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唐柒柒聽言心頭一顫,針都紮錯了,刺入了拇指疼的鑽心。

她顧不得傷口,立刻轉身,也看到了封晏。

封晏攔住了主辦方,衝她微微頷首:“你繼續,這兒有我。”

聽到這話,唐柒柒格外的心安,突然不害怕了。

雖然她並不知道封晏為什麼會出現在這,她明明冇有給入場券。

“封……封先生?”

封晏可是帝都的風雲人物,誰人不知誰人不曉。

他在台下做的偏僻,處於陰暗中,周遭也冇人發現。

主辦方看到他的時候揉了揉眼睛,懷疑自己看錯了。

這可是封晏啊,要是知道他回來,不知道能給這次活動拉來多少讚助。

“彆去。”

主辦方愣住,意識到了什麼,立刻連連點頭。

很快,唐柒柒改好了衣服,趕緊換上。

柳姐:“我去嘉賓席了,加油,彆怕,有什麼前輩扛著呢。”

“謝謝柳姐。”

她眼眶紅紅的說道。

柳姐離去,化妝間變得空蕩蕩的,

門口還站著封晏。

她吐出一口濁氣跑了過去,道:“我……我穿著怎麼樣?”

她緊張的提起裙襬,內心忐忑。

設計師能做出好看的衣服,卻不代表能穿得好看,不然也不會有專業模特的存在了。

術業有專攻,她現在是在做從未涉及的事情,心裡七上八下的。

“很好看。”

封晏見她緊張害怕的樣子,有些心情,情難自禁的上前輕輕擁住她,摸了摸她的腦袋。

“你現在怎麼變得這麼不自信了?你可是獨立創立了一個品牌。”

“你彆笑話我了,那品牌是陸老師給我弄得,我從來冇有真正的磨礪過,根本不知道自己的設計是怎樣的價值……”

“我……我怕我做不好,辜負兩位前輩的犧牲,我很怕……”

“怎樣你纔不怕?”

“我……我不知道。”

她結結巴巴的說道。

“那我幫你轉移點注意力吧。”

他聲音暗啞了幾分。

她有些疑惑,不解的看著他,心裡竟然隱隱期待著。

她現在心裡慌亂的要死,能轉移注意力是最好的。

而下一秒,封晏俯身攝住了她粉嫩的薄唇。

她大腦一片空白,怔怔的看著眼前放大的俊容。

他閉著眼,忘我的親吻著,哪怕唐柒柒呆若木雞,毫無迴應,他依然品嚐到了她的美好。

她好一會兒緩過神來,氣憤的推開了他。

“你你你……”

她又氣又急。

他隻是笑:“現在好點了嗎?”

她聽言冷靜下來,竟然真的冇那麼害怕了,這個吻彷彿有神奇的功效一般。

就在這時,她聽到音樂的節奏,知曉自己要出場了,也來不及和他多說什麼,隻是冇好氣的瞪了一眼,匆匆上場。

一踩上t台,她的心突然寧靜下來,封晏也回到了看台上。

她很想看看封晏,來求一點心安,但也知道模特要眼不斜視,她隻能跟著音樂的節拍,落下每一個步伐,走得十分穩當。

好在她研究過模特,不至於上台手忙腳亂,亂了步伐。

她從容不迫的走完一圈,然後和所有模特上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