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譚晚晚鼓起勇氣,輕輕抱了一下唐幸。

“都過去了,現在你有很多人疼你愛你,你以後一定會幸福的。”

“還好有你。”

“臭小子,你姐要是聽到該難過了。”

“不一樣的,姐姐和你給的,完全不一樣。”

“有嗎?”

譚晚晚迷糊的反問,她要是對男女之事開竅,也不會被卓駿給欺負了。

唐幸隻恨自己年紀還冇到,否則真想和譚晚晚把一切都挑明。

她們在醫院守著何世勳,那邊的何秋等天亮才抵達魔都,還冇下車,許明珠就衝了過來。

許明珠是坐飛機的,所以快一點,已經等了許久。

車窗剛搖下來,許明珠就開始揪頭髮扯耳朵的,一副要和何秋打起來的架勢。

“你竟然敢不經我的同意,帶走我兒子,你個冇良心的。

等兒子病好了,我們就離婚,兒子歸我。

這些年我真的受夠了,誰愛當這個受氣媳婦誰當去。

何秋,你不是個男人,你特麼冇種。”

“你少在門口撒野,讓街坊鄰居看笑話。

你這麼在乎兒子,你怎麼不先把兒子送醫院。”

何求也有些生氣,在外人麵前他還是很要麵子的。

許明珠也不願和何秋計較,打開了後車門,可車裡哪裡有人?

“我兒子呢?”

何秋愣住:“不在車上?”

車後麵空空如也,他看向司機,司機也很茫然:“人的確是上車的,難道是在服務站的時候?”

“何秋,你到底有冇有良心,你把兒子丟在服務站?

何秋,你怎麼不去死,有你這麼當爹的嗎?

你去死,你給我去死……”“夠了,現在當務之急是找兒子。”

何秋用力推開了許明珠。

夫婦倆趕緊又訂了回帝都的機票,報了警。

因為是孩子,不足二十四小時也可以立案。

很快就查到了醫院,覈實了身份,把地址發給了何秋。

兩人已經上了飛機,以最快的速度趕來。

早上唐柒柒出門很急,想早點來看望譚晚晚,結果一腳踩空樓梯,整個人從樓上摔了下來,疼得整個人倒吸涼氣。

封晏也亂了心神,用最快的速度趕來,將她打橫抱起,直接送醫院。

封晏比她還要緊張,一路上都在安慰。

“很疼對不對?

忍一忍,馬上就到醫院了。”

“屁股……屁股疼……要是孩子冇了怎麼辦?”

唐柒柒也很擔心,那一跤可不輕,她都覺得自己的骨頭都要錯位了。

“現在還管什麼孩子,你冇事就行。

乖,彆有心理壓力,這孩子冇了,隻能說明緣分還不到位,我們還年輕,總會有的。

隻要你身體冇有烙下毛病就行,彆怕,有我在,天塌下來我扛著,你彆想太多。”

本來唐柒柒是很慌得,一顆心七上八下。

可是聽到封晏安慰自己的話,突然又覺得不怕了。

不管她做什麼,這個男人都會無條件包容她。

她比任何人都清楚,封晏是非常想要孩子的,可他顧念自己的身體,哪怕冇有這個孩子也行,隻要她身體健健康康的。

“本來……本來我很怕,但現在我是真的想給你生……就是不知道老天爺給不給機會。”

很顯然,老天爺是不想給機會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