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心湖好像投下了一個巨大的石頭,暈開了無數漣漪。

她知道,自己不應該和封晏這麼親密,應該立刻掙脫出他的懷抱。

可是他大半身子的重量都壓在自己身上,要是掙脫了他肯定會狼狽的摔倒在地。

她不能……

“封晏……”她喃喃的呼喊著他的名字。

“我很累,陪我休息一會兒可以嗎?”

他現在是真的撐不住了,失血過多加上身體本就冇有調理好,氣血虧損,眼前的一切都變得模糊起來。

“封晏,封晏……”

她不斷呼喚,可是他卻已經陷入昏迷。

好在路要及時趕來,他下榻的公館就在附近,很快送了過去。

“他……他冇事嗎?他吐了血!”

她有些語無倫次,急急忙忙的說道。

“廚房已經在熬中藥了,等會想辦法讓先生喝下才行。”

說完,他直直的看著他。

“你……你看著我乾什麼?”

她心頭狂跳。

“你覺得先生這個樣子,能喝的下嗎?”

唐柒柒的

小腦袋搖的跟撥浪鼓似的。

“那你覺得我嘴巴對嘴巴喂,合適嗎?”

“額……”

“所以你覺得呢?”

“……”她眨巴著大眼,很茫然:“我我我我……我也不行啊?我有男朋友的,我不能對不起陸老師,不可能給他嘴對嘴喂藥的。你去抓個女的回來,我相信很多人都樂意做這種事的。”

“唐小姐,做人要講良心啊,先生是為了你才這樣的,難道你不管先生死活?”

“這話也不能說吧,就手受傷了,和吐血沒關係呀。”

“那先生車禍,總歸和你有關係吧?”

“那也是因為他先綁架我在先的。如果你心愛的女人被人綁了,囚禁了十多天,你受得了嗎?如果是你,你能忍嗎?”

“那好,這個情有可原,那先生肝臟造血功能下降,身上的各處傷痛,總歸和你有關係的。”

“這又怎麼說?”

“你不知道,你當日墜海,先生第一個跳下去尋找的。救援隊都冇那麼拚,他是真的擔心你死掉的。”

“那時清靈也在水下,他是去救時清靈的……”

“你……”

路遙氣得麵色鐵青,還真是個冇心肝的丫頭。

“行,我來。”

說話的空檔,傭人已經煎好了中藥,放到了半溫,再晚點喝就會藥效大減。

他怎麼都勸說不了唐柒柒,也隻有自己親自上陣了。

他直接呷了一口,就要撲過去跟封晏嘴巴對嘴巴,唐柒柒心頭一顫趕忙拉住。

“你……你冷靜點。”

路遙含著藥不方便說話,眼神不斷示意,他不來誰來?

家裡其餘人都是四五十歲的阿姨,真讓她們幫忙,估計封晏醒來都有想死的心了。

“我……我來吧,我想辦法給他喂藥。有話好好說,彆……彆這麼嚇人。”

路遙聽言,把藥吐出來。

“那就麻煩唐小姐了,我不打擾了。”

路遙出去,貼心的把門關上。

“先生,我又一次幫你到這了!”

唐柒柒端著藥犯難,和封晏嘴對嘴,這是萬萬不能的。

她嘗試捏著他的嘴巴,一點點兌進去,但是卻灑出了大半。

難道……冇有彆的選擇了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