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細看之下能看得出他眉眼溫柔,遠冇有封晏那般深邃。

“我覺得嘴巴也有點呢。”

周姐提醒。

嘴巴更薄一點,以後也不知道會禍害哪家姑娘。

“我真的像媽咪嗎?太好了。”

封景開心壞了。

“好像是有一點。”

她也不置可否的說道。

“都說剛出的嬰兒像父親,可長著長著就會像媽媽多一點。”

“為什麼?”

“求生欲啊,為了證明孩子是父親的啊,所以剛出生像爸爸,慢慢的還是要和媽媽長一樣呢。你希望肚子裡的是男孩還是女孩?”

“女孩吧,我想要個女孩,湊一個好字,兒女雙全。”

她溫柔地摸了摸肚子。

“媽咪,我可以四處轉轉嗎?”封景第一次來集團,還是很好奇。

“可以,不要走遠,不準出集團。”

隻要是在封氏集團,他想怎麼玩都可以。

封景點頭,蹦蹦跳跳的出去了,她和周姐聊了聊孩子的事情。

突然她聽到了外麪人群的驚

呼聲。

她心頭一沉,立刻出去檢視。

封景躺在血泊裡,身後是一堆玻璃碎片,人已經昏迷不醒了。

“這是怎麼回事?”

她顫抖的詢問。

“這玻璃門冇有安裝牢靠,小少爺開門的時候玻璃突然碎了,砸在了腦袋上,當場昏迷。碎片還割到了動脈,一直在流血。”

“打120了嗎?封晏呢?通知封晏!”

她大聲喊著。

“通知了,都通知了……”

就在這時,有人撥開了人群衝了過來。

她直接蹲下身子,將孩子抱在懷裡,麻利的撕掉了衣服扯出一個布條摁住了血管上方,阻止出血量。

她還檢視了一下腦袋上的傷口,好在冇有那麼深。

她麻利的做了一些急救措施,弄得渾身都是血。

很快封晏和120趕到,一起將人送到了醫院。

她們是家屬,一路跟著救護車一起。

孩子立刻推到了手術室,血庫裡ab型血液不夠,還要從彆的醫院調過來。

“孩子割傷了大動脈,等不急彆的地方調

過來,請問直係親屬裡有ab或者是o血型的嗎?”

“他是a型血,我是ab型的,我可以嗎?但我不是直係親屬?”

一般直係親屬可以直接安排輸血,而其餘的需要走一些流程,證明血液可用。

“那需要做一下血型檢查,配血相符纔可以。”

“好,我跟你做檢查。”

“柒柒!”

唐柒柒正準備跟著醫生去做檢查,卻被封晏一把扣住了手腕。

她回頭對上他的視線,眼底全都是擔憂。

畢竟她現在是孕婦,本來她的身體就不是很好,自己還是在休養著,可現在卻要給孩子輸血。

“人命關天,我知道你擔心我,但我冇辦法。他也是我的孩子!放心,我先去做個檢查,看看能不能直接輸入,畢竟我不是直係親屬。”

不是直係親屬,成功率很低。

她自然是希望可以直接輸血的。

“我跟你一起去。”

他最終動搖了,跟著她一起,特地提醒醫生她現在是孕婦。

醫生嚇了一跳:“那你還跑來輸血,開什麼玩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