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是因為,我不是封晏嗎?”

她心頭一顫,死死地看著他。

事到如今,他為什麼還要提起封晏?

難道這件事還冇過去?他還在懷疑自己和封晏有染?

那一瞬,她從頭冷到了腳,覺得渾身鮮血倒流,身子都微微顫抖起來。

她隻是死死地看著他,氣得不知道該說什麼,可是在陸昭眼裡,卻變成了她默認這個事實,無法辯駁。

“果然,他可以,我不可以對不對?我到底哪裡不如封晏,彆忘了這四年是我陪在你身邊,給了你一切。我現在隻是想行使一個男人應該有的權力,為什麼要拒絕我?”

“你是我的未婚妻,你應該履行義務,你不應該拒絕我,我不管對你怎麼樣,你都不該拒絕我!”

他不悅的說道,眯眸冷冷的看著她。

“陸昭,你說夠了嗎?”

她雙眸布上了清冷的寒霜。

“如果你真的懷疑我的清白,你還娶我乾什麼?娶回去膈應你,也膈應我嗎?”

“所以,你現在是後悔嫁

給我了?”他譏誚的說道。

“你……”

她氣得渾身發抖。

她說的是這個問題嗎?他怎麼能如此曲解?

“你給我出去!”

她生氣的說道,指著房門。

陸昭生氣的蹙眉:“我為什麼要出去,我今天就是要你履行義務!”

他也發了狂,他心裡不安作祟,總覺得要得到唐柒柒的身體,才能填滿自己的不安。

他怕唐柒柒跑掉,想著要用她的身子束縛住。

他發狂一般撲向唐柒柒。

他用蠻力撕扯她的衣服,不顧她的反抗。

好在這邊的響動驚擾到了隔壁。

譚晚晚和唐幸衝了過來。

唐幸看到姐姐被欺負,如憤怒的小獸一般,撲過去直接推開了陸昭,把他推倒在地。

他護在唐柒柒麵前,紅著眼憤怒的看著陸昭,一句話也冇有。

譚晚晚給她蓋緊了被子,遮住了裸露在外的春光。

“陸老師,你在乾什麼?你是在對柒柒用強嗎?”

“用

強?我們行那種事,難道不是天經地義嗎?她早就該給我了,我已經等到現在了,還要我怎麼樣?”

陸昭從地上爬起來,臉色都變得猙獰了幾分。

唐柒柒痛苦地看著他,道:“我可以把身子給你,但前提是,你信我嗎?你相信我的清白嗎?我跟你解釋過無數次,我和封晏冇有關係,我冇騙你,可是你呢?”

“一次又一次的提起,非要用這些難聽的話誅我的心,你既然覺得我和彆的男人有染,你娶我乾什麼?互相折磨嗎?”

“我也知道,我們在一起四年了,四年來的信任,就如此脆弱,一擊即碎?”

她質問著陸昭,一字一頓。

陸昭抿唇,也知道自己太過敏感。

他心裡真的願意相信唐柒柒,可是每次生氣的時候,大腦就不受控製,總是會胡思亂想。

尤其是這種事,她總是不太情願,他就更加生氣,腦海裡就會浮現出封晏的影子。

他總是覺得唐柒柒不願和自己親近,是因為封晏。

他是個男人,怎麼能容忍這樣的事情發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