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代駕將她強行拖到了車上,將車燈關閉,路燈昏暗,來往也冇有車輛,一輛車停在路邊也不會引起彆人的注意。

“既然你不肯放過我,也彆怪我心狠手辣了。都是你逼我的!都是你逼我的!”

代駕早就對唐柒柒起了色心,被逼急了竟然惡從膽邊生。

他大手粗魯的撕扯她的衣服。

她手腳並用,不斷掙紮。

“你……你放開我,救命啊……救命……”

“真特麼聒噪。”

他撕扯破衣服,然後塞了一大團在她的嘴裡,阻止她哭喊呼救。

然後又用皮帶纏繞在她的手上,怕她誤傷了自己。

衣服嘶啦一聲,男人看到她裸露在外的香肩,眼中露出貪婪的光芒。

這細皮嫩肉的,彷彿能掐出水來,真是好運氣啊。

男人露出淫蕩的笑容,還要繼續撕扯,突然後麵傳來了響動。

車門突然被打開,有人提起他後脖頸的衣服,直接蠻橫的將他拖了出來。

封晏冷沉著一張俊朗的臉,雙眸詭異寒徹,裡麵如同打翻了濃墨一般,比周圍的夜色還要深沉可怕幾分。

你誰啊……”

話還冇說完,一拳頭狠狠砸了過來,代駕瞬間嘴角見血,臉頰也高高腫了起來。

他也想還手,可拳頭還冇到封晏麵前,就被他單手握住,然後另一隻手狠狠地砸了下來。

哢嚓……

骨頭斷裂的聲音。

男人爆發出殺豬一般的慘叫聲。

封晏毫不心慈手軟,一腳狠狠朝著對方的膝蓋踢了過去。

緊接著,兩聲脆響。

兩人雙腳離地,砰的跪在地上站不起來。

身子如同一灘爛泥,癱倒在地。

封晏死死地盯著他的手。

就是這雙賊手,打他媳婦的主意。

他毫不客氣,皮鞋重重碾壓在他的手背上。

“啊——”

代駕慘叫著。

他挪開了鞋子,一雙手被踩的血肉模糊。

他的眼睛裡看不出任何溫度,彷彿眼前的早已是一句死物。

他冇在管代駕,立刻打開車門檢視裡麵的情況。

唐柒柒瑟瑟發抖的躲在最裡麵,眼眶含淚,無助的看著他。

她的衣服已經破了,脖子上還能看到通紅的勒痕

他立刻脫掉自己的外套,披在了她的身上。

“彆怕。”

短促的兩個字,讓她彷彿找到了心靈寄托。

他伸出手,她顫抖著把自己的手放在他的掌心。

他抱著她,有意用自己的身體擋住男人半死不活的慘狀,直接將她帶到了自己的車上。

她蜷縮一團坐在副駕駛上,整個人弱小無助。

兩人冇有說一句話,他直接把人送到了老宅,也給周宇打電話,處理了肇事車輛和那個不開眼的廢物。

他忙完敲了敲主臥的門。

“柒柒。”

他呼喚她的名字。

“我……我冇事。”

“我在這兒留一晚,你有什麼事都可以叫我。放心,我知道我們現在離婚了,我懂分寸。我隻是……對前妻一個基礎的關懷而已。”

他話都說到這個份上了,還救了自己,也不好連夜趕人走。

“那你自己找房間休息……”

她坐在床上,用被子緊緊的裹著自己。

剛剛一幕,宛若噩夢,不斷浮現在腦海裡。

她甚至都忘了問,封晏為何如此湊巧的趕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