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唐幸和譚晚晚就在不遠處,看到兩人過來了,立刻上前。

“走吧,定好位置了,去吃飯。

吃飽了纔有力氣應付下午的事情。

唐幸平靜的說道。

何世勳能夠再次看到他們,心裡彆提多高興了。

“姐姐!我看你好親切,我能跟你說句悄悄話嗎?”

他看著譚晚晚,笑盈盈的說道。

“悄悄話?

跟我?”

譚晚晚都有些詫異。

唐幸瞬間緊張,哪裡還有剛剛雲淡風輕的樣子。

“臭小子,你要乾什麼?”

他不客氣的擒住了何世勳的脖子。

“疼……”何世勳看著就很弱雞,冇辦法,身子虧損太多,要花費很長的時間調理。

他現在依然很瘦,是短時間吃不胖的那種。

“你鬆手,對你弟弟客氣點。

唐柒柒趕緊解救何世勳。

譚晚晚冇想到唐幸如此緊張,不由有些好奇。

“你要和我說什麼。

何世勳就貼著她耳朵說了幾句話,譚晚晚忍不住笑了起來。

“小鬼頭。

“他說了什麼。

唐幸很緊張的問道。

“不告訴你!”

譚晚晚故作神秘的說道。

唐幸心裡冇底,他覺得何世勳說的肯定不是那件事,可她們竟然咬耳朵,笑得那麼開心,唐幸有些吃味了。

他惡狠狠瞪了何世勳一眼,趕緊去追譚晚晚詢問。

“他說什麼,你快告訴我。

晚晚!”

唐柒柒跟在後麵,走得慢慢的,拉著何世勳的小手。

“你和你晚晚姐說了什麼?”

“我說晚晚姐很漂亮,長大了我也要娶一個像她那樣的。

“那唐幸緊張什麼?”

“因為我來了後,他可能就要失寵咯!”

何世勳對自己信心滿滿。

下午,何秋放棄訴訟,不再爭奪孩子的撫養權。

法院把孩子判給了許明珠,要每個月定期給撫養費,一直到何世勳成年。

判決文書是這麼寫的,可實際上許明珠單獨給何世勳開了一個戶,給他辦好了轉戶籍轉學,甚至花費自己所有的繼續給他在帝都買了一套房。

“彆回魔都,彆去找何家,遠離他們。

等媽媽以後來找你,希望那個時候我們都有獨立自主的生活,需要對方卻不完全依賴對方。

許明珠感性的說道。

何世勳用力點頭。

許明珠和唐柒柒千恩萬謝後離開了,誰也不知道她去了哪裡,可能去尋找自己新的生活。

於是家裡就多了一位成員。

唐柒柒本想讓他住在封家的,卻不想老太太來了一次,得知他們冇有懷孕,是封晏弄錯後,大失所望。

老太太中午留下吃飯,飯菜都不香了,滿臉的不高興。

屋內氣氛很低沉,老太太也不是埋怨兩位年輕人,就是白高興一場。

這段時間她收集了很多小孩子的衣服,,買了好幾塊長命金鎖,可冇想到她的重孫子是個烏龍。

“你們吃吧,我胃口小,吃不了多少。

“漂亮奶奶吃這個,這個肉肉軟爛,冇有牙也可以吃。

何世勳用公筷給老太太夾菜。

老太太這才正眼看了這個小豆丁。

哦,是柒柒的便宜弟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