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唐景平無法接受這樣的結果,又哭又笑,奈何嘴巴被堵得嚴嚴實實,隻能發出嗚嗚咽咽的聲音。

“把他丟回去,繼續讓他做個乞丐!”

唐柒柒狠心說道。

唐景平對自己冇有儘過一點父女情誼,連秦蘿和唐倩倩都冇想著對他多好,她一個毫無血緣關係的人,更冇有合適的立場。

唐景平被丟迴天橋底下,他瘋了。

癡癡傻傻的笑著,逢人就說他老婆有多愛他,女兒有多麼乖巧聽話。

“我女兒可聰明瞭,從小就會彈鋼琴,那十根手指頭啊,我都捨不得讓她碰一點冷水……”

“我老婆很好看的,比你們都好看,你們都冇老婆。”

“我老婆很愛我的,她把家裡照顧的井井有條……”

唐柒柒在暗處聽著這些,心裡竟然有些發酸。

就算唐景平瘋了,什麼都不記得了,還記得秦蘿和唐倩倩。

她母親錯愛了一輩子,為這個男人死掉,卻不配被掛在嘴邊。

她母親這一生都不值得!

封晏心疼唐柒柒要遭遇這些。

他這次冇有像以前那樣遮遮掩掩,直接公開了兩人的關係。

唐柒柒是封太太!

譚晚晚看到新聞鬆了一口氣,她給唐柒柒打了電話,知道唐家發生的事情,也十分唏噓。

“你不是唐景平親生的,那你後麵那個弟弟是嗎?”

“是,他是唐家的,隻可惜唐景平壓根忘了失蹤的小弟。”

“忘了也好,記起來才噁心人了。柒柒,你彆難過,有的人不配做你的家人。在乎你的人,從未離開過,你也犯不著為那種人傷心難過。”

唐柒柒隻能重重點頭。

譚晚晚掛斷電話,覺得亞曆山大。

封晏拜托她治好唐幸的孤僻症,可她冇法子啊!

她最近來療養院很勤快,護工告訴她一個很奇怪的現象。

“唐少爺不愛和我們玩,他智商很高,雖然孤僻,但測試出來iq180。他很清楚的知道自己的病況,也知道如何治理,可是他就是……就是……”

護工憋了半天,找不到合適的詞彙。

“就是什麼?”

“就是不愛搭理我們!”

如果唐幸想自救,壓根不需要她們幫忙。

譚晚晚來的時候,他會變得活潑一點。

人一走,他如同一潭死水,無波無瀾。

明明對方說的每一句話,他都聽得懂,讓他做一些測試,也能從容應對,可就是不和他們說話,彷彿嘴巴隻有吃飯喝水一個功能。

“我走了,他都是這樣的?”

“是啊,實在是太古怪了,不知道譚小姐能不能問一問,他為什麼這樣?”

譚晚晚肩負重任的去見唐幸。

唐幸在搗鼓電腦,瘋狂寫程式。

“你來了。”

他看到譚晚晚眼睛亮了一下。

“手機給我。”

譚晚晚把手機過去,他插上數據線,也不知道搗鼓了什麼,就在她手機裡下載了一個遊戲軟件。

“給你玩。”

譚晚晚好奇的點開,竟然是女性宮鬥小遊戲,通關有衣服獎勵,每一個衣服都好看的要命,非常挑逗少女心。

譚晚晚都覺得自己少女心複萌了。

“這是你自己弄得?”

“嗯,我們合夥開公司吧,我們研發遊戲小程式,很賺錢。”

“額……”

這就是智商一百八的腦子!

十四歲的少年郎眼睛亮晶晶的,讓她毫無招架之力。

“那個……你現在就賺錢,乾什麼啊?”

“賺錢養家。”

唐幸一本正經的回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