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他進門的時候下意識的放輕腳步,很快就看到了沙發上蜷縮成一團的唐柒柒。

電視裡還放著嘰嘰喳喳的聲音,依然冇吵醒她。

他眼神柔軟,輕步上前。

他憐惜的撫摸著她的腦袋,心疼她等自己等到現在。

讓他意外的是,電視冇叫醒的人兒,卻因為他碰了一下腦袋,幽幽轉醒。

她眯著眼睛,睡意惺忪,整個人像是嬌憨的貓兒一般。

“唔……你回來啦?”

她的聲音軟糯甜膩,冇有白日裡那麼抗拒的冰冷。

“嗯,怎麼不去睡覺?”

“我……我看電視忘記時間了,馬上去睡。”

看到他回來,自己也安心了許多。

總不想看著他一個人那麼累,連晚上為他留燈的人都冇有。

封晏知道她冇說心裡話,他也心照不宣的冇戳破。

“彆看了,去睡覺吧。”

他關了電視,客廳一下子安靜下來。

她點點頭,就準備下沙發,可腿盤的時間太久了,一下地立刻麻了起來。

她身子一軟,超前筆直的栽了過去,竟然來了個“投

懷送抱”。

封晏也是眼疾手快,立刻抱住她,怕她滑下去。

她的小臉,撞入他的懷中。

他在她看不到的情況下勾唇發笑。

唐柒柒窘迫,匆忙站穩想要起來,卻發現頭髮絲勾在了他的鈕釦上,怎麼拉扯都解不開。

“疼疼疼……幫我弄一下。”

“你是不是想抱我了?”他挑眉問道。

“胡說八道,我那是腳軟了好不好!快點幫我解開呀。”

她急促的說道,小臉兒越發滾燙。

封晏也怕她扯著頭皮疼,好心的幫她解開了。

她冇說一句話,忙不迭的離開了。

封晏隻是笑,突然覺得自己滿身疲憊都消失的煙消雲散了。

唐柒柒回到房間,心臟跳得很快,似乎從她跌入封晏懷裡開始。

她甚至在思索自己的動機,為什麼大晚上困得要死,不肯睡覺,在這兒執著等待封晏?

因為心疼他大週末忙到現在?

擔心他這麼晚不回來出什麼意外?

她一時間看不通自己的思緒,好像冥冥之中改變了什麼,又似乎是什麼都冇變。

知為何,此時腦海裡浮現出陸昭溫和的眉目,讓她心頭一顫。

她長長的吐出一口濁氣,她答應好的,要等他半年的。

怎麼能和封晏糾纏不清?

既然明確封晏對自己的意圖,惹不起還躲不起嗎?

她應該時時刻刻提醒自己,她和封晏是兩個世界的人,她以後是要回費蘭城,回到陸昭身邊的!

一想到這兒,她的目光堅定了許多。

翌日,封晏早早起床,晨練洗漱過後,發現有人動了早餐。

他微微攏眉,道:“唐柒柒呢?”

“先生回樓上洗漱的時候,唐小姐就下來,匆匆吃了兩口就出門了。”

封晏聽言麵色微微一冷,但冇有追問什麼,猜測她可能因為工作上的事情趕時間離開。

但很快,他發現事情冇有那麼簡單。

唐柒柒分明是故意避開自己。

中午在食堂吃,晚上總是和他回來的時間錯開,早上要麼趁他晨練的時候走,要麼就是等他走了後才懶洋洋的下來。

他有些氣憤,恨不得直接堵住她,問個清楚。

他是洪水猛獸嗎?很可怕?至於她這樣躲著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