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唐幸匆匆趕到了新茂商廈,他正準備上扶梯的時候,正好看到一旁的電梯門匆匆關上,裡麵有一個身影正是譚晚晚。

看她這個樣子應該是要去車庫,他趕緊往下。

“好巧啊,你也在這?”

就在這時,有人拍了拍他的肩膀。

唐幸匆忙回頭看了眼:“不巧,我是來找人的。”

“找我的嗎?”

施穎笑著。

“不好笑的玩笑,以後彆開了,彆把我當十幾歲的小孩。”

唐幸一邊加快步伐,一邊理智的有些可怕,懟的施穎啞口無言。

施穎不得不承認,在一次次接觸中,她都忘了未成年是什麼樣了,何世勳長得乖仔,可腦袋靈活,嘴巴特彆甜,能把人哄得賣掉。

唐幸為人清冷,彷彿不食人間煙火,時常穿著乾淨的校服,斜斜的挎起書包。

兩人都有著不符合年紀的成熟。

施穎都有些佩服唐幸,有被他的氣質吸引,卻也明白自己的身份,不應該有非分之想。

可有時候偶遇,還是很開心的。

“這麼急?

找小女朋友?”

施穎穿著高跟鞋,噠噠的跟上。

唐幸冇有直言:“你的任務結束了,尾款我會打給你。”

“小弟弟,你好冷淡,就這樣結束了。”

唐幸找了好幾個區都冇看到譚晚晚,突然一輛車直直的開了過來,他看的去參加,司機位置坐著譚晚晚。

“晚晚。”

唐幸立刻攔在路邊。

譚晚晚隻能靠邊停車。

她目光灼灼的落在施穎身上,覺得很眼熟,似乎在哪兒見過,但一時間想不起來。

她和施穎四目相對,瞬間空氣裡多了幾分劍拔弩張。

施穎容貌不如譚晚晚,可她身上有著彆樣的風情,特彆能迷惑男人。

兩個人各有千秋,施穎比譚晚晚大兩歲,成熟的韻味不言而喻。

“弟弟,看來今天還真不是說話的機會,下次見。”

施穎故意走到唐幸麵前,故作親昵的拍了拍他的肩膀,唐幸想躲但是來不及了。

他微微攏眉,他和施穎可冇那麼多下次見。

他想說點什麼,可施穎已經施施然轉身離去了。

譚晚晚按起了喇叭。

他眼珠子怎麼不跟著一起過去!“彆擋道。”

她有些生氣的說道。

唐幸來到副駕駛,直接打開車門自來熟的上去了。

車後麵還有個喝的爛醉如泥的女孩子,看來就是和譚晚晚吃飯的朋友。

“晚晚,我先陪你送人回去。”

“下車。”

“我有很重要的事情要說,晚晚。”

一聲聲晚晚說的格外認真。

唐幸和彆人說話都是漫不經心的,可每次和譚晚晚說話都會目不轉睛的看著她,眼神十分專注。

念她名字的時候,似乎藏了萬般情緒。

“我和你能有什麼重要的事情?”

“先把她送回去,我們再說。”

譚晚晚撇撇嘴,一踩油門。

路上氣氛有些沉悶,最終是譚晚晚冇忍住。

“剛剛……那個女孩是誰啊?

看起來像是社會上的女孩子。”

“不熟。”

“不熟?

不熟人家能拍你肩膀,在車庫跟你走大半圈?”

譚晚晚氣得咬牙切齒。

不熟上次還交頭接耳!唐幸微微攏眉,讓卓駿萬劫不複是自己一手佈局,他不想讓譚晚晚知道自己是為了目的不擇手段的人。

施穎對卓駿來說是個炸彈,對於自己何嘗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