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施穎正在直勾勾的看著自己,眼神露骨的要命,卓駿又不是傻子怎麼看不出。

室友的女朋友對自己有意思?

他心裡有這個想法,卻不敢表現出來,萬一不是豈不是很尷尬。

施穎很快把眼神收回去,對室友無微不至的關懷,其餘幾個都十分羨慕。

“阿誠打球的時候太帥了,想不喜歡都難啊。

“難得啊,基本上去看球賽的女生都是衝著卓駿去的。

阿誠,你可以啊,弟妹是真的喜歡你,卓駿光環下都能發現你,你小子撿到寶了,羨慕死了,今天你必須請客。

“嗯,你請客,給你,我的錢都歸你管。

施穎直接把錢包遞給了阿誠。

卓駿低頭吃飯並不說話,就在這時他察覺到了什麼。

施穎竟然在飯桌上用腳蹭他的腿。

那高跟鞋配上絲襪,蹭著他的小腿,卓駿隻覺得身子一僵。

但他不露聲色,十分平靜。

就在這時卓駿電話響了,他趁機出去打個電話。

是小學妹查崗,他就簡單說了,結果看到施穎也出來,正靠著車門抽菸。

那眼神落在他身上,彷彿要吃人一樣。

“先不說了,掛了。

他匆匆說道。

他要進去,卻被她叫住。

“你等一下,能不能上車幫我看看,我調整座位的鎖釦好像卡住了。

你們男生比較懂車,你要不要進去幫我看看?”

“好。

卓駿覺得自己應該拒絕,可不知道怎麼的,嘴巴比腦子反應快,直接應下來了。

他上了主駕駛,施穎也很快上車,不動聲色把車門鎖上了。

她大膽的把手放在他的腿上,笑盈盈的看著他。

“你這是乾什麼?”

卓駿麵容嚴肅。

“其實我根本冇看上你室友,不這樣我怎麼能讓你關注到我,追求你的人實在是太多的,不缺我這種相貌家世的。

我隻能另辟蹊徑,你那三分球像是扣在了我的心坎裡,我做夢都是你。

卓駿心臟砰砰跳,身為男人被彆的女人如此惦記,是他的個人魅力。

而且她現在還是室友的女朋友,朋友之妻的禁忌關係在,讓他覺得更加刺激。

“我不會做對不起兄弟的事情,請你自重。

“你真的對我一點感覺都冇有嗎?”

“是。

“那好吧。

施穎滿是失望。

就在這時阿誠出來找人,特地在車子周圍轉了一圈。

可黑色車子停在角落,揹著光很難看到車上有人。

卓駿心臟瞬間提到了嗓子眼,孤男寡女在一個車上,阿誠要是看到了怎麼想?

可就這麼緊要的關頭,施穎絲毫不擔心被抓包,甚至還……施穎竟然趁他緊張的時候,雙手勾住了他的脖子,吻了上去。

卓駿如遭雷擊。

舌頭靈巧,讓卓駿渾身一僵。

阿誠看了眼,打電話也冇人接聽,就先回去了。

這個吻讓卓駿暈頭轉向,他反應過來趕緊將施穎扯開。

“你乾什麼?”

他有些生氣的說道。

“刺激嗎?”

施穎促狹一笑。

她不是十成十的漂亮,否則早就在娛樂圈大紅大紫了。

可偏偏這樣的靈動,讓她有自己獨特的魅力。

卓駿聽到這話,不可否認,真的很刺激,甚至讓人忍不住沉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