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千一百九十六章我說的話就是證據

聽完蘇莎的話,馬勁鬆得意一笑。

走到蘇莎跟前,馬勁鬆抬手指了指遠處的王銳。

“蘇莎,你現在跟大家說一下,是不是旁邊那小子。”

蘇莎在來到蘇府大廳後,早已經發現了王銳的所在。

聽到馬勁鬆的話,蘇莎還是佯裝看了對方一眼,最終確定道:“冇錯就是他,就是他打傷馬公子跟我們萬象樓的護衛,並將那副字帖強行搶走。”

在蘇莎話音剛落,大廳內又是一片嘩然。

“想不到這小子竟然如此蠻橫,連馬家跟萬象樓都敢搶。”

“看著小子長相清秀目善,不想那種作奸犯科之人,真冇想到他竟然能做出這種事。”

“這就是知人知麵不知心,他竟敢在武定城搶奪東西,今天馮家絕不會輕饒了自己。”

......

一秒記住https://

見眾人輿論紛紛指責王銳,馬勁鬆跟馬光騰臉上得意的表情越發濃鬱。

“小子,跟我鬥,看我馬家不玩死你。”

馬光騰用一種隻有自己能聽到的聲音說了一句。

大廳主座位置處,馮德義在聽完蘇莎的陳述,又聽著大廳內眾人議論聲傳來,目光一凝,看向一旁父親。

“父親,這件事您老人家還有什麼要說的嗎?”

聽到兒子的話,馮天啟雙眼目光閃爍:“德義,你是馮家的家主,這件事你自己做決定就行。”

“隻是我總覺得那年輕人並不想蘇莎口中所說的那種人。”

沉吟片刻,馮天啟還是無奈的搖了搖頭:“感覺歸感覺,我們還是要憑證據說話,這件事你來處理吧。”

在得到父親的許可後,馮德義點了點頭,隨後轉身看向大廳中的王銳。

“王銳,你還要什麼話要說嗎?”

此刻,麵對如此局麵的王銳,臉上表情依舊淡然。

麵對馮德義的詢問,王銳淡淡一笑:“我隻想說蘇莎剛纔說的完全是胡言亂語。”

見王銳依舊不承認,馮德義不由的眉心一皺。

“既然你說蘇莎剛纔是胡言亂語,那你能不能拿出證據來證明你。”

馮德義作為馮家家主,在處理這件事上,必須要做的公平公正,不能隨意偏袒任何人。

“如果你非要證據,那我王銳說的話就是證據,以我的身份,我還不屑在這種事上說假話。”

王銳想了想,若無其事道。

“你說的話就是證據?”聽到王銳的話,馮德義眉心再次微微一皺:“年輕人,做人還是不要太過驕橫。”

“要知道天外有天,人外有人。”

馮德義心中對王銳升起一絲不喜。

在聽到王銳的話後,周圍眾人臉上都露出鄙夷的表情。

“嗬嗬,這王銳把自己當成這修行者的主人了嗎,竟敢稱自己說的話就是證據。”

“他算什麼東西,就算馮老先生都不敢說這句話,他一個年輕人竟敢如此大言不慚。”

“這小子分明就是年輕氣盛,我看直接教訓他一頓,然後將他轟出去。”

......

一旁馬勁鬆更是冷笑一聲,神情不屑的看著王銳。

“小子,你是什麼東西,說話竟然如此囂張跋扈,我看隻有讓你吃點苦頭,你纔會知道有些話什麼該說,又什麼不該說。”

麵對眾人的嘲諷,王銳表情始終淡然。

看了一眼麵前的馬勁鬆,王銳嗬嗬一笑:“我王銳什麼該說,什麼不該說,不需要你來教,你也不配教。”

“既然你們不信,那我這裡還有一份證據,想讓馮老先生幫我作證。”

心中一動,王銳翻手從青銅戒指內取出自己的界師令。

將界師令遞給元大英,王銳淡淡道:“元大英,將這份證據送給馮老先生看一下,相信馮老先生會幫我們作證的。”

“是。”

元大英接過王銳手中的界師令,答應一聲後,朝馮天啟方向走去。

“等一下,你有什麼證據給我父親看,我必須要檢查一下。”見狀,馮德義卻將元大英攔下。

因為界師令是被元大英握在手中,所以馮德義並不知道王銳交給對方的是什麼東西。

而攔下元大英最重要的一個原因是,馮德義怕對方會趁呈現證據之名,突然向自己父親暴起偷襲。

馮天啟顯然洞悉了兒子的心意,嗬嗬一笑,馮天啟神色輕鬆的擺了擺手。

“德義,不用攔這位先生,直接將讓他將證據拿過來我看一下,我現在也非常好奇他手中的證據是什麼,竟然可以讓老夫替他作證。”

一方麵,馮天啟原本就是界師宗少有的高手,雖然隱居武定城,但實力卻比先前強橫了太多。

在這大廳內,境界實力最高的就要數馮天啟。

馮天啟知道,在場眾人每人能夠威脅到自己。

聽到父親的話,馮德義隻好點了點頭,讓開一條路,讓元大英將那份‘證據’呈現到馮天啟的麵前。

“我看看到底是什麼證據,竟然......”

馮天啟微微一笑,一邊說著一邊朝元大英手中的證據看去。

當馮天啟看到元大英手中的界師令後,臉色猛地一變,到嘴的聲音也戛然而止。

三級界師令!

過了片刻,馮天啟這纔回過神來,心中忍不住驚呼。

雖然大家知道界師令是界師宗界師行走修行界的身份證明,但對於界師令的等級劃分卻很少有人知道。

界師令也分為等級,代表著持有者在界師宗的身份。

而這三級界師令,在整個界師宗也隻有正副兩位宗主可以持有。

而現在這三級界師令竟然出現在王銳身上,馮天啟對王銳的身份才感到震驚。

難道是我們界師宗的少主親臨?他不但姓王,而且從剛纔第一眼看見他後,我就感覺在哪裡見過,他很有可能就是戰川的兒子,難怪我會感覺他眼熟。

想到這,馮天啟連忙抬頭朝王銳看去。

在仔仔細細端詳一陣後,馮天啟最終確認道:“冇錯,絕對錯不了,他的鼻子跟眼睛,簡直跟戰川年輕時一模一樣。”

“他就是界師宗的少主,我老馮到底在做什麼,竟然去冤枉我界師宗的少主。”

馮天啟聲音很小,以至於他身邊的兒子也冇有聽清楚他在說什麼。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