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過李辛既然知道這些內幕還跟人家打賭,甚至提出賭注要人家跪下給他認錯,多少有些不地道了。

大鬍子想到這裡,對他的態度也淡了下來,拍拍他肩膀,冇再說什麼,也跟著老教授一起去做檢查工作了。

李辛看著他都不理自己,心裡更加憤懣,垂下眼眸,隻想時間再過得快一點。

他要讓所有人都看看,到底是誰贏了!

*

九點五十五分。

聶清如和奧本先生的車前後腳到達展覽廳外麵。

因為‘正好’碰上,出於禮貌,奧本先生就跟她一起進了展覽廳。

兩人並肩走進來,看起來一路上時不時還在交談,不知情的人以為兩人關係多好,不由得被他們吸引過去目光。

連帶著一些評委都注意到這邊,互相交換了個眼神,也摸不準奧本先生是不是和傳言一樣已經站在了m國代表團一邊。

黛絲今天也來了。她穿著粉色小香風套裝,淑女的跟在自己爺爺身邊,十分的有大家閨秀的儀態。

“黛絲也對這些感興趣?”

“還好吧。”

“那你等下可要好好跟著奧本先生一起觀摩。”

聶清如其實一路上主要在跟她說話,畢竟奧本先生對自己的態度實在算不上熱絡,甚至有些刻意保持距離。

搞得她也隻能將目光投注在黛絲身上,儘量的跟對方拉近距離。

不過這種需要低頭的事情她做的十分的不習慣,哪怕笑著,眼角眉梢也透出高傲和距離感。

黛絲大概感覺到自己爺爺跟這位聶姨的關係不算親近,今天很聰明的話並不多。

終於所有評委都碰頭了。

這次一共8個評委,主要以高科技領域各個區域的尖端專家為主,為了凸出對奧本先生的尊重。

他們給了奧本先生一票決策權。

也就是說。

如果這位泰山北鬥級的大師認為這個武器並不是好作品,可以一票否決成績。

隻是這種權力也隻是出於尊重,正常情況下,冇人會使用一票否決的權力,該如何還是如何。

白髮老人今天依舊龍虎精神,一雙湛藍的眼睛儘管蒙上一層上了年紀的薄霧,依舊不改精銳。

他並冇有跟聶清如寒暄,而是在出發各展廳位置之前,主動跟所有的評委說了句:“我們武器展有多年的曆史,一直以公平公正公開為基準,希望這次大家也一樣,堅守自己的底線和原則。一切以項目成品的實力為準,該多少就多少,否則我們這幫老骨頭來這一趟就冇意義了。”

他這話說得幾個評委心裡有了底,大家嘴上應和著,都似有似無的朝聶清如的方向瞄去。

聶清如臉上還維持著端莊得體的微笑,隻是笑容不達眼底,嘴角弧度也比較僵硬。

一雙充滿威儀的眼睛不著痕跡的掃了眼白髮老人,眼底掀起暗湧,似乎在隱忍著怒火。

這個奧本!當真是老匹夫!

她不信對方不清楚自己想要他幫忙‘照顧’下弟弟意思,偏偏對方在這個節骨眼上跟所有評委強調公平公正,還有底線原則……

嗬,當真是一點麵子都不給她了!-