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見小惠替劉青山擋住自己的攻擊,王銳不禁眉頭一皺。

“你這是什麼意思,我這可是在幫你。”

王銳表情有些不悅,自己這次出手,完全是為了替她解難,但關鍵時刻,她卻將自己攔下,這讓王銳顯得有些疑惑。

見王銳表情變得不高興,小惠趕忙向對方解釋。

“這位先生,你彆誤會,我並不是在維護劉青山。”

“我這樣做,是為了你好。”

“為了我好?”聽到小惠的話,王銳表情再次一愣。

“先生,劉青山是西城劉家的大少爺,如果他真要有個好歹,西城劉家絕對不會放過你的。”再說這話時,小惠臉上表情很是無奈:“雖然先生你是一名修行者,但劉家也雇傭了許多修行者維護劉家的權益。”

“劉青山一旦出事,你接下來將會麵對劉家修行高手無休止的追殺。”

小惠雖然恨極了劉風雷,但她也非常清楚,王銳要是敢殺他的話,接下來的日子,王銳隻能是流落天涯。

作為這酒吧中唯一願意替自己出手的人,小惠不願看到事情發展到這一步。

“原來是這樣,是我錯怪你了。”王銳淡笑著點了點頭,明白之前是誤會了對方。

小惠身後,劉青山見王銳的殺招被小惠攔下,這才暗自鬆了口氣。

看著自己被嚇尿褲子,劉青山的臉色變得越發難看。

可惡,我竟然被嚇尿褲子,我劉青山以後還如何在這雲上城立足,甚至我劉家一些不支援我擔任下一任家主的人,很有可能會在這件事上做文章,我必須想辦法將這場場子找回來。

見小惠攔在自己與對方中間,有她在此,應該會攔下這個突然出現的愣頭青。

心中一動,劉青山冷哼一聲。

“現在你知道我西城劉家的實力了吧。”

“小子,你今天得罪了本少,你必須要向本少道歉。”

“如果你執意不道歉,那就是看不起我西城劉家,那你接下來的日子,將會受到我劉家無休止的追殺。”

“你自己看著辦。”

說完,劉青山將雙臂抱在胸前,一副你不道歉,這件事決不罷休的態度。

此刻,劉青山也知道想讓王銳下跪有些不現實,眼下他決定先讓自己下的了台,等回到劉家,他再召集修行高手,對這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進行圍殺。

兩人中間的小惠聽道劉青山的話後,先是看了王銳一眼。

隨後轉過頭看向劉青山。

“劉少,我替這位先生向您道歉,這件事就此揭過怎麼樣?”

“哼,你算什麼東西,有什麼資格替他向本少道歉。”劉青山冷哼一聲,心中暗罵對方。

要不是你這臭婊子,今天本少也不會在這大庭廣眾之下出醜,等這件事情結束,本少爺要好好的狂虐你一番,不然你還以為本少好欺負。

見對方直接無視自己,小惠臉色一變,但她也是本著息事寧人的想法。

轉過頭,小惠看向王銳。

“這位先生,我勸你還是向劉少道個歉,道個歉不丟人,畢竟對方可是西城劉家的大少爺,如果西城劉家真的插手此事,這件事在想要解決就有些麻煩了。”

這小惠也是涉世未深,她天真的認為,王銳隻要道歉,劉青山就會放過自己,她還是太低估劉青山這種小人的心了。

麵對小惠的勸說,王銳表情卻依舊平淡。

“你覺得我道歉,這劉青山就會放過我,你還是太年輕了。”王銳搖了搖頭:“而且西城劉家真的有那麼恐怖,我在雲上城也認識一個勢力,不知道我所說的那個勢力跟西城劉家比起來,誰強誰弱。”

此時,王銳腦海中浮現出界師宗三個字。

界師宗作為整個修行界的監管勢力,如果劉青山知道自己背後是界仙宗的話,他又會表現出如何的嘴臉。

聽到王銳的話,還冇等小惠說話,一旁劉青山再次不屑的看向對方。

“我西城劉家,在雲山城雖然不是最強,但即便是幾個大家族麵對我西城劉家,也不敢輕易得罪,你口中所說的那些小勢力,又如何跟我西城劉家比,我看你是自找冇趣。”

劉青山雖然平時囂張跋扈,但他對雲上城的整個大家族的族人及手下都非常的瞭解。

對那些比自己西城劉家還要強的家族公子哥,劉青山一般都會討好對方。

對於王銳這個生麵孔,劉青山認為他隻不過是來自一個小勢力的族人,他壓根就冇有想到王銳的背後是界師宗。

聽到劉青山的話,王銳淡淡一笑。

“既然你說我背後是小勢力,那我就讓他們來一趟,看一看你在麵對他們的時候,是否還敢說這些話。”

王銳想了想,決定還是將界師宗的人喊來處理此事。

“隨便,人你隨便叫,本少我皺一下眉頭,我就跟你姓。”劉青山雙手一攤,做出一副無所謂的模樣。

“好。”王銳此刻也不想跟對方多囉嗦,而是從口袋將界師令我在手中,準備讓界師宗的人來處理此事。

在來時的路上,王戰川叮囑過兒子。

這界師令不但是進入修行界的鑰匙,更是聯絡界師宗的傳訊令牌。

而且界師宗乃是王家曆代前輩所建,王銳完全有權利指使界師宗的人前來。

將資訊傳出後,王銳重新坐回到自己的座位,端起桌上的杜康靈酒,再次放在嘴邊輕呷一口。

臉上露出一副陶醉的表情,彷彿剛纔發生的事情與自己絲毫冇有關係一般。

見王銳神情輕鬆,劉青山冷哼一聲,嘴裡嘀咕一聲。

“裝,你就給我裝,我倒要看看你背後是什麼勢力,竟然敢與我西城劉家為敵。”

在劉青山看來,王銳此舉是故作輕鬆。

他壓根就不相信,王銳背後的實力可以與自家抗衡。

而另一邊,小惠見王銳重新坐回自己的座位,自顧的喝起酒來,臉上也露出一絲焦急。

“先生,你應該不是本地人吧,這西城劉家勢力在雲上城非常恐怖,你還是給劉青山道個歉,這件事就此揭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