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千一百九十七章知曉身份

馮天啟此刻大腦正飛速運轉。

在想到這幾點後,馮天啟連忙從座椅上噌的一下站起身來。

隨後一個閃身,直接衝到王銳跟前。

先是目光凝重的看了王銳一番,心中越發確定心中所想。

“馮天啟見過少主大人。”

說話間,馮天啟雙手抱拳,就欲要朝王銳拜去。

“少主,我先前吩咐我兒子前去迎接您,冇想到您卻自己進入我馮家,有失遠迎還請少主見諒。”

另一邊,王銳看著馮天啟就要朝自己單膝跪地。

眼疾手快的他,連忙伸手將對方扶住。

“馮老先生,您是我父親跟叔叔的老師,就算拜見也是我拜見您,您這樣做我回去後也冇法向他們交代。”

“馮老先生,您還是不要為難我了。”

聽到王銳的話,馮天啟這才點了點頭,顯然對王銳這番話很是認可。

“少主,戰川跟朝陽兩位宗主最近還好嗎?”

“我父親跟朝陽叔叔很好,隻不過兩人公務纏身,所以才讓我代替他們前來,還請馮老先生不要介意。”

“少主這話嚴重了,兩位宗主肩負兩界安定,平日裡肯定有許多事情要處理,兩位宗主能派遣少主前來祝賀我這老頭子壽辰,老頭子我已經心領了。”

......

另一邊,看著王銳跟馮天啟親切聊天的眾人,此刻全部待在當場。

“我冇看錯吧,王銳竟然能讓馮老先生如此交流聊天,這小子什麼來頭?”

“你是不是眼瞎,我看到的明明是馮老先生態度要恭敬些,這王銳必定身份驚人。”

......

旁邊眾人一邊震驚眼前這一幕,一邊在小聲討論著王銳的身份。

大廳主座一段的馮德義,看著眼前這一幕,臉上也充滿了疑惑跟不解。

對自己馮家真正的勢力最瞭解的人,當屬他這位家主。

他知道自己馮家能有如此地位,這一切的原有都是因為自己的父親,對於自己的父親他馮德義除了作為一個兒子對父親的尊崇外。

另一方麵馮家能威懾武定城內各大勢力,完全是依靠自己父親那恐怖的戰力跟他之前師門的關係。

而現在,像自己父親這樣德高望重的修行者,竟然如此恭敬的對待一位年輕人,這讓他實在想不透其中的原有。

不僅是馮德義疑惑不解,就連馬家父子看到這一幕,也是相視一眼,臉上露出一絲不安的表情。

“馮老先生,今天是您的壽宴,周圍還有許多前來恭賀的賓客,咱們還是等一會兒再聊吧。”見馮天啟隻顧跟自己說話,卻忘記了周圍的滿廳賓客,王銳隻好笑著提醒對方一句。

聽到王銳的話,馮天啟這才反應過來。

嗬嗬一笑,馮天啟跟王銳相互挽著胳膊來到大廳主座前。

“這主座還是您來坐吧。”

馮天啟指著大廳中的白玉主座,示意王銳來座。

見對方如此客氣,王銳連忙擺了擺手:“馮老先生,今天是您老的三百歲壽辰,我王銳怎麼可能會喧賓奪主,如果您執意要我坐,那我就隻能告辭了。”

見王銳這樣說,馮天啟隻好點了點頭,對著旁邊下人吆喝一聲:“來人,再搬一張椅子過來,就放在主座跟前。”

“是。”下人答應著立刻前去準備。

這一幕讓在場眾人神色又是些許動容。

馬家父子看到這一幕,臉色開始變得有些陰沉。

到來現如今這種狀況,任誰都能看出,這王銳極其受馮天啟的重視。

不過對於王銳,馬勁鬆內心是恨透了對方,先前王銳狂扇自己,並逼迫自己下跪,這個仇不報他馬勁鬆始終心中難安。

想到這裡,馬勁鬆上前一步,朝馮天啟抱拳一禮:“馮老先生,先前王銳搶奪我看中的字帖,人證物證都在,馮老先生您是不是要替我主持一下公道。”

一旁馬光騰,已經察覺到局麵變的有些不對勁。

原本馬光騰準備阻止兒子再提此事,但卻晚了一步。

不過既然兒子已經開口,馬光騰也想看一下馮天啟該如何處理這件事。

聽到馬勁鬆的話,馮天啟這纔回過神來,想起還有這樣一件事冇有解決。

雙眼微微一眯,馮天啟深深的看了馬勁鬆一眼,目光中透露著森冷的寒意。

對於王銳跟馬勁鬆,馮天啟在得知王銳的真實身份後,已經完全相信王銳的話。

畢竟以王銳界師宗少主的身份,他絕不可能做出這種敗壞界師宗的事情。

馮天啟本就是界師宗的一名界師,這界師宗對他來說就是一種信仰。

界師宗在選少主時,必須要德才兼備,而且以王銳的身份,他根本不屑做這種事。

見馮天啟冇有回答自己的話,而是冷冷的凝視自己,馬勁鬆心中不免感到有些發毛。

“馮老先生,您到底是什麼意思?”

此刻自己的處境是箭在弦上不得不發,他隻能試探性的詢問馮天啟。

“哼。”聽到馬勁鬆的話,馮天啟重重的冷哼一聲:“馬勁鬆我現在問你,你是否確定你先前的所說,是王銳搶奪了你看中的字帖?”

見馮天啟語氣突然變得冷厲,馬勁鬆迫於對方的威勢,身上不由的哆嗦一下。

“我...我...我...”

被馮天啟氣勢所迫,馬勁鬆聲音不由的顫抖起來。

險些就要將真相和盤托出。

一旁馬光騰見狀,連忙上前一步,目光凝重的看向兒子。

“勁鬆,馮老先生問你話呢?你吱吱嗚嗚的像什麼樣子!”

馬光騰表麵雖然是在嗬斥兒子,其實是想幫助兒子從對馮天啟的恐懼中走出來,讓他不至於胡亂說話。

聽到父親的話,有看著父親暗中給自己使眼色。

馬勁鬆這纔回過神來,深深的吸了一口氣,馬勁鬆神情堅定道:“馮老先生,確實是王銳搶奪我看中的字帖。”

“這件事萬象樓的蘇莎也可以證明,請馮老先生替我馬勁鬆做主。”

見馬勁鬆一口咬定是王銳先搶奪自己看中的字帖,馮天啟雙眼微眯的打量了馬光騰一眼,瞬間洞悉馬光騰剛纔那樣做完全是為了自己兒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