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好……不用出庭……不用出庭,我都答應你,我不會再乾涉你的生活,我也不會讓你爸去乾擾你的!”

“住手!聽話好不好,聽醫生的話,媽媽好不容易盼你活下來,求你了……”何世勳眼眶濕潤,他知道一個兒子用自己的性命去逼迫母親,很殘忍。

可他真的很想向陽而活。

他跪下,衝著許明珠重重磕了三下,才白著臉接受救治。

許明珠一直守著,眼眶濕潤,反思自己這些年和何秋不幸的婚姻,是不是或多或少都反映給了孩子?

纔會讓何世勳病好了,第一時間想遠離他們。

他們是失敗的父母,失敗的婚姻,給孩子帶來的是負麵的影響差勁的代表。

有他們這樣的存在,何世勳還相信愛情嗎?

還相信生活是蓬勃朝氣的嗎?

他才十歲啊。

他應該是向日葵纔對。

許明珠愈發清醒,覺得兒子做得對,她願意出庭,不需要請什麼律師打官司。

她同意!何世勳休養了幾天,等到了開庭的日子。

何世勳都不需要主動提交證據,是許明珠遞交了很多材料。

和何秋的感情不和,何秋在外有私生女。

最重要的是,何秋是媽寶,很聽父母的話。

“我公婆不止一次嫌棄世勳有病,嫌棄我肚子不爭氣,折磨他們的兒子孫子。

不知道提了多少次,要何秋離婚再娶,或者是在外麵養彆的女人,再生個兒子。

“他們對我兒子也不待見,覺得他拖累了這個家庭,在精神道德上綁架我羞辱我。

何秋冇有儘到一個父親該有的責任,他對兒子不聞不問。

“我願意接受受害人的要求,父母是乾什麼的?

給孩子正確的教育,樹立好的三觀,照顧他吃喝冷暖。

我可以不參與他的生活,給足撫養費,請最好的保姆照顧他的一日三餐。

我和何秋失敗的婚姻,自己都過得渾渾噩噩,如何教育孩子,讓孩子積極正麵?”

“我相信我兒子一個人,都能過得很好,他能更加明白是非道理,不需要差勁的父母去教育去乾涉。

“我希望被告人何秋,能夠放棄,他出不出撫養費都無所謂,我隻求我兒子自由,脫離何家這群魔鬼手裡。

“當我變得足夠好,能夠扮演一個母親的角色,我會回來找回我的兒子,驕傲的站在他麵前,希望和他並肩生活。

許明珠的一番話,讓在場的所有人動容。

何世勳都落了淚。

一向思想狹隘的母親,竟然能在庭審中說出這樣的話,讓何世勳堅信,他媽媽會找回自我,變回以前那樣的優秀女性,回來跟他一起生活。

法官轉而看向何秋。

“被告人有什麼發言嗎?”

何秋從頭到尾麵色陰沉,家醜不可外揚,可許明珠讓何家的臉都丟到了帝都!那些狗屁證據!是在詆譭何家!他直接讓律師代為發言。

“何小先生今年才十歲,是未成年,根據我國刑法,不具備獨立生存能力。

他這個年紀是需要監護人的,所以我方當事人不放棄爭奪何小先生的撫養權!”

“你那不是撫養權,你那是控製,你會毀了他!”

許明珠怒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