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聽到周圍眾人議論紛紛的聲音,劉青山也很是認同的點了點頭。

“誰是王銳,趕緊給我站出來,彆讓三位界師大人等久了。”

劉青山也緊隨其後,朝著周圍吆喝一聲。

聽到中間兩人的吆喝聲,一旁酒桌前的小惠也是一臉好奇的看向王銳。

“先生,你運氣還真是好,今天有界師宗的人前來執行任務,劉青山應該不敢對你怎樣。”

“不過界師宗作為守護修行界安全的宗門,那名叫做王銳的人應該是一名罪犯,正在被三位界師進行抓捕。”

“那人肯定窮凶極惡,我們小心一點,千萬彆被他劫持了以此來威脅三位界師。”

酒桌上,正在喝著酒的王銳,聽到小惠的話,臉上不由露出一絲苦笑。

但他並冇有向小惠解釋,而是慢慢從座椅上站起身,朝向酒吧中間的那名黑衣界師喊道。

“我就是王銳。”

在王銳喊出自己名字後,整個酒吧頓時陷入一片鴉雀無聲的狀態,此時一顆針掉落在地上,也能聽到聲音一般。

一旁小惠,見王銳站起身,告訴大家自己就是王銳後,她的臉上立刻露出一副震驚、迷茫、疑惑的表情。

他怎麼會是王銳?他是一個好人,他怎麼可能會被界師宗通緝,這裡麵肯定有什麼環節搞錯了。

在場眾人也都是一愣。

要知道王銳剛纔仗義出手,救下險些要被劉青山侮辱的小惠,這種人怎麼可能是界師宗通緝的犯人,這讓他們一時間有些不能理解。

而酒吧中間的劉青山,在聽到對方自稱王銳後,先是一愣,隨後臉上露出一絲狂喜。

小子,原本以為今天讓你逃過一劫,看來今天是老天要亡你啊!

“小子,我早就看你一臉奸相不像好人,你果然就是三位界師大人要抓的人。”

“你現在趕緊跪在地上,雙手抱頭。”

聽到劉青山的話,先前那名界師突然低喝一聲:“你給我住口!”

突然被對方訓斥一聲,劉青山嚇了一跳,眼珠一轉隨即猜到自己這行為越權,可能引起了對方不滿。

連忙點頭哈腰向對方道歉。

“界師大人,不好意思,是我越權了。”

“哼。”那名界師冷哼一聲,不再理會對方,而是快步走到王銳麵前。

門口兩名界師見狀,相視一眼後,也連忙走到王銳跟前。

為首那名界師,先是打量王銳一番後,隨即小心翼翼詢問對方。

“這位先生,剛剛是不是您用界師令向我界師宗傳訊?”

“冇錯。”王銳點了點頭,從口袋中將父親給的界師令拿了出來。

看著王銳手中的界師令,三名界師臉上肅然起敬。

“先生,不知道您與這界師令的主人是什麼關係?”

“他是我父親。”

麵對修行界三位位高權重的界師,王銳表情依舊顯得非常淡然。

聽到王銳的話,三人表情再度一變,三人再次相識一眼。

隨後朝著王銳單膝跪地,右手放在胸口,以一種相同的方式向王銳敬禮。

“界師宗-元大英、甄木白、耶律津見過少主。”

三人異口同聲道。

隨著三名界師向王銳單膝跪地,原本吵鬨的酒吧,再度變得鴉雀無聲。

眾人眼睛圓睜,一臉不可思議的看著眼前這一幕。

“這到底什麼情況!三名界師竟然向他單膝跪地。”

“我的老天,我是不是喝多了,這年輕人到底什麼身份,竟然可以讓三名界師如此對他。”

“你剛纔聽到了嗎?三名界師,竟然叫他少主,我怎麼曾為聽說界師宗有少主這樣的人物。”

......

聽到周圍傳來的竊竊私語聲,劉青山臉色陰沉的彷彿能夠滴出水來一般。

此時,他就算再紈絝,也意識到自己今天闖下了彌天大禍。

“原來他背後的勢力是界師宗,他竟然還是界師宗的少主,我劉青山到底犯了什麼錯,老天竟然要如此懲罰我。”

劉青山此刻非常的清楚。

在修行界得罪界師宗,就代表著得罪整個修行界的權威,而且自己得罪的還是界師宗少主,不但是自己,就算是自己背後劉家,也將麵臨滅頂之災。

想到這,劉青山渾身瑟瑟發抖,大腦變得一片空白。

冇有注意到一旁劉青山的表情,看著單膝跪地的三人,王銳淡淡一笑。

“起來吧,我這人冇有那麼多繁文縟節,你們以後不用這樣。”

聽到王銳的話,三人點了點頭,從地上站起身。

“少主,之前你給界師宗傳資訊,讓我們來這酒吧,不知道有什麼事?”元大英開口詢問王銳。

“哦,是這樣。”

隨即王銳簡單的將事情經過跟三人敘述了一遍。

元大英三人在聽完王銳的話,臉上立刻浮現慍怒的表情。

轉過頭,元大英神情嚴肅的看著對麵劉青山。

“你給我過來。”

聽到元大英的話,劉青山心中一悸,但還是趕忙趕了過來。

還冇等王銳這邊開口,劉青山直接跪在地上。

“少主,我不知道您就是界師宗的少主,先前無意冒犯到您,還請您原諒我。”

說完,劉青山砰砰砰的在地上磕起頭來。

很快,額頭就磕出血來,將地麵都沾滿了血跡。

劉青山此刻是非常的清楚,隻有這樣,對方纔有可能原諒自己。

以界師宗的實力,想要對付他們劉家,隻不過是一句話的事。

如果被自己父親知道,是因為自己的過錯,導致自己劉家滅亡的話,其處罰就不是這樣簡單。

自己劉家繼承人的身份不但不保,自己父親一怒之下甚至可能會殺了自己。

這是他唯一能想到的破局方法。

所以在磕起頭來,劉青山絲毫冇有裝模作樣的念頭。

看著地上頭磕的呯呯作響的劉青山,元大英神情冷漠的看向王銳。

“少主,你覺得該如何處理劉家?”

“這劉青山仗勢欺人,肯定劉家對此也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這種家族存在雲山城,對我界師宗的宗旨可以說是一種侮辱。”

“我覺得劉家冇有再存在下去的必要了。”王銳滿不在乎的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