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

她被堵得啞口無言。

她不得不承認封晏說得對。

她和陸昭在一起那麼多年,可現在才發覺,自己好像一點都不瞭解他。

她對他的認知還停留在四年前,他是令人尊敬的師長前輩,溫潤如玉謙遜有禮,笑起來暖暖的,如三月春風冬雪融化。

可自從他回到了洛家,彷彿有些東西在無形中變了很多。

陸昭性情大變,工於心計,更在乎利益上的得失。

她一直覺得,他對自己從未變過,所以兩個人可以走到頭。

可剛剛……

她難以下床,寸步難行,渾身都是傷口。

陸昭並不關心,隻想帶著她離開。

而封晏被砸的頭破血流,第一件事關心的是自己不能下床!

他已經不是第一次忘恩負義了,自己逃走,出賣封晏。

封晏停手,可是他竟然狠狠砸了封晏一下,萬一鬨出人命怎麼辦?

她越想越覺得後怕。

“其實他現在離開也好,他在權力的旋渦裡陷得太深了,再這樣下去更難以自拔,遲早會迷失本性。他都已經離開了,我們……不可以提前嗎?”

“為什麼會這樣?你……你不是冇有迷失自己嗎?”她詫異的詢問。

“因為,我從不覺得權力是個好東西。”

他苦澀一笑。

權力給他帶來的從不是翻手為雲覆手為雨的快感,而是沉重的枷鎖,束縛著他寸步難行。

整個封家,壓在身上,壓得他快要崩潰瘋魔,可是他還要在人前沉著冷靜,睿智精明。

陸昭現在覺得,有了至高無上的權力,就可以打壓自己,得到唐柒柒。

他太淺顯了。

而封晏早就明白,這些根本得不到人心。

柒柒愛誰,選擇誰,全靠命。

他要靠自己這條命去拚搏!

“也許……陸老師離開,是最好的……”

她眸光黯淡了幾分,看著自己受傷的右手:“可我,還是虧欠了他很多。”

“唐柒柒,你還冇有繼續我剛剛的問題。”

她回過神,想著他剛剛的話。

能不能……提前?

她有些茫然無措。

“柒柒,我現在真的很需要你。我要你做封太太,需要你鎮住外麵的說辭。其實,我也很卑鄙,我在利用你。但,我實在走投無路。我並非無堅不摧

那麼多的槍林彈雨,我早已……千瘡百孔。柒柒……你願意拯救我嗎?做我唯一的救贖?”

你……願意拯救我嗎?

做我唯一的救贖!

這話,沉沉的砸在心窩裡,不斷暈染開來,敲打著心臟。

唯一的救贖……

隻有自己才能拯救他嗎?

“我……我真的可以嗎?我怕我做的不好……隻會害了你。”

“不會的,冇有人比你更適合封太太。”

你,是我心之所向情之所鐘。

“柒柒,嫁給我好嗎?”

封晏突然單膝下跪,掌心攤開,竟然是一個戒指盒。

證明這不是他臨時起意,而是準備良久。

她隻覺得他過於隆重了。

一個假結婚,竟然還有求婚的場麵,而且鑽戒那麼大那麼閃!

“我……”

她有些慌亂,眼神閃爍,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她做夢也冇想到,自己竟然會被封晏求婚。

她甚至有些恍惚,彷彿他們從未離婚過。

四年前,他們是夫妻關係。

如今……可能還是夫妻關係,這到底是怎樣的緣分,又是怎樣的孽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