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如果不把這些人打痛,就永遠叫不醒他們。

喬念大概也是這麼想的,不然不會主動提出來跟李辛賭一把。

在這方麵,葉妄川跟喬唸的想法一致。

對方既然自己要找死,他們要做的隻需要幫個忙,幫他把

當他把這個猜測告訴醫生時,醫生表示聽不懂,但大受震撼,並建議他去樓下的精神科看看。

總之醫院也查不出病因,後來,老媽從國外給他帶回來了特效藥,病情這纔得到控製,隻要定期吃藥,就不會發作。

“一準是昨晚冇休息好,太累了,都怪江玉餌,大半夜的非要來我房間打遊戲”

嘴上雖然這麼說,但內心卻悄然沉重,因為張元清知道,藥效的作用開始減弱,自己的病症越來越嚴重了。

“以後要加大藥量了”張元清穿上棉拖鞋,來到窗邊,‘刷’的拉開簾子。

陽光爭先恐後的湧進來,把房間填滿。

鬆海市的四月,春光明媚,迎麵而來的晨風清涼舒適。

“咚咚!”

這時,敲門聲傳來,外婆在門外喊道:

“元子,起床了。”

“不起!”張元清冷酷無情的拒絕,他想睡回籠覺。

春光明媚,又是週末,不睡懶覺豈不是浪費人生?

“給你三分鐘,不起床我就潑醒你。”

外婆更加冷酷無情。

“知道了知道了”張元清立刻服軟。

他知道脾氣暴躁的外婆真能乾出這事兒。

在張元清還讀小學時,父親就因車禍去世了,性格剛強的母親冇有再婚,把兒子帶回鬆海定居,丟給了外公外婆照顧。

自己則一頭紮進事業裡,成為親戚們交口稱讚的女強人。篳趣閣

後來母親自己也買了房,但張元清不喜歡那個空蕩蕩的大平層,依舊和外公外婆一起住。

反正老媽每天早出晚歸,隔三差五的出差,一心撲在事業上,週末就算不加班,到了飯點也是點外賣。

對他這個兒子說得最多的,就是“錢夠不夠用,不夠要跟媽媽說”,一個能在經濟上無限滿足你的女強人母親,聽起來很不錯。下載愛閱小說app,無廣告免費閱讀

但張元清總是笑眯眯的對母親說:外婆和舅媽給的零花錢夠用。

嗯,還有小姨。

昨晚非要來他房間打遊戲的女人就是他小姨。

張元清打了個哈欠,擰開臥室的門把手,來到客廳。

外婆家裡的這套房子,算上公攤麵積有一百五十平米,當年賣老房子購置這套新房時,張元清記得每平米四萬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