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譚晚晚下樓就看到她媽十分殷勤的招呼唐幸。

又是讓他吃蛋糕,又是讓他吃水果,唐幸嘴巴塞得脹鼓鼓的,活脫脫的像個白白嫩嫩的倉鼠,而且是最帥的小倉鼠。

“晚晚來了。”

唐幸趕緊起身,拚命吞嚥嘴裡的食物,她要是再不下來,他都擔心自己能胖兩斤。

“你吃。”

他攤開手,竟然是譚晚晚愛吃的幾款小零嘴。

他一個冇碰,全都藏著,就等著給她。

譚晚晚的心情總算好點。

“你資料都帶了?”

“嗯。”

“那你去我房間,我吃個早飯,估計你也不用吃了。”

“好。”

“我帶你過去,她房間肯定亂的跟豬窩一樣,我順便收拾收拾。”

譚母跟著上去,譚晚晚為人比較乾練,喜歡比較顯眼張揚的顏色,可冇想到屋內的裝扮確實可愛甜美風格的。

書桌上放著一排排相片,有全家福,有自己的個人照片,還有和唐柒柒的。

他看著有些羨慕,什麼時候他的照片也能出現在這兒。

譚母又裡裡外外收拾了一下,確定不會讓唐幸看到邋遢的一麵,才肯放心離開。

譚晚晚嘴裡叼著吐司回來了。

門剛一關上,她轉身就差點撞上唐幸。

呼吸都慢了半拍,腦子卡殼了一樣。

實在是太近了。

他纔多大,發育可觀,個頭竄的比她高半個頭不止,一米七往上跑。

以後還有好幾年冒個子的時候,到十八歲還能往上蹦一點呢。

下一秒,唐幸一口咬住她的麪包。

“我還有點餓,我先吃了。”

說完,他咬著麪包坐在椅子上開始打開書包,拿出課本,那架勢是真的要複習。

譚晚晚臉頰滾燙,她覺得自己要瘋了,剛剛竟然以為他要親上來。

自己怎麼能有這麼邪惡的念頭,能對一個冇長大的孩子動了不該有邪念。

她哪裡知道,上輩子也差不多這個時候心術不正了。

但礙於唐柒柒的麵子,她絕不準許自己禽獸。

“你怎麼了?

臉那麼紅?”

他故作迷茫,單純詢問,一副撩人不自知的樣子。

譚晚晚甩了甩腦袋,將裡麵亂七八糟的思想全都倒了出來。

“上課上課,我還搞不定高中的知識。”

譚晚晚真的充當人師,給唐幸指導數學題,哪怕那些知識點唐幸都吃透了。

可誰能拒絕未來老婆給自己開小灶呢。

譚晚晚是真學霸,不然現在還有點尷尬,她發現唐幸一點就會,還能舉一反三,甚至還能反手輸出一波新的解題思路。

譚晚晚最後都被說的一愣一愣的。

她狐疑的看著唐幸,這貨真的是來補習的?

唐幸眨巴著乾淨澄澈的眼睛,很真誠的看著她:“好厲害,這道題困擾了我很久,現在會了!”

“晚晚真棒!我還跟姐要了補習費,看來能夠省下來了,以後給你買好吃的。”

譚晚晚被誇了幾句,有些飄飄然。

一定是錯覺,纔會覺得唐幸很厲害,明明最厲害的是自己。

被唐幸這樣崇拜的看著,譚晚晚感覺自己踩著雲端,有一種飄飄然的感覺,這感覺實在是太美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