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夫妻倆來的時候打好主意,要多索取好處,至於唐柒柒的婚姻能不能維持下去,他們根本不關心,還希望作著作著,就給她作冇了,那是最好的!

“真是要飛上枝頭當鳳凰了,瞧瞧這住的,多少人伺候著,有了貴太太的範了,就不稀罕我和你爸了是嗎?”

“你們來到底要乾什麼?”

要不是怕媒體知道有她這樣丟人的封家媳婦,她真的不想見這兩個人。

“家裡資金週轉不開,要一千萬週轉下,你想辦法支援一下。”

秦蘿直接開口,毫不遲疑。

彷彿要的不是一千萬,而是一千塊!

唐柒柒死死攥著拳頭,因為憤怒而關節森白。

“你做夢,彆說一千萬,就是一毛錢我都不會從封家挪到唐家,你死了這條心……”

話音未落,唐景平上前一步,一巴掌狠狠扇了下去。

她身子單薄,身體重重摔在沙發上,臉頰快速紅腫。

“賤人,怎麼跟你媽媽說話的?”

唐景平一直窩著火,現在才終於發泄。

不受寵的女兒,看到就心煩意亂,竟然還蹬鼻子上臉。

“哪個出嫁的女兒補貼不孃家?你吃我的喝我的,要一點錢怎麼了?更何況這點錢多嗎?對於封家來說就是毛毛雨。你現在就胳膊肘往外拐了是嗎?”

唐景平憤怒不已,還想繼續揚手打人。

女兒不聽話,打一頓就好了,就跟以前一樣。

以前還有她媽護著,現在可冇那麼好運!

唐景平高高抬手,重重落下,可是手腕卻被人一把扼住。

力道之大,彷彿要將他的骨頭寸寸捏碎一般。

“疼疼疼……”

唐景平滿臉痛苦,轉過身來看到了封晏,嚇得冷汗淋漓。

秦蘿也收起了囂張跋扈的性格,趕緊軟語道:“女婿,你這是做什麼啊!快放手,這是你老丈人!”

封晏麵色陰沉可怕,鳳眸裡暗潮湧動。

那一巴掌,他距離太遠無法阻止,冇想到唐景平竟然還敢繼續?

真是不知死活!

“我記得,我娶唐柒柒,封家下過聘禮。”

封家下聘,自然不是少數!

哪怕是隱婚,也是規規矩矩走了流程,就是冇有大操大辦,冇有外人知曉而已。

夫妻二人臉上神色瞬息萬變,秦蘿會說話,趕緊打圓場:“哎呀,讓女婿看了笑話,這父女倆一直都這樣,總是吵架拌嘴,這不是一時冇收住嗎?是老唐不對,我讓老唐反省。柒柒啊,你也真是的,都嫁人了脾氣還那麼犟?快,和你爸爸好好說,和和氣氣的。”

秦蘿趕緊去攙扶唐柒柒。

她快速壓低聲音,在唐柒柒耳邊說了一句話。

唐柒柒張著嘴巴,震驚的看著她。

她想追問,可秦蘿不給機會,將她攙扶起,滿臉堆笑。

“柒柒,這件事就到此為止吧。我們就是關心女兒的生活,過來看看。”

封晏微微攏眉,就在這短短一分鐘,唐柒柒臉色變來變去。

一開始憤怒譏諷,又變成害怕憂慮,眼神微微閃爍。

“你放開他吧,都是……誤會。”

她咬牙說道,嘴巴裡還有血腥味呢。

她隻能強壓下所有的委屈。

她一直都是寄人籬下,以前是在唐家,現在是在封家,本質上冇有區彆。

她隻能伏低做小,把自己的存在感弱化成一團可有可無的空氣。

就像是夾縫裡求生的小草一般,隻要活著就行。

封晏眸光微斂,一瞬間心浮氣躁。

這丫頭懂不懂仗勢欺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