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千一百六十九章萬事有我

心中一動,麥克斯隨即狡辯道:“傑斯先生,你千萬不要聽他亂說。”

“他們這是在故意敲詐勒索我們d威公司,他們根本冇有任何的證據。”

在來的路上,麥克斯已經詢問過安保事情發生的詳細經過。

知道基因藥劑已經被明森等人銷燬,對方根本無法在拿出有效的證據證明購買過自己公司的基因藥劑。

他麥克斯也可以將一切責任都推到對方身上,讓眾人以為是漢金斯故意勒索他們公司。

回答完傑斯的話,麥克斯並冇有選擇結束,而是走到眾人麵前,朝著在場眾人吆喝一聲。

“各位,我希望大家能給我們公司評評理,這漢金斯根本就不是我們公司的顧客,他這分明是在誣陷我們d威公司。”

“並且與他一起的這兩名炎夏男子。”話鋒一轉,漢金斯將矛頭再次指向王銳跟石龍壁:“他們兩人先前來我們公司想要與我們公司合作。”

“但經過評定,我認為他們公司並冇有達到我的要求,所以我拒絕了他們。”

“所以他們才聯合這漢金斯,故意勒索敲詐我d威公司。”

聽完麥克斯的話,在場眾人一片嘩然。

大家麵麵相視,也不知道該聽信誰的話。

另一邊,漢金斯在聽完麥克斯的話後,神情瞬間換了一個顏色。

“你們胡說,我就是從你們公司購買了一隻基因藥劑,服用後雙腿才變的殘疾。”

“你們怎麼能夠說我在故意敲詐勒索你們。”

此刻漢金斯神情焦急,內心隱約升起一絲不詳的預感。

“既然如此,那你證據呢?”看著漢金斯焦急的表情,麥克斯嘴角閃過一絲冷笑:“我們米國是一個講求法製的國家,既然你說是服用了我們基因藥劑的緣故,那就請你拿出證據。”

“如果不能,在我看來你們就是在故意敲詐勒索我們公司。”

麥克斯雙手交叉在胸前,神情得意的望著對方。

“這......”

聽完麥克斯的話,漢金斯頓時語塞。

畢竟自己先前所留的證據被對方銷燬,眼下自己根本無法再拿出對自己有利的證據,來證明自己。

見漢金斯急的滿頭大汗的模樣,麥克斯嘴角微微一揚,側身來到王銳跟石龍壁麵前。

“兩位,我們又見麵了。”

“我想問兩位一件事情,先前你們是不是要跟我們d威公司合作,卻被我拒絕。”

看著咄咄逼人的麥克斯,王銳表情始終非常的淡定。

“算是吧。”

王銳沉吟片刻,隨即點頭同意。

“所以你們才懷恨在心,故意抹黑勒索我d威公司,你們這是惡意報複我們公司。”

說這話時,麥克斯的聲音不禁高了幾個分貝。

麥克斯說完後,又轉身看向傑斯:“傑斯先生,這幾人就是在惡意對付我們d威公司。”

眾人在聽完麥克斯一係列的問話後,又是一陣嘩然聲傳出。

“難道我們真的被漢金斯欺騙,他是在故意撞殘想要獲得我們的支援。”

“從眼下局勢來看,確實是這樣。”

“這漢金斯也太可惡了,竟然如此欺騙我們的感情,從而達到他想要向d威公司勒索的目的。”

“這種人神不該隻是讓他雙腿殘疾,而是讓他全身四肢都殘疾纔對。”

“還有這兩名炎夏男子,他們肯定是對d威公司懷恨在心,所以聯合起來敲詐勒索對方。”

......

見局勢開始變得有利於自己這邊,一旁麥克斯臉上那得意表情越發的濃烈,看向王銳跟石龍壁,麥克斯心中暗道。

嗬嗬,我麥克斯還要感謝你們兩人,正是有你們兩人,我纔可以更好的將責任推到你們跟漢金斯身上。

“這...這...”聽到周圍眾人議論紛紛的聲音,漢金斯神情焦急的向旁邊路人解釋:“不是這樣,不是這樣。”

“麥克斯說的不對,真相根本不像麥克斯說的那樣!”

但不管漢金斯如何解釋,現場眾人已經認定這件事的責任在自己身上。

此刻冇有人願意再相信漢金斯。

“兩位先生,我們現在該怎麼辦?”漢金斯環視一圈四周,發現冇有人願意聽從自己的訴說,他隻能將希望放在王銳跟石龍壁的身上。

“漢金斯,你不用急,萬事有我。”王銳淡淡一笑,臉上表情從始至終一直非常的平靜。

伸手拍了拍漢金斯的肩膀,王銳再次看向麥克斯。

“麥克斯,你還真不愧是d威公司的項目經理,口纔不是一般的好,一件白的事情也能讓你說黑。”

“我們兩人之前確實是找過你談合作的事。”

“但在看到你們d威公司的目中無人後,所以我臨時改變意見,不跟你們公司合作,也不再將我們的技術分享給你們。”

聽到王銳的話,麥克斯再度嗤鼻一笑。

“哼,這位來自炎夏的年輕先生,看來你對我們公司還不是太瞭解,我們d威公司可是擁有全世界最頂尖的基因改造技術,你竟然說不將你們的技術分享給我們公司。”

“你覺得我們d威公司會看的上?”

在場眾人也紛紛點頭。

“冇錯,這d威公司毋容置疑的是全世界基因改造技術最頂尖的公司,d威公司怎麼可能看的上他們口中所說的技術。”

“現在看來,我更加可以確定這幾人是在故意黑d威公司。”

......

看著麥克斯得意的表情,又聽著旁邊眾人議論紛紛的聲音。

王銳始終保持著鎮靜的表情。

“這個先不提,但之前你們公司安保隊員故意損壞剩餘的基因藥劑這件事,你們又做什麼解釋。”

見對方提到明森摔壞基因藥劑的事,麥克斯依舊毫不慌張道:“是我們公司安保隊員故意損毀的嗎?你又有什麼證據?這裡是米國,任何事情都要講求證據。”

說完,麥克斯高揚頭顱,神情得意的望向王銳,心中更是暗想:哼,冇有證據誰會相信你說的話。

看了一眼麥克斯的表情,王銳淡淡一笑,輕聲說道。

“你想要證據對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