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人還未到,聲先到,龐大的威壓也緊隨其後。

整個辦公室瞬間降到了冰點,氣氛詭異冷沉。

唐柒柒聽到聲音,立刻拉了拉封景的手,小聲說道:“我們的靠山來了,趕緊抱大腿!”

封景縮了縮腦袋:“我闖禍了,爹地會不會教訓我?”

“有你媽咪呢,媽咪護著你。”

封景聽言鬆了一口氣,在他看來,媽咪纔是最大的靠山最粗的大腿,爹地那麼厲害,看到媽咪還不是軟了脾氣好了態度?

方太感受到了強大的壓迫,麵色微微蒼白。

校長態度立刻變得恭敬起來。

“封先生,您來了。”

封景入內,自然的走到唐柒柒身邊。

就算她再怎麼生氣冷戰,但此刻還是要靠著封晏,懟一懟這個滿嘴屁話的方太太。

她笑眯眯的挽住了封晏的胳膊,她能察覺到他身子一僵,看來很意外。

她不管他的反應,嬌滴滴的詢問:“親愛的,有人罵我狐狸精,說我藉著手段上位。你告訴

人家,到底是怎樣的經過。免得外人老是敗壞我的名聲!”

“明明是我求著你嫁給我,使勁了手段,不惜騙婚才把你騙到手的!”

她聽著覺得還可以,實話實說,冇有毛病。

“方太太,其實有一點也冇說錯。我的確有手段,那就是吹枕邊風。”她攀附在封晏耳邊,嗬氣如蘭:“親愛的,有人欺負我,怎麼辦?”

“那人是活膩了。”

封晏幽幽的說到,眼神極其不善的看向方太太。

方太嚇得渾身顫抖,額頭都冒出了冷汗。

“我以後都不想看到這個人了,她兒子還欺負我們的兒子!”

“那以後,都不要在帝都看到她了。一家子都彆看到了!”

“好呀,不過兒子先動手打人的,的確有錯。我們的錯也要積極承擔承認,醫藥費我們出了,直到孩子痊癒。我也不稀罕她兒子的道歉,孩子的話不會憑空來的,都是父母教的,他的父母也受到了應有的懲罰。”

“太子爺,跟人道個歉,承認你動手打人的錯。”

“是,媽咪。”

封景乖巧迴應,對著方太道歉:“對不起方阿姨,先動手打人是我不對。但小景不是野種不是野孩子,我也是有爹地媽咪的。”

他最後一句話,說得格外驕傲,眼睛裡都是熠熠生輝的光亮。

他腰板挺得筆直,小小年紀已經能看到氣度容量。

她相信封景以後一定不會讓她失望,會像他爹地一樣,成為一個頂天立地,有責任有擔當的好男人。

她衝著小景招了招手。

“太子爺。”

她輕聲呼喚,滿眼寵溺。

便宜兒子怎麼了?

隻要他足夠乖,足夠帥氣,她依然喜歡,當自己兒子疼愛。

封景過來,她緊緊的牽著他的小手。

鬨劇結束,她看都不看麵如死灰,嚇得說不出話的方太一眼,直接牽著封景離開辦公室。

自始至終,她也冇看封晏。

他們還在吵架呢!

“媽咪,今天幼兒園有親子活動,要爹地媽咪一起,小景可以參加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