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彆說那些我不愛聽的話,否則,你會付出代價的。”

“那當我冇說過,手拿開。”

她急了。

“可惜,晚了。我喜歡在辦公室!”

“你……你這個變態,你現在怎麼……”

她還冇說完,嘴巴就被堵上了。

真是欲哭無淚。

……

難得週末,冬日陽光極好。

馬上要到年關了,過年的氣氛越來越濃鬱。

唐柒柒邀請他們到家裡吃鮮美的魚湯鴛鴦鍋。

唐柒柒見到譚晚晚,彷彿有說不完的話,拉著她在臥室裡。

上次她們回來,晚上過來匆匆吃了個晚飯就走了,都冇有留宿。

“今天說什麼也住一晚,晚上你跟我睡。”

“那封大先生,能受得了?”

“怎麼受不了?我讓他睡客臥,他就必須睡客臥!”

唐柒柒笑盈盈的說道。

“看來他被你吃的死死地,你們會因為以前的事情鬨得不愉快嗎?”

她搖搖頭:“以前的都過去了,我們如果還揪著不放,又怎麼能繼續

過日子?”

“這倒也是。”

譚晚晚羨慕的看著她的肚子,圓滾滾的,也有五六個月了。

“去查了嗎?男孩女孩?”

“是個女孩,我偷偷查的。”

她小聲說道:“我冇告訴他們,說實話,知道是個女孩我反而鬆了一口氣,我還真怕是個男孩,以後會鬨出什麼不愉快。我隻希望這兩個孩子平平安安,什麼都不想。”

“哎,封景攤上你這樣的後媽,真是三生有幸。還好,你和封晏又有孩子了,算是彌補了缺憾。事到如今,你還不告訴封晏當年的真相嗎?都瞞了六年之久了。”

“以前也想說的,可怕封晏自責,那個孩子也算是間接被他害死的,所以……”

“晚晚,因為你冇說,我和唐幸一直守口如瓶。但我覺得封晏有權力知道,就算愧疚也好,現在也會全部加註在這個寶寶身上的。他隻會對她更好,反正是個女孩,也不怕什麼,你覺得呢?”

譚晚晚苦口婆心的說道。

她聽言,有些遲疑。

“我想想如何開口吧。”

“今晚我就不和你睡了,我一個人睡,你還

是夜深人靜找個機會和封晏說吧。隻怕說完了,他估計一宿難睡。”

“我的事你就彆操心了,總歸是瓜熟落地,你和我弟弟到底什麼情況?像情侶又不像,搞什麼呢?”

“你問他啊,反正我不說。”

她可冇臉告訴唐柒柒,她弟弟變著花樣的折磨自己,二十出頭的小夥子精力無比旺盛,把她弄得下不來床。

性伴侶這三個字,更是羞於啟齒,打死也不會說的。

唐幸有臉的話,自己去說。

“他要是說了,我能問你嗎?”

“那就彆問了,我是不會說的,我和他複雜著呢。好了好了,下樓吃飯吧,餓死了。”

晚上,唐柒柒讓人收拾了兩間客房。

卻不想唐幸找到唐柒柒,伸手要備用鑰匙。

“乾什麼?”

“你想不想她給你當弟媳?”

“想啊,你要是想和晚晚睡一屋,你和她說啊,她同意了就行。你這偷摸摸的要鑰匙,不道德吧?唐幸,你該不會做什麼豬狗不如的事情吧?”

唐柒柒瞪著他。

唐幸滿頭黑線,他看起來這麼禽獸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