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千一百三十四章淨天梵音

聽完龐德龍的說辭,王銳眼神微微一眯,心中越發肯定了之前的猜想。

這件事也許是蒼龍幫會靜心謀劃的一場陰謀。

看著侃侃而談的龐德龍,王銳眉毛一揚,開口說道:“既然龐幫主害怕得罪人,那這個罪人還是由我來當吧。”

說話間,王銳不再理會對方,而是一個閃身來到圓形祭壇的上空。

看著下方越演越烈的戰況,王銳目光微凝,心中已有對策。

另一邊,龐德龍見王銳直接無視自己,來到圓形祭壇上空,嘴角不禁閃過一絲冷笑:“哼,小子,現在他們可是都殺紅了眼,你以為你可以勸住他們。”

正當龐德龍一臉鄙夷的望向半空中的王銳時。

王銳卻突然雙手合適,體內真氣湧動間,一道金色的佛像出現在王銳周身。

不同於彌勒金身的佛像,這尊金色佛像是站立在半空中。

佛像低眉目垂的望著下方,彷彿一尊憐憫世人的佛祖一般。

隨著金身佛像出現,金身佛像內的王銳兩個腮突然鼓起,過了片響,王銳突然開口-淨天梵音。

隨著王銳嘴唇微啟,一個個金色音符從王銳嘴裡迸發出來。

金色音符越來越多,冇一會兒的功夫就彙集在一起,化作一條長長的金色光幕。

隨著王銳不斷念動咒語,金色光幕開始朝下方大戰的眾人飄了過去。

伴隨著金色光幕,一道道彷彿能夠洗滌人靈魂的梵音,也不斷縈繞在金色光幕上。

在金色光幕環繞大戰眾人一圈後,原本還瘋狂殺戮的散修們,突然目光中多出一絲清明。

恢複清明的修行者,看著眼前這一幕,臉上表情先是震驚,隨後彷彿想到些什麼,連忙朝著四周大聲喊叫道:“都住手!都給我住手!”

隨著金色光幕的幫助,越來越多的修行者漸漸恢複了理智。

在大部分修行者喊停之後,原本還正在打傷打死的眾人,此刻都各自回到祭壇下方,看著剛纔自己所參與的一切,眾人神情中都閃過詫異跟不解。

“剛纔到底發生了什麼,我心中彷彿有一股不可遏製的殺意一般,就是單純的想要殺死在場所有人。”

“冇錯,我也有這種感覺,我修行幾十年,自認心態還算不錯,即便這六件法寶很可能是上古法寶,但我也不至於為了他打傷打死,這裡真是詭異。”

“這還要多謝這位年輕人,是他用一種清心法咒幫助我們,不然我們說不定早已經陷入無邊的殺戮意誌中。”

......

這一百多名修行者此刻都受了不同程度的傷,但好在冇有發生死亡。

在他們的交流中,他們知道自己剛纔被一股無形的意誌力影響,也正是因為王銳,他們才從那股無形的殺戮意誌中解脫出來。

得知是王銳救了他們,眾人連忙拱手向王銳道歉:“謝謝你這位先生,如果不是你,我們說不定早就沉淪在這股殺戮意誌中了。”

見眾人朝自己道謝,王銳表情依舊淡然,隨意的在空中擺了擺手:“大家不用這樣客氣。”

看著舉止謙虛的王銳,眾人內心越發的感激對方。

“這位先生,這股意誌到底是什麼,為什麼我們這麼多人都著了它的道?”這時,還有些疑惑未定的散修開口詢問王銳。

聽到這話,眾人再次將目光彙聚到王銳身上。

對於這股無形的殺戮意誌,大家也非常的好奇。

見大家將目光注意到自己這邊,王銳緩緩解釋道:“這股殺戮意誌應該是來自這圓形祭壇內的這灘鮮血。”

“你們看你們戰鬥所流的鮮血。”

說著,王銳伸手指向地麵上因戰鬥所灑落的鮮血。

順著王銳手指方向,眾人朝地上鮮血看去。

這不看還好,這一看眾人表情再次一驚,隻見他們之前戰鬥所流的鮮血,竟然有意識的朝圓形祭壇內緩慢流淌過去。

因為這些鮮血緩慢的緣故,大家一時間冇有察覺,在得到王銳的提醒後,眾人這才發現了這一異狀。

而且,隨著這些血液的湧入,圓形祭壇內的那灘鮮血變得越發活躍起來,更是濃烈的血腥氣從裡麵散發出來。

顯然這圓形祭壇正在吸收他們所流的鮮血。

看到這一幕,眾人心中都有了各自的猜測。

“先生,你是說這圓形祭壇釋放一股讓我們互相廝殺的意誌,然後再吸收我們體內的鮮血,以壯大它自身?”

“應該是這樣。”

王銳神情認真的點了點頭。

聽到王銳的話,眾人不禁倒吸一口涼氣。

這圓形祭壇到底是什麼鬼東西,竟然擁有自主意識,並設計陷阱吸收他們體內的鮮血。

在確定這圓形祭壇的詭異之後,大家對此還是存有些疑惑。

“先生,既然這祭壇能夠釋放殺戮意識,那為什麼蒼龍幫會的成員卻冇有事?”此時,已經有有心人發現了這件事的蹊蹺。

見有人提起,眾人也都紛紛看向蒼龍幫會等人。

這圓形祭壇能夠釋放無形意誌影響大家,但偏偏蒼龍幫會卻安讓無恙。

而且這件事又是蒼龍幫會主動招募他們前來,如果說蒼龍幫會對此事不知,那這事也太過巧合。

這些散修,都是憑藉自己修煉到如今地步,每一個人的智慧都異於常人。

他們立刻察覺出蒼龍幫會與這件事的關聯。

這件事很有可能是蒼龍幫會幫助龐德龍的一個陰謀。

見眾人此刻將懷疑放倒蒼龍幫會上麵後,王銳點了點頭:“這件事確實要問一問龐幫主。”

“要知道剛纔我請龐幫主出麵為大家調停,但龐幫主不但不聽,還坐山觀虎鬥。”

“要知道大家可都是龐幫主招募來,幫他對付冥宗成員的幫手,雖然我們是拿錢辦事。”

“但每損傷一個人對蒼龍幫會也絕冇有好處,而龐幫主對此事卻不管不顧,這就有些耐人尋味了。”

此時此刻,王銳心中已經確認龐德龍絕對知曉此事。

此刻他故意‘添油加醋’,為的就是讓眾人知道龐德龍對此事是不懷好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