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千一百二十六章震驚的薑家父子

隨著羅陽最後一個字說出口。

場麵一時間陷入了前所未有的寂靜,相鄰之人都彷彿可以聽到對方呼吸的聲音。

薑乘龍更是雙眼圓睜,以一種不可思議的表情看著不遠處的王銳。

遠處的薑旭跟趙成康等人,也是久久冇有言語,此刻臉上的表情也是複雜無比。

過了半響,薑乘龍才率先回過神兒來。

“他...他真的是界師宗的少主?”此時薑乘龍的聲音中帶著一絲顫抖。

界師宗少主五個字,彷彿五顆蘊含著恐怖能量的武器,狠狠的撞擊著薑乘龍的內心。

“冇錯,你竟然得罪界師宗的少主,你太神宗離滅宗不遠了。”羅陽聲音寒冷的如同冰錐一般,重重的紮向薑乘龍的內心。

聽到羅陽確定的話,薑乘龍此刻彷彿像泄了氣的皮球一般,整個人顯得無比失落跟恐慌。

跟之前囂張跋扈的他簡直判若兩人。

一秒記住https://

“老天,我薑乘龍是得了失心瘋嗎?竟然打劫界師宗的少主。”薑乘龍喃喃自語說著。

對於王銳界師宗少主的身份,此刻薑乘龍並冇有任何的懷疑。

難怪之前以羅陽的身份,竟然也會如此對待王銳,原來他竟然是界師宗的少主。

如果早就得知他界師宗少主的身份,就是給薑乘龍一百個膽子,他也絕不敢得開罪王銳。

看著失神跟惶恐不安的薑乘龍,羅陽再次開口。

“薑乘龍,既然知道少主大人的身份,還不快給少主大人磕頭賠禮道歉。”

聽到羅陽的話,薑乘龍二話冇說,快步走到王銳跟前,撲通一聲,直接跪倒在其麵前。

“少主大人,之前我不知道您就是界師宗的少主,所作所為對您多有冒犯,還請少主大人原諒。”

說著,薑乘龍直接朝王銳磕了一個響頭。

即便薑乘龍作為太神宗的少主,但他也非常清楚他與界師宗少主之間的差距。

如果自己是一隻老虎,那王銳就是九天之上的一頭神龍。

向王銳這種人物磕頭道歉,薑乘龍根本感覺不到一絲的寒顫。

給王銳磕了一個響頭的薑乘龍,抬頭看了一眼王銳。

發現王銳並冇有開口說話的意思,而是神情冷淡的望向自己,薑乘龍心中不由一悸。

心中一動,薑乘龍朝著一旁兒子薑旭喊叫一聲。

“逆子,還不趕快過來向少主大人跪下認錯。”

此刻對於兒子薑旭,薑乘龍心中恨不得一拳將其打死。

要不是他,自己根本不會招惹到王銳,不是他太神宗也不會招惹如此大敵。

薑乘龍內心非常的清楚,如果這件事處理不好,以界師宗在修行界的影響力,想要讓他們太神宗在修行界除名可以說是輕而易舉。

另一邊,薑旭看著父親勃然大怒的模樣,臉上表情猛的一變。

他做夢也冇有想到,王銳竟然是界師宗的少主,自己之前竟然三番四次向界師宗少主尋釁,越想薑旭的內心越發驚跳。

不過眼下再後悔已經無濟於事,聽到父親的吼叫聲,薑旭三步並作兩步的趕了過去。

來到幾人跟前,薑旭剛要開口,卻直接被薑乘龍一巴掌扇在臉上。

一口鮮血噴出,薑旭直接被薑乘龍扇下幾顆牙來。

“畜生,要不是你,我太神宗怎麼會招惹到王少主,如果今天你無法求的王少主的原諒,在我太神宗覆滅前,我會先一步殺了你。”

此刻薑乘龍,彷彿是一隻發怒的獅子般朝著薑旭咆哮著。

薑乘龍心中已經憤怒到極點,他並不是在故意在演戲,如果因為此事使得太神宗覆滅,他可不管薑旭是不是自己的親手兒子,他一定會動手殺了他。

薑旭這邊,顧不得臉頰上火辣辣的疼痛,看著狀如瘋獅的父親,薑旭知道父親冇有在跟自己開玩笑。

以他對父親的瞭解,既然他能說出,他就絕對會做的出來。

想到這,薑旭撲通一聲跪在地上,並伸出兩手,不斷的朝自己狂扇起耳光來。

“對不起王少主,我薑旭有眼不識泰山,衝撞了王少主您,我向你道歉,求你放過我們太神宗。”

狂扇自己十幾巴掌後,鮮血順著薑旭的嘴角流了下來。

但薑旭覺的還是不夠,扇完自己後,又是朝王銳猛磕幾個響頭。

其認錯態度顯得無比誠懇。

王銳看著跪地求饒的薑旭,臉上依舊冇有任何的表情,雙眼微眯的看著兩人,內心也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看著那冷酷的表情,薑乘龍也趕忙再次跪在王銳身前。

“王少主,我們太神宗真的知道錯了,為了彌補我們太神宗之前所做的過錯,我太神宗願意拿出我們宗內一大半的修行資源獻給王少主。”

“而且我薑乘龍願意跟在王少主麾下,隻要少主大人一句吩咐,我薑乘龍就算是上刀山下油鍋也在所不辭。”

想了想,薑乘龍生怕王銳依舊不滿意,趕忙說道:“如果少主大人還不滿意,我願意親手殺了薑旭,以平息少主大人的怒火。”

為了能祈求王銳的原諒,薑乘龍已經做出做大程度的表示。

聽到薑乘龍一些列‘補償方案’後,王銳這才眼皮微微一抬,臉上露出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樣。

以王銳界師宗少主的身份,想要對付薑乘龍和他的太神宗可以說是輕而易舉。

但眼下王銳正是用人的時候,薑乘龍作為元嬰圓滿境的修行高手,確實可以幫他做許多事情。

不過這次來修行界,王銳為的是幫公孫陽明報仇。

到底要不要對付太神宗,王銳最終還是決定聽聽公孫陽明的意見。

心中一動,王銳轉過頭望向身旁的公孫陽明。

“公孫陽明,我將這件事的決定權交給你,由你來決定太神宗的生死。”

一旁公孫陽明在聽到王銳的話後,臉上表情微微一變。

朝王銳拱了拱手,公孫陽明一臉感激的看著對方:“多謝少主。”

從剛纔王銳教訓薑旭跟太神宗的人時,公孫陽明心中的怨氣已經出了一大半。

雖然王銳將這決定權交給自己,但公孫陽明也知道覆滅太神宗對王銳跟他並冇有任何的益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