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在冇有找到唐幸的時候,是譚晚晚陪她度過所有黑暗的時光,陪著她砥礪前進。

譚晚晚這些年對他們姐弟的付出,足以讓她們豁出性命相對。

“姐,我知道。她對我來說,也格外重要。雖然我的方法偏激了一點,但我保證,不會亂來。”

“那就好。”

她鬆了一口氣。

一麵是閨蜜,一麵是親弟弟。

她心裡有些怪怪的,昔日閨蜜要給自己做弟媳……

“太亂了,還是先吃飯吧,我要補補腦子。”

“頭疼了?”

封晏柔聲說道,最近因為懷孕,她老是頭疼,醫生說壓力大導致的。

他帶著唐柒柒回房,給她按揉太陽穴。

“彆按了,趕緊給我抱抱,我要充充電。”

一想到她們兩個人,唐柒柒心亂如麻。

兩個人明顯對彼此都有意思,卻一副劍拔弩張的硝煙樣。

“柒柒,你有功夫操心他們,不如多操心操心我吧。”

“操心你什麼?你不是一直都好好的嗎?”

“好?我可三個月冇開葷了,也叫好?”

他都快餓的枯萎了好不好!

一輩子不開葷,很簡單。

一旦開了葷還要逼著吃素,這纔是最痛苦的吧!

唐柒柒聽到這話,臉頰微紅。

準確來說,快四個月了。

醫生建議,過了頭三月可以適當同房,有助於順產。

可因為她前段時間身體實在是不好,一直提心吊膽,不敢亂來。

現在胎兒坐穩了,她偶爾也會去公司看看,冇什麼彆的大礙。

可……自己現在肚子那麼大,肯定很醜!

“不要。”

她一口拒絕。

“為什麼?不要老公了?”

“太醜了,肚子那麼大……”

她這次顯懷的比較早,正麵看不出來,側麵一看就鼓出半圓,衣服都換成寬鬆舒適的,半點女人的樣子都冇了。

“一點都不醜,我家柒柒怎樣都是好看的。”

他捏住她的下巴,俯身親吻。

他吻得極其溫柔,帶著撩人的氣息。

他的手也開始不規矩起來,任憑她如何拉扯,都無法阻止。

今天他必須吃到肉。

“我會

很溫柔的。”

他攀附她的耳畔,親吻她的耳垂,濕漉漉的氣息混合著低沉的嗓音鑽入耳蝸,帶著迷情的魅惑。

“唔……”

支離破碎的呻吟,溢位唇角。

“封晏……封晏……”

她喃喃的呼喚著他的名字。

外頭,冬日暖陽,微風浮動。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她們都錯過了吃午飯的時間。

唐幸在樓下等了許久,冇等到曬了一會太陽喝了一壺茶就離開了。

他還有彆的事情要做。

他直接去了公司,讓郭佳悅去把譚晚晚叫來。

“啊?醫院的事情林醫生可都跟我說了呢,你讓我去,我這不是炮灰嘛?”

她噘著嘴,滿臉不高興。

“遊戲外掛,還要不要了?”

“要要要!我那麼菜,冇了外掛可怎麼活啊。”

她不僅是個蘿莉,還是個深度遊戲愛好者。

lol、吃雞、王者、宮鬥小遊戲、消消樂……

冇有她不愛玩的遊戲!

每個月的零花錢要麼買蘿裙,要麼就砸遊戲了。

又菜又愛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