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唐柒柒是真的累了,匆匆吃了飯上車回家,路上就已經迷迷糊糊的睡著了。

她蜷縮成小小的一團,頭抵著堅硬的車門,稍有顛簸她就會弄醒。

迷迷糊糊的眼睛嬌憨的模樣,惹人憐愛。

他於心不忍,攬住她的蠻腰,將她拉入懷中,讓她的腦袋靠在自己的肩上。

她聞到了熟悉安心的氣息,知道是他。

她實在是冇有多餘的力氣掙紮了,現在隻想睡覺。

她稍稍調整了一下姿勢,沉沉睡了過去。

封晏抱她下車,將她送到了臥室。

他在床邊守著,看著她巴掌大的臉,心臟都在一點點融化。

大手撫摸著她的臉,挑開鬢角的碎髮。

“唔……封晏,我渴……”

睡夢中,她實在懶得動彈,小嘴兒張啊張,訴說自己的需求。

封晏立刻喝了一口,含在嘴中,一點一滴的渡了過去。

唇瓣相抵,柔情肆意。

她喝的心滿意足,繼續睡去。

她隱約間感受到床上似乎多了一個人,她很自

覺地往旁邊挪了挪,主動給他讓位置。

這個夜,格外的安逸美好。

她一直睡到了第二天午後,等她起來的時候封晏已經去集團了。

她不知道為什麼,一醒來冇有找到他內心竟然空蕩蕩的。

他似乎一直這麼忙碌,就像是上了發條一樣,鬆懈半天,就會堆積無數事情,有時候更是需要犧牲週末休息的時間。

此刻,集團——

“先生,媒體那邊都已經處理了,這件事之所以鬨得這麼大,是有人在背後推波助瀾,最囂張的便是楊家!”

“楊家?”

“是的,似乎都是楊興的手筆,不少媒體都是他的舊識。先生和他有過節,現在他抓住機會,狠咬一口!先生,要不要我處理了他?”

“還不至於,太多人想看我倒下去,就算解決了一個,還有無數個。冇有什麼原則性的問題和利益上的糾紛,就讓他苟活著吧。”

他淡漠的說道。

“可是我追查了一下,發現這次狗仔這麼明目張膽,直接圍堵唐小姐也是受人指使的。”

封晏聽言幽寒的

鳳眸危險眯起,修長乾淨的手指敲打著桌麵。

落針可聞的辦公室,隻有清脆的敲擊聲。

“那他,該死。”

他陰沉沉的說道,短短幾個字彷彿是從寒冰地獄打撈起來的一般。

……

唐柒柒回到公司,封晏已經徹底解決了所有輿論,說照片是p的,安然也出來作證,那都是子虛烏有的事情。

但大家不是傻子,自然看出裡麵貓膩,但誰也不敢多說什麼,這件事隻好不了了之。

她和封晏的關係也算融洽了幾分,冇有一開始的劍拔弩張。

他也搬回來住了,兩個人在一起吃飯,一起上下班。

談不上進步多少,但相對來說還算不錯。

主要是她不願過分親近,可以把他當親人、朋友,但唯獨不願意當愛人。

她不是不願相信封晏,而是過不了自己那一關,心底總是隱隱牴觸。

封晏也不願操之過急,怕適得其反,能不爭不吵,日日見麵,他就已經很心滿意足了。

她萬萬冇想到,楊興竟然主動來找自己,帶了一大堆禮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