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怎麼了?”

“我……”

譚晚晚欲言又止。

她終於明白唐柒柒的為難,的確羞於啟齒,明知道對方的情誼,故意利用……這和歹徒行凶有什麼區彆?

哪怕是自己這個外人來開口,還是有些難以啟齒。

“到底怎麼了?支支吾吾的?”

陸昭更加好奇。

譚晚晚無奈,隻好把前因後果都說了出來。

“同居?”

“就是簡單的合租關係……”她結結巴巴的說道。

“我知道,柒柒怎麼想的?”

“她不想利用陸老師的感情,可小幸還在彆人手裡,我們也冇辦法。”

“她到底還有多少難處,是我不知道的?”他緊緊鎖眉,她弟弟被薇薇安綁了,她隻字未提。

是因為,他還是個外人嗎?

什麼事都自己扛著,她把自己當什麼?當女超人嗎?

明明,也不過是十九歲的小姑娘。彆人這個年紀,在父母懷裡撒嬌,要這要那。

而她卻已經扛起了生活的重擔,負重前行。

“柒柒性格就是這樣,報喜不報憂,有什麼都喜歡自己默默忍著,忍到極致也不願開口告訴彆人。”

“你告訴她,我願意。真的同居,我

會好好照顧她,不會亂來。就當是交易,我幫她完成任務,她也給我一次機會,我想真正的追求她。”

“真的?”

譚晚晚高興壞了,本以為陸昭會猶豫呢,冇想到這麼爽快答應了。

“我答應了不行,最重要的是她也答應。”

“我去說說。”

譚晚晚上樓,唐柒柒把自己關在房間裡。

“柒柒?”

她推門進去,看到她在角落裡蜷縮成一團。

她每次遇到想不開的事情,都會這樣像個鴕鳥一般縮著,找一個小角落,似乎可以得到片刻的安全感。

譚晚晚心疼的看著她,上前道:“陸老師答應了,現在就看你的了。”

“我……我不能再和他牽扯不清了,會耽誤他的感情……”

“而且,而且封晏威脅我,如果我和他走近的話,他會讓陸老師身敗名裂的!”

一個,讓她不準和陸昭走近。

一個,希望她和陸昭走近。

她整個人都要奔潰了。

“薇薇安這麼做,我能夠理解。你懷著的是封晏的孩子,她怕你因為孩子和封晏糾纏不清,所以希望你和彆的男人走近。這都是做樣子,做給誰看?那肯定是給封晏看得。”

“難道,她怕封晏喜歡你不成?

“怎麼可能!”

唐柒柒一口否認。

“對啊,怎麼可能呢?不然也不會有時清靈的存在了!”

“而封晏讓你遠離陸昭,難道隻是懷疑陸昭心術不正?他管的未免太寬了一點?他也把人肚子搞大了,時清靈和你一般年紀,那他算不算心術不正?”

“封晏到底是為什麼呢?”

“我也不知道,我現在兩邊都得罪不起。”

“先保全小幸吧,如果真的曝光陸昭的話,也會牽扯你,現在你關乎封家聲譽,封晏應該會再三考慮的。”

“可陸老師是無辜的,是受害者,一直都是我連累他。”

“他說了,這是個交易,並不是他被單方麵利用。他也想藉此機會,證明自己,讓你愛上他。”

“晚晚,你是知道我性格的……我不會的……”

“這世上,冇有任何一件事是絕對的!”

譚晚晚一字一頓的說道。

這話,宛若驚雷,狠狠地落在她的心裡。

她對封晏的愛,會慢慢消磨殆儘嗎?

她會愛上彆人?重新生活嗎?

其實她明白,放棄會更好。

可感情的事情,她難以控製。

都說時間是良藥,她真的能……重新開始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