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哎,年紀大了,我感覺到老頭子在叫我了。”

“彆胡說,他那麼愛你,不捨得的。”

“你說她們怎麼就不明白,柒柒有為難過我們嗎?她從不逼我們做決定,總是為他人著想。你再看看那個時清靈,煽動人心,那孩子要挾!這樣的女人,我如何讓她進門。”

“你還以為你四十多歲呢,都七老八十了,兒孫自有兒孫福,你管那麼多乾什麼?”

“我是心疼柒柒,她怎麼就不是我的親孫女,我就要護著她,誰敢攔我。除非我死了,隻要我活著一天,誰也不能欺負那個傻丫頭!”

老太太雙目含淚的說道。

楊伯在一旁有些心疼。

唐柒柒的確值得老太太對她這麼好,這孩子心性沉穩善良,給老宅帶來了無數歡樂。

彆人覺得老太太脾氣古怪,唯有她治的服服帖帖的。

封晏昏迷了半小時左右,很快甦醒。

床邊隻坐著老太太。

“奶奶,是孫兒不孝,還讓您老過來。”

他正準備起身,卻被老太太阻止。

“你受傷了,就好好休息吧。”

“是。”

“封晏,我問你,你是不是真的

要娶時清靈?”老太太嚴肅的問道。

封晏聽言,心臟微微一顫。

他要履行自己的約定,對她和孩子負責。

“是。”

明明,確定許久的事情,他以前能夠坦坦蕩蕩的說出來。

可這次,簡簡單單的一個字,從薄唇裡擠出來,怎麼……那麼艱難。

“好,好的很呐,你和柒柒又在一起兩個月,你還是對柒柒冇感覺是嗎?”

封晏沉默。

感覺……怎樣的感覺?

是悸動、是動怒、是歡喜、還是……悲痛?

“你以為我讓你娶柒柒,是委屈了你!實際上,我讓她嫁給你,是委屈了她!你的事我是再也不管了,你想娶誰就娶誰,柒柒我這個老婆子護著!”

老太太動怒的說道。

說完直接起身離去,她等到他清醒,為的就是說這句話。

封晏狠狠蹙眉,不明白老太太為什麼這麼動怒。

他立刻叫來了路遙,追問了詳情。

“時清靈自殺了?”

“嗯。”路遙麵色難看:“她逼著老太太認可她的身份,老太太堅決不同意,就……撞牆自殺,被夫人攔了下來,現在夫人在隔壁病房照顧她呢。”

“先生,你一直覺得時小姐心地單純善良,為人和善。但我卻覺得,她並非如此。”

路遙壯著膽子說出來。

真正心地善良,為人和善,應該是唐柒柒纔對。

封晏聽言,麵色凝重。

因為那一晚,他對她感激不儘。

知曉她在時家受的苦,更是憐惜。

把她接回來的時候,她渾身是傷,心理脆弱,還有精神病。

他動了惻隱之心,想要好好照顧她,對她負責。

後來她診斷懷孕,他更加堅定要對她負責。

但,不知道為什麼,唐柒柒這個本該和自己離婚一拍兩散的女人,重新進入自己的生活,他這個念頭越來越動搖了。

他從一開始就不應該三心二意,既然答應照顧時清靈,就應該履行承諾。

“不準非議未來的總裁夫人。”

封晏冷冷抬眸,不悅的看著路遙。

路遙麵容複雜,選擇了沉默。

看來,封晏已經有了答案,選擇了時清靈。

在責任和本心之間,他選擇了責任。

他跟著封晏這麼多年,就從未見他衝動任性過一次。

他這樣活著,不累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