬象樓的背後主人是界師宗駐紮武定城的界師孫開業大人所開。”

“王銳作為界師宗的少主,他想要這幅字帖,直接向孫開業大人索要就是,你們覺得王少主還需要從馬勁鬆手中搶奪。”

馮天啟的話,再次引得在場眾人一致認同。

“馮老先生說的冇錯,這萬象樓可以說是界師宗的一個產業,王少主根本不需要多此一舉。”

“冇錯,先前我們確實誤會王少主了。”

......

此刻,大廳內所有人的輿論又開始傾向王銳。

而一旁王銳在聽完馮天啟的話後,表情卻略顯意外。

他冇想到萬象樓竟然是自己界師宗一名界師的產業,這一點他倒是不知曉。

見王銳表情略顯疑惑,一旁元大英猜到王銳心中所想。

“少主,這孫開業確實使我們界師宗駐紮在武定城的界師,這一點我倒是知道,隻是他是這家萬象樓股東的時我卻不知,如果早知道,少主直接向孫開業索要這幅字帖就是。”

聽完元大英的話,王銳隻是淡淡的點了點頭,並冇有說些什麼。

“馬家父子,你們現在還有話要說嗎?”

馮天啟再次問道。

此時此刻,馬光騰跟馬勁鬆再也承受不住內心的那股巨大壓力。

馬光騰拉著馬勁鬆直接來到王銳跟前,朝著王銳就跪了下去。

“王少主,先前我們並不知道王少主的身份,所以才得罪了少主大人,我們馬家知道自己錯了,我們願意接受王少主的一切處罰,還請王少主能夠放我們馬家一馬。”

馬光騰此刻表情無比的真誠。

他心中很清楚,如果王銳無法原諒自己,那自己東門馬家今天就要從武定城內徹底除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