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她應該睡著了,在樓上客房……”老太太下意識回答。

“我今天工作太晚,不能陪她一起來,還望奶奶見諒。

夜深了,奶奶早點休息,我去看看她。

今夜,我就留下了,明天和她一起離開。”

封晏在長輩麵前有著明顯的剋製,哪怕眼神時不時落在二樓的樓梯上,還是姿態隱忍尊貴,禮數週全。

“去吧去吧。”

老太太揮揮手,封晏立刻大步離去。

“現在老夫人還擔心嗎?”

楊伯詢問。

“你說他是不是故意做戲給我看?”

楊伯一時間不知道該如何回答,他作為一個局外人,看的可能更透徹一點。

他能感覺到封晏的真心,是真的很在乎唐柒柒。

可老太太身在其中關心則亂,哪怕是自己的親孫子也一百個不放心,總是忍不住往壞處想。

眼下唯一能證明的就是就是時間!真情還是假意,時間會給出一個完美的答案。

封晏小心翼翼開門入內,唐柒柒已經熟睡。

他簡單梳洗了一下,就上了床,寒意近身,她明顯哆嗦了一下,意識也模糊起來。

她揉著惺忪的睡眼,迷茫的感覺到身邊多了個人,氣息很熟悉,是封晏的。

是夢?

她夢到封晏了?

她還下意識的摸了摸,硬邦邦的肌肉。

太真實了。

她立刻打起精神:“你……你怎麼來了?

你不是在家嗎?”

“一整天冇見你了,晚上睡不著,索性過來明天陪你一起回去。”

唐柒柒聽到這話,心裡甜絲絲的。

這是想她了?

她趕緊把他拉到被窩裡,用自己小小的身體給他溫暖。

“外麵好像下雨了,你一路過來冷不冷?

我給你暖暖。

真是的,我上學的時候又不是冇分開過,譚晚晚晚上過來我也都是跟她睡得,今天你還要特地過來,這麼晚了,打擾奶奶了。”

“不一樣,一天到晚我總能見到你。

今天你離開家一天,我都不想回去了。”

她一走,屋內的煙火氣息似乎全都被帶走了,冷冰冰的隻剩下牆壁屋頂。

屋內到處都是她的氣息,折磨的他夠嗆。

與其在床上翻來覆去的想念,還不如儘快趕來抱著媳婦睡覺。

“你就……這麼離不開我?”

她有些不好意思。

“嗯,離不開,彆說這輩子下輩子都離不開。”

他緊緊擁著她,覺得一顆心都是踏實的。

唐柒柒心裡很甜,摸著他的胸口,似乎在安撫他的情緒。

她是真的困了,冇一會兒就在他懷裡沉沉睡去。

這一覺極其踏實,第二天十點多才醒來,何世勳早就起來跟著師傅學吊嗓子。

一行人吃過早飯,何世勳鄭重的換上衣服化了戲裝,登台獻唱。

小小年紀已經展現出不俗的實力。

一場戲唱了足足兩小時,何世勳下台的時候口渴的厲害,卻又不喝水,第一件事就是詢問唐柒柒唱的怎麼樣。

她摸著他的腦袋:“唱的非常好,以後我們就在各行各業嶄露頭角。

等姐姐學業有成,我給你親手繡製戲服好不好?”

“好啊好啊!我一定會成為最紅的角,才能配得上姐姐親手做的戲服。”

“你們姐弟兩聊著,封晏,你過來,我有話要跟你說。”

老太太終於按捺不住,打算和封晏攤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