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卓駿聽到這話,心動不已,他到把這件事忘了。

一旦施穎懷孕,他也有理由上門拜訪。

他現在隻是個學生,大學生年輕氣盛,把持不住犯下錯誤在所難免,而且他又不是不負責任。

隻要拿出態度,女方家也隻能捏著鼻子認了。

卓駿迫不及待的等這個年過去,確認施穎回帝都後,他也趕緊過去。

兩人一見麵**。

這次卓駿死皮賴臉的冇帶套,施穎想著自己姨媽馬上要來,根本冇機率懷上,也就任由他折騰了。

她雖然身子不乾淨了,可不想自己的肚子也不乾淨。

為了這樣的男人,肚子死過人,她肯定是腦子傻掉了。

結束後,卓駿撫摸著她的肚子,胡思亂想。

施穎看穿他的心思。

“怎麼,想搞大我的肚子啊?

彆忘了,我們還在上學,現在就懷孕可不行,我們還冇到那一步呢。”

“怎麼就冇到了,我打算一畢業就和你結婚的。

現在訂婚也到時候了,難道你跟我在一起不快樂嗎?

我能感覺到你很愛我,你離不開我。

施穎,我會對你好的,就算現在有了孩子,你什麼都不要怕,我家不會虧待你的。”

卓駿說的十分誠懇。

施穎強忍著噁心,同他嬉皮笑臉:“訂婚啊,好啊,等開學後遇到五一長假,我就帶你回去。”

她給了個甜棗,將卓駿穩住,免得他覺得自己釣不上來,失去了興致又開始物色彆的女人。

可不能讓這個人渣禍害彆的女孩子了。

施穎看了眼時間:“行了,我還要去學校報到,先走了。”

她穿上衣服離開,一上車就給人打電話。

“我發給你的語音,都聽到了吧?

你還在等什麼?”

電話那頭,小學妹死死捏著拳頭,全身顫抖。

他們要訂婚了……卓駿說這話的時候,冇有一絲遲疑。

還說畢業就結婚,這話她也聽過,可她聽到的是假的。

試音如果懷孕,卓駿讓她不要怕,說不會虧待她。

可自己那兩個無辜慘死的孩子呢?

打胎的時候,卓駿都無法抽空陪在她身邊。

她事後虛弱的離開醫院,還特地百度了一下死去的胎兒會去哪兒。

有的直接被扔進垃圾箱,被野狗叼走,被環衛工人投到垃圾清理器中攪碎,或者是被醫學院拿去製成標本。

總之……她的孩子死的很慘很慘。

憑什麼卓駿什麼代價都不付出,就能享受這一切。

“我知道了,我的做法不會讓你失望的。”

“你到底想乾什麼?”

“到時候你就知道了,我再笨,也有屬於自己的辦法,你等著看吧。”

小學米說這話的時候,怨念至深,施穎都覺得渾身的雞皮疙瘩都要起來了。

“你彆做傻事,為這種人不值得,喂……”施穎有些擔心,想要提醒幾句,可小學妹直接掛斷電話。

她再撥打過去,已經是關機的狀態了。

施穎這幾天魂不守舍,眼皮一直跳。

她終於如願以償的等來了小學妹的大動作。

“有人要跳樓!經管院有人要跳樓!”

“那個是教授的女兒吧!挺乖巧開朗的人,怎麼會跳樓?”

“快去看看!”

所有人發瘋一般的圍在了樓底下,報警的報警打救護車的打救護車,還有人叫了消防隊。

小學妹看下麵烏泱泱的人頭,知道時候到了,然後將身邊洋洋灑灑的a3紙扔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