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小說閱讀

[

]

門內傳來拉扯糾纏的聲音,還有腳步聲……

夜輝粗暴的將賀文哲往外拖。

賀文哲還在卑微的祈求:“夜總,求求您放過我,隻要您願意給我一條生路,我會是您最忠誠的狗……”

腳步聲越來越近,風千雪慌忙逃離,這時,阿雲迎麵走來:“千雪,你怎麼跑到這裡來了?”

風千雪來不及回答,拉著阿雲就要走。

可總裁辦公室的門已經打開了。

“你們怎麼會在這裡?”夜輝驚訝的聲音從身後傳來。

風千雪回頭一看,賀文哲跪在地上,被夜輝拽著衣領,身上穿著門衛的衣服,頭髮淩亂,樣子十分狼狽。

“風千雪!!!”賀文哲咬牙切齒的瞪著她,“你把我害成這樣,還來看我笑話???”

“賀經理?”阿雲看到賀文哲,先是一臉震驚,隨即向夜輝詢問,“輝總,您這是乾什麼?為什麼要這樣對賀經理?”

“不關你們的事,讓開!”

夜輝不想多說,拖著賀文哲就要走。

“風千雪,我殺了你——”

賀文哲突然掙脫夜輝,掏出一隻匕首,像野狗一樣撲向風千雪。

風千雪下意識的躲閃,可身後一隻手猛地推了她一下。

她跌倒在地,一下子被賀文哲摁住,匕首狠狠刺入她的肩膀……

“啊——”風千雪大聲慘叫,鮮血洶湧而流。

夜輝上前想要製服賀文哲,賀文哲馬上脅持風千雪威脅他:“不要過來,再靠近一步,我馬上殺了她!”

“賀文

哲,冷靜!”夜輝壓著手,試圖穩定他的情緒,“你本來隻是輕罪,不要再釀成大錯,自毀前程!”

“對對對,賀經理,你冷靜點。”沈雲也跟著勸。

“我有什麼罪?”賀文哲十分激動,“這個女人本來就是人儘可夫,我玩玩怎麼了?”

“更何況我他媽還冇得手,你們就對我一頓毒打,還將我調去做門衛,讓我受儘侮辱。”

“我是想報複她,所以把停車場的物料箱子推倒,可我還冇砸到她,你們又要將我扭送警局。”

“到底為什麼?為什麼要這樣對我?”

“因為你該死!!”

霸氣淩然的聲音突然傳來,強大的氣場頓時壓低了賀文哲的氣焰。

夜震霆走出來,逆光站在門口,如同一個天神!

賀文哲剛纔的囂張已經不複存在,低聲下氣的祈求:“夜總,求求您不要把我交給警察,隻要您放過我,我馬上消失,再也不會出現!”

“夜總,您就答應了吧。”沈雲馬上說,“千雪已經受了這麼重的傷,再這樣下去她會死的。”

夜震霆眯著眼,幽深的盯著風千雪。

風千雪痛得全身發抖,臉色蒼白,卻死死咬著下唇,一聲不吭。

她肩膀上的傷口還在不停的流血,將黑色的保安製服都浸濕了,現在又被賀文哲用刀抵著脖子,原本光潔白皙的脖子被畫出一道血痕……

“嗬嗬,我知道,您之所以這樣對我,是因為對這個女人有意思。”賀文哲

冷笑道,“沒關係,我還冇碰過她,隻要您放過我,她就是您的。”

聽到這句話,風千雪抬頭看著夜震霆,不會吧……

“你有什麼資格跟我談條件?”夜震霆終於開口說話,語氣冷若冰霜,“冇有人能威脅我!”

“。。。。。”

所有人都愣住了,完全冇有想到他會這麼說。

“難道,難道你想讓她去死嗎?”

賀文哲氣急敗壞,手中的刀子再用力,風千雪的脖子立即鮮血直流。

她仰著頭,不管亂動,卻已經感覺到了死亡的氣息……

☆免費小說閱讀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