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她一邊敷熱毛巾,一邊打量他完美的上半身。

完美的男模特啊。

“怎麼?垂涎我的身體。”

“咳咳……”

她被自己的口水嗆到,懊惱的瞪了眼:“纔不是。”

“其實也能理解,你的陸老師花拳繡腿,看著結實,隻怕我一拳頭下去就倒地不起了。跟這樣的男人,肯定很冇有安全感吧?”

“你彆胡說,陸老師還是很厲害的,他……他隻是右手受傷提不上力氣而已。”

她為陸昭爭辯,總不能任由封晏奚落自己的未婚夫,她不要麵子的啊?

“哼。”封晏輕蔑的哼了一下,道:“花拳繡腿而已,如果真的遇到了危險,他都無法保護你。”

“封晏,你給我住嘴,不準說他。你要是再說,讓傭人給你敷。”

她有些生氣,就要甩手離開,卻不想封晏一把扣住她的手。

“彆走。”

聲音,微微沙啞。

她心頭一顫,轉眸跌入那無儘的旋渦。

“我不說他了,

你……彆走,好嗎?”

他這話竟然帶著幾分央求的意味,像是她曾經救助的流浪狗。

她於心不忍,回到他身邊。

“你……你和陸老師完全是不一樣的人,不要隨便比較,陸老師人溫柔細心,對周圍人都很好,很有紳士風度。”

“你雖然有些冷冰冰,不好相處的樣子,但我知道你這個人超級有責任心,整個封家的重擔都壓在你身上,你負重前行很辛苦。其實……你也很優秀。”

“在你眼裡,我真的很優秀嗎?”他幽幽的問。

“當然啦,當然,你能把我放了,就更優秀了,你就冇有一丁點瑕疵,完美無瑕如同美玉。”

“那我寧願和和氏璧一樣,缺損一角,有點瑕疵,獨一無二。”

“切,還把自己比喻成了和氏璧,飄了吧你!好了,敷好了,我明天早上再過來給你弄。”

“好。”

他送她到門邊,眼眸跳動。

唐柒柒回屋後喝了一杯熱牛奶,沾枕就睡,雷達不醒。

房門打開,男人慢慢靠近

哪怕抱著她會引起後背疼痛,他也捨不得鬆開她的身子。

薄唇貼著她的耳畔。

“柒柒,好想一直這樣,永遠抱著你,不再分開。”

夜,深沉如水,靜謐美好。

就這樣過了幾日,封晏回來的時間多了一些,會把工作帶回來。

可好景不長,冇過幾日路遙神色匆匆的趕來,道:“先生,費蘭城那邊已經差不多了,不出所料,陸昭已經對分公司展開了報複性的壓榨行為,壓縮了分公司的生存空間,這樣下去,估計撐不了多久了。”

“沒關係,讓他玩。給我死守住所有的海關、機場,一旦發現他的行蹤就通知我。加強彆墅防備,如果他把人給我帶走了,路遙,你知道下場的。”

“是,先生。”

接下來幾天,唐柒柒覺得很不自由。

彆墅裡突然多了好幾雙盯著她的眼睛,讓她渾身不自在。

她想見譚晚晚,也被封晏阻止了。

她敏銳地捕捉到了異樣,封晏有些煩躁,難道……是陸老師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