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她壓根不敢想啊。

倒是封晏聽著,眸色深邃。

他和唐柒柒的洞房花燭!

是啊,今天領證,從法律上來說,從今天開始,兩人是夫妻關係,共同經營家庭,一榮俱榮一損俱損,相濡以沫。

他們的第一次不應該發生在酒店,不應該發生在自己不理智的狀態下。

或許,要籌備一下。

“柒柒,我們回家。”

他念著她的名字,聲音都是暗啞的。

明明領完證上車,還是冷漠的神色,怎麼出門一趟回來,那眼神露骨灼熱,就像是獵鷹尋找到了想要的獵物,不捉到誓不罷休!

封晏先開機,給路遙發了簡訊,就再次關機不予理會。

那端的路遙接到電話,覺得自己見鬼了。

他家先生竟然讓他在這麼短的時間內佈置好一切!

在車上的唐柒柒,坐立不安。

她低著腦袋,雖然坐在副駕駛,離他最近,可存在感實在是太低了。

封晏冇有急著搭話,開車速度不快,大約半個小時纔回去。

折騰來折騰去,已經是傍晚五點多了,已經入秋,白天時間短,天色都有些昏暗。

唐柒柒回到自己以後要住的地方,整個人驚呆了。

大紅燈籠?

紅雙喜的窗花?

和低奢精緻的彆墅格格不入,但卻是國人最傳統的婚慶表示。

結婚就是要紅紅火火的。

桌子上還放著喜糖,地毯也全都換成了紅色,傭人出入都是喜笑顏開,不斷說著恭喜。

那一瞬,她都誤以為自己穿著秀禾服進場了。

“餓嗎?”他貼心的問。

“不餓……”

現在她滿腦子問號,根本察覺不到胃裡是什麼反應。

她用一種見鬼一般的眼神看著封晏。

“那行,先辦事。”

“辦事?”她有些不解。

是簽約一些婚內協議?

還是要教她在家裡的規矩?

她不懂啊!

但沒關係,他說什麼就是什麼,她負責乖乖聽話,絕不給他找任何麻煩。

她很麻利的跟著上樓,都想著他回來了,自己也不能住主臥,還是搬到客臥方便點。

她壓根冇把自己當成封晏的妻子。

畢竟這個婚姻不情不願。

封晏不喜歡自己。

她也不想和他糾纏不清。

她知道自己是高攀,賴上他,他就已經很不高興了。

彆的,她不敢奢求。

封晏把她帶到了主臥,她的小小行李箱還放在角落。

“我馬上收拾東西去客臥,放心,我明白自己的身份,絕不會給你找麻煩。至於奶奶那邊,我會儘力說服的,你放心。”

封晏聽到這話,心臟微疼。

如果不是經曆了一輩子,他真的要以為這丫頭對自己毫無感情。

她明明一直喜歡著自己,卻因為自卑,從不敢吐露,一直把自己的感情弱化到了看不清的地步,卻又止不住的為他著想,潤物細無聲的表達著自己的情感。

如果不愛,為什麼幫他修複奶奶和母親的婆媳關係?

如果不愛,為什麼不願意荒廢他的婚姻,主動離婚?

如果不愛,為什麼願意為他生兒育女。

如果不愛,為什麼保護時清靈,把她看得比自己還要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