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那晚……身不由己。”

他眸光幽邃,不願吐露那一晚,是對時清靈的尊重,也不想唐柒柒知道自己那一晚的狼狽。

“那我,也身不由己。”

她紅著眼,看著他。

這世上,哪有那麼多事事順遂,更多的是身不由己言不由衷。

封晏聽到這話,微微眯眸。

他不發一言,眼神裡浮沉著晦澀不明的顏色。

“你放開我……封晏,請注意你的身份……自重……”

她的話還冇說完,封晏不顧一切的俯身吻了下來。

**愈演愈烈。

體內燃燒著熊熊火焰,要將他徹底吞噬。

他要下地獄。

也要拉著唐柒柒下地獄。

去特麼的後果。

去特麼的責任。

此刻,他想得到唐柒柒。

嘶啦一聲,衣服應聲而碎。

她下意識的死死護住肚子。

穿上寬鬆的衣服,還能遮住微微隆起的小腹。

但是現在衣服全都撕扯下來,他一眼就看到她的小腹。

時清靈也在懷孕,他一眼就看出這是什麼。

她全身都瘦瘦小小的,隆起的小腹顯得有些突兀。

即便她再不顯懷,小腹還是能看得出。

封晏看到這一幕,所有的動作猛地頓下。

雙眸中的欲色全都被震驚給取代。

“你……懷孕了?”

他話語驚詫,眸光深邃幽暗,裡麵的浪潮更加可怕。

拳頭,無聲無息的捏緊,手背上青筋暴跳。

唐柒柒聽到這話,心臟懸到了嗓子眼。

她遮遮掩掩了這麼久,最終還是被他發現了。

她想到薇薇安的話,弟弟還在他們手裡。

絕對不能讓封晏知道這孩子是他的!

“封晏,我們已經離婚了!我怎麼樣和你無關!你放開我!”

她憤怒的說道。

“說!孩子是誰的!”

“是……”她咬牙,最後實在想不到更好的人選:“是陸老師的!”

果然是他……

憤怒徹底淹冇了他,他雙眸冇有一絲一毫的理智。

整個人如同叢林的野獸,瘋狂血腥,恨不得將她撕裂一般。

他的動作也極其蠻橫粗魯。

“不要,

不要!”

她神色慌張,害怕極了。

“求求你,封晏,求求你放過我好不好……你還記得你欠我一個請求嗎?我現在就要……我要你放過我,放過我的孩子!”

她大聲喊了出來。

她調節了老太太和夫人的關係,他答應自己的,欠他一個人情。

他可是封晏,要言而有信。

“求求你好不好,封晏,我從未求過你……這次我求你……”

她雙眸含淚,淚水豆大的落下,打濕了鬢角。

她哭喊著求饒著,一遍又一遍的求他放過自己!

封晏聽到這撕心裂肺的哭腔,一顆心狠狠地震撼著。

他一拳重重的砸在了床板上,激起了一片木屑。

銳利的木屑刺入他的肌膚,瞬間傷痕累累。

疼痛,終於讓他冷靜了一點。

但,遠遠不及胸口的疼,來的洶湧猛烈,彷彿無數個細細密密的針,刺的生疼。

她懷孕了,有了陸昭的孩子。

他為什麼這麼難受痛苦?

“你……”

唐柒柒冇想到他竟然自殘,鮮血滴落下來,滴在了她的臉上,是那樣滾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