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那你考慮清楚。”冷帝風已經冇有耐心了,“宴會還冇開始,現在後悔還來得及!”

“呃……”威廉王子急忙解釋,“我不是這個意思。”

“富貴險中求。”冷帝風淡淡的說,“這個世界上,冇有什麼成功是冇有風險的!”

“是,我知道……”

威廉王子的話還冇說完,冷帝風已經放下酒杯,起身離開……

“l。”威廉王子急忙攔住他,“我的確是有些擔憂,正因為我們是同伴,是朋友,我纔會對你直言不諱。

可這並不意味著我會放棄合作,你說得對,任何成功都是有風險的,這些道理我懂,我從未想過要退縮……”

“沒關係。”冷帝風看了看手錶,“你還有一個小時時間考慮。”

說著,他便轉身離開……

威廉王子看著他的背影,神色滿是擔憂。

“l先生的脾氣可真是……”羅賓忍不住感歎,“殿下您隻是說出了自己的顧慮,他怎麼說翻臉就翻臉?”

“閉嘴。”威廉王子嚴厲的嗬斥。

羅賓立即低頭,不敢多言。

“l向來性子孤傲,是我失言了。”威廉王子慚愧不已,“法國路易家族的老公爵一直向他示好,可他卻選擇跟我合作,我應該好好把握這個機會,不該多想。”

“但您說出自己的顧慮也很正常啊。”羅賓心疼他,“你們現在是同一條船上的人,大家都為了共同的利益著想……”

“他脾氣孤傲,不喜歡被人質疑,更不喜歡彆人拿他跟夜震霆比。”威廉王子還在反思,“以後我得多多注意纔是。”

“您也不要太自責,您已經做得夠好了。”

羅賓看著自家主人如此自責反省,不免有些心疼。

“先去準備吧,一個小時之後就要出發了。”

威廉王子叮囑。

“是。”羅賓立即去安排。

“對了……”威廉王子突然叫住他,“找機會,安排小佛跟我一輛車。”

“明白……”

華小佛懶洋洋的躺在沙發上啃蘋果。

小客廳那邊,兩個女傭正在給她收拾行李,醫護凱莉也在檢查藥箱,反覆確認,生怕漏掉了東西。

一個蘋果啃完,東西也都收拾好了,外麵有隨從在提醒,時間差不多了。

華小佛隻得起身,穿上鞋子和外套,跟著她們一起走出去。

穿過長廊,從旋轉樓梯下來,又穿過豪華的大殿,來到城堡門口,一排長長的車隊已經在此等候。

冷帝風帶著冷蕭上了一輛加長版勞斯萊斯,華小佛正要跟著上車,羅賓突然恭敬的說:“華醫生,殿下請您上我們的車。”

“嗯?”華小佛下意識的看向冷帝風。

“我已經請示過l先生了。”羅賓微笑的說,“殿下的腿有些痠痛,想請您幫忙看看。”

華小佛莫名的心裡有些不悅,但還是上了威廉王子的車。

車隊啟動,緩緩開出去。

冷帝風靠在座椅上,用平板電腦審閱檔案。

冷蕭若有所思的說:“奇怪,他們好像對那個華醫生特彆感興趣。”

“嗯?”冷帝風淡淡迴應,“怎麼說?”

“昨晚您昏睡的時候,羅賓一直跟我打聽華醫生的事,後來還請她過去給王子殿下問診……”

“這不是很正常麼?”冷帝風不以為然。

“先生您是真的對這位醫生冇興趣啊。”冷蕭感歎道,“不然,以您的眼力,一定會發現問題……”

“嗯?”冷帝風抬目看著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