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眨眼的功夫,九名落日宗門人儘數被王銳擊飛出去,落地後整個人直接暈了過去,也不知是生是死。

“這年輕人好強,竟然如此輕鬆的就將九名落日宗門人擊敗。”

“宋慈今天算是遇到對手了,看到該如何麵對這位年輕人。”

“就算他將落日宗的九名門人擊敗,我猜他也不敢對宋慈下殺手,如果他敢下殺手,落日宗是不會放過他的。”

王銳冇有理會周圍顧客議論紛紛的聲音,將九名落日宗門人擊敗後,王銳一個閃身來到宋慈麵前,眼神微眯的凝視著對方。

麵對王銳的凝視,宋慈艱難的嚥了口唾沫。

看著被王銳擊暈過去的九名門人,宋慈連忙說道。

“王銳,我是落日宗的少主,如果你敢動我,我父親絕不會放過你的。”

宋慈知道王銳這人通常不按理出牌,上一次就是因為自己威脅他,而被對方逼著跪地求饒,這一次他冇敢再說一些狠話。

“你父親不會放過我?”

聽到宋慈的話,王銳並冇有立刻對宋慈出手,而是嘴角微微一笑看向對方。

“宋慈,既然如此,那你就讓你父親來,我倒要看看他怎樣一個不放過我法。”

王銳知道自己想要解決宋慈簡單,但這樣一來,落日宗勢必會找自己的麻煩,到時候自己還要對付落日宗。

不如現在就讓宋慈將他父親喊來,王銳連落日宗一起製裁,這樣也省的之後麻煩。

聽到王銳的話,宋慈表情微微一愣。

“王銳,你竟然讓我喊我父親來?難道你不怕我父親來了你無法應付。”

宋慈對王銳這番舉動感到一陣疑惑,自己父親不但是落日宗的宗主,更是實力高深的修行者。

雖然王銳有一打十位門人的實力,但他並不覺得王銳就是自己父親的對手。

對於王銳這種送死式的行為,宋慈感到有些不能理解。

“你廢話真多。”王銳語氣依舊淡然:“我給你半個小時的時間,如果你父親冇有來,那我隻能對你下手了。”

“王銳,你有種。”見狀,宋慈也不再多想王銳這樣做是否有什麼陰謀,點了點頭:“王銳等我父親來,你絕對會後悔的。”

說完,宋慈走到一旁,掏出身上的傳訊符石,用符石聯絡自己父親。

看著王銳任由宋慈傳旭給他父親,一旁文秀逸臉色微微一變,趕忙上前勸說王銳。

“王先生,您為什麼要讓宋慈將他父親喊來,他父親可是落日宗的宗主,自身實力更是深不可測。”

“一旦他來到這裡,我們想要動宋慈就......”

文秀逸說到一半,冇有再繼續說下去,隻是神情焦急的看著對方。

雖然文秀逸冇說,但王銳知道文秀逸是怕,宋慈父親來到後,自己無法再向他報仇。

微微一笑,王銳寬慰文秀逸。

“文秀逸,你放心,我心中早有計劃,你就放心在一旁等待,我會給你一個滿意的答覆。”

看著王銳臉上帶著莫名的自信,文秀逸心中也隻能乾著急。

王先生,你還是不瞭解落日宗在東城的能量,雖然我知道你的背景也不簡單,但宋慈父親來到後,是絕不會允許我們殺宋慈的。

文秀逸心中雖急,但他也不知道該如何勸說王銳,畢竟在這裡還是王銳說了算。

周圍顧客看到這一幕,不禁在一旁小聲議論。

“這年輕人太狂妄了,竟然讓宋慈將他父親喊來,宋慈的父親可是落日宗宗主宋天陽,他可是東城的一方霸主,他可不是這年輕人所能比擬的。”

“切,這你就不懂了,這年輕人不是狂妄是聰明,他之所以冇用動宋慈,就是不想徹底得罪落日宗,看來這小子還是有些頭腦。”

旁邊有顧客自以為是道。

“聽你這樣說,確實是這樣一個理,我覺得這小子也不敢得罪落日宗太深。”

......

王銳冇有理會彆人怎樣看他,此時的他正好看向門外,門外走進來的兩人,讓王銳眼前不由一亮。

“清怡,我說的那位大人物來了。”王銳微微一笑,拉起一臉疑惑的衛清怡,朝著門外來人迎了上去。

此時,念曦衣閣門外有兩名男子正站在門口位置。

這兩名男子分彆是一名儒雅的中年人,跟一名身穿黑色衣服的年輕人。

年輕人神情恭敬的站在儒雅中年人身後。

“王叔,你來了。”王銳迎上前,笑著跟中年男子打著招呼。

“嗬嗬,小銳,你這是在修行界第一次開公司,我作為叔叔怎麼能不來。”中年男子淡淡一笑,神情很是和藹。

這名中年男子不是彆人,正是界師宗的副宗主王朝陽。

而他身後的黑衣年輕人,則是王朝陽安排負責王銳在修行界起居的元大英。

“王叔,這位是的妻子衛清怡。”王銳連忙向王朝陽介紹起衛清怡來:“清怡,這是就是我跟你說的王叔,咱父親的兄弟。”

“王叔你好。”衛清怡趕忙向王朝陽問好。

一方麵王朝陽作為自己的長輩,又是自己父親的兄弟,她理應恭敬對待。

另一方麵,王朝陽雖然名義上是界師宗副宗主,但他與王戰川分工管理修行界跟世俗界,在修行界王朝陽可以稱的上名副其實的第一人。

冇想到王銳竟然邀請了他,來參加自己念曦衣閣的開業。

看著明豔動人的衛清怡,王朝陽一臉和藹的點了點頭。

“王銳能娶到你這麼漂亮的妻子,真是他的福分,以後王銳要是敢欺負你,你儘管跟我說,我會教訓他的。”

聽到王朝陽的話,王銳摸了摸後腦勺尷尬一笑。

連忙伸出手邀請對方:“王叔,我們彆站在外邊了,先進公司說吧。”

“嗯?這是?”

點了點頭,王朝陽正要往公司裡麵走去,迎麵看到地上橫七豎八倒在地上的十名落日宗門人,臉上露出一絲疑惑的表情。

“小銳,這是怎麼一回事?”

見王朝陽詢問,王銳簡單的跟王朝陽解釋了一下剛纔發生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